趣读屋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零六十章 演戏
    PS:感谢书友不好意思脑壳宝钢三万起点币的打赏。

    感谢书友路过不谢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凌云子并不擅长阵法,所以上前探查阵法的并不是他,而是真武教的陆长流。

    看了半晌之后,陆长流长出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四周,神色有些犹豫。

    凌云子皱眉道:“陆掌教,可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陆长流摇摇头道:“阵法没有不对的地方,关键是布阵的人。

    如果我真武教的典籍没有出差错的话,布下这座阵法的人,应该就是昔日昆仑魔教四大魔尊之一的天哭魔尊!”

    此言一出,顿时全场哗然,所有人都呆愣在那里。

    昆仑魔教的名声不光是独孤唯我一个人撑出来的,昔日四大魔尊也是威名赫赫的存在。

    寻常的时候,有一位昆仑魔教的堂主传承出现,都会引来轩然大波,结果这次竟然是四大魔尊级别的强者传承出世,这足以震动江湖了。

    “陆掌教没有看错?”凌云子连忙道。

    陆长流苦笑道:“怎么可能看错。

    昔日昆仑魔教当中,天哭魔尊号称是魔道阵法第一人。

    实际上以天哭魔尊的阵道修为,哪怕放在整个江湖上,都是一等一的存在。

    他布下的阵法极其有特点,我真武教的典籍当中都有记载,很简单便能够分辨出来。”

    凌云子皱了皱眉头,他还在思索着,眼下这座洞窟究竟应该怎么办好,到底是应该直接封禁毁掉,还是先进入其中探查一番。

    其实按照凌云子的心思来说,魔道的东西,出世的越少越好,即便是发现了,那也是直接封禁,让其永远都不能重见天日,这才是最稳妥的。

    但现在,在场来的人太多了,商水赢氏那位老祖一直都在盯着那洞窟看,一副很有兴趣的模样。

    还有白虎堂的赫连长锋也过来了,他对那洞窟中的东西更有兴趣。

    白虎堂虽然不是魔道一脉,但很显然,赫连长锋并不抗拒去修行魔道一脉的功法。

    就在这时,一个平和的声音缓缓传来:“凌云子掌教是在忧心魔尊传承的去留?堵不如疏,你今日能封禁,来日里,也有人能够解开这封禁,还不如下去查探一番,将那些魔道凶物平分后,拿回自家宗门内再封禁。”

    凌云子抬头一看,罗摩竟然也到了,而且西楚那边也来了不少的势力。

    天师府的老天师没来,但却来了玄龙子跟张道灵。

    坐忘剑庐和风云剑冢也都是派人前来,许久没有出过西楚的陈青帝竟然也亲自前来了。

    当然其他人是为了魔尊传承而来的,陈青帝嘛,他纯粹就是在西楚之地憋的时间太长了,出来凑热闹的。

    看了罗摩一眼,凌云子点点头道:“这样也好,只要不让这些邪物现世,那对于江湖来说便是大功一件了。”

    其实各大派封禁的魔道之物还真不少,有典籍也有兵器。

    按理来说有些东西其实直接销毁要比封禁省事,但是身为武者,哪怕就算是魔道武功,也是有能够触类旁通之处的,而且有些东西还无法销毁,只能封禁。

    这些东西都被他们封禁在宗门的最深处,只要宗门不被灭,这些东西便不会出世。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却是冷冷的传来:“你们正道宗门用不到的东西,那便是邪物,便要封禁,合着道理都是你们说了算?”

    随着那声音落下,楚休带着商天良等人从外围出现,一众围观的武者立刻下意识的让开了位置。

    上一次正魔大战,同时也是北燕和东齐之战,楚休在关键时刻出手,力挽狂澜,声势可是更加的名动江湖。

    凌云子在真火炼神境时没能拿得下楚休,现在他到了天人合一境,但却还没能拿得下楚休,甚至江湖上都有人在谣传了,说楚休,是他凌云子的克星。

    看到楚休出现,凌云子微微皱了皱眉头,似乎没想到楚休竟然会来的那般快。

    其实这还是楚休故意慢的,为了不露出破绽,他估摸着其他人都已经到了,他这才不紧不慢的赶来。

    “哈哈!说得对!虽然本座跟昆仑魔教没什么关系,不过对于昔日的四大魔尊,还是很敬仰的,他们留下的传承,我拜月教倒是也想拿到手,顺便祭拜一番。”

    西楚之地的正道武林宗门都来了,自然也少不了拜月教。

    不过这一次夜韶南没来,只有东皇太一来了。

    或许在夜韶南看来,哪怕就算是四大魔尊昔日在时都是不如他的,既然这样,他还有什么来的价值?

    看到江湖上大半的宗门强者都出现在了这里,罗摩和凌云子都是皱了皱眉头。

    楚休那边难缠,拜月教那边虽然夜韶南没来,但也难缠,不过以他们的实力,还是可以镇压的。

    但是,像是陈青帝,还有商水赢氏这等保持中立的势力,他们都对这魔尊的洞窟很感兴趣,他们强行封禁,这些人也会不满的。

    罗摩一挥手道:“开启阵法吧。”

    拦是拦不住了,不过若是那洞窟当中真有什么魔道凶物,那再行抢夺就是了。

    落到赢家等人那里不要紧,只要不落到楚休等魔道中人的手里那便好了。

    楚休在一旁笑着道:“这些阵法都是我昆仑魔教的先辈留下的,我们当然是最为熟悉的,不如让我们先行破阵如何?”

    陆长流轻哼了一声道:“这些阵法都是天哭魔尊亲手所布下的,他当年可没有留下传承,你们隐魔一脉哪来的破阵之法?想要抢占先机吗?”

    看到陆长流等人都已经先入为主的认为这里是天哭魔尊所留下的遗迹传承,楚休在心中笑了笑,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不过面上,楚休却是冷笑道:“不识好人心,既然这样,你们不怕伤亡,那就自己来吧,天哭魔尊所留下的阵法,可不是那么好解决的。”

    眼下这些阵法都是楚休让袁吉大师严格按照天哭魔尊所留下的阵法传承弄出来的。

    在东海那处洞窟当中,天哭魔尊已经是重伤濒死了,而且各种材料都不足,所以布下的阵法其实还没有袁吉大师所复原的阵法威能强大。

    陆江河以及一众真武教的武者在洞窟前面出手布阵,废了好大的力气,这才终于将那阵法给破开。

    等到一众人进入那洞窟当中之后,一路所遇到的,都是各种凶险的陷阱和阵法,经过陆长流等人辨认判断,那可都是天哭魔尊的手笔。

    从一开始众人便没怎么疑惑,此时一路走来所遇到的一切,更是让他们坚定了这其中,一定就是天哭魔尊所留下的遗迹。

    等众人好不容易破掉了那些恶毒的阵法陷阱之后,看到大殿内盘踞着的巨蟒小黑,在场的众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现在的江湖上,凶兽之类的东西已经很少很少了,也就只有十万大山那地方还盘踞着一些,不过只要一出世就被一群武者当作移动宝库一样的围攻。

    眼下这即将化蛟的巨蟒,他们可是谁都没见过的。

    陈青帝甚至还摸着下巴嘀咕道:“这么大一个家伙,它的蛇胆岂不是很补?”

    周围的人都撇了陈青帝一眼,这一位的脑回路还真跟正常人不一样。

    守真子此时却是面色肃然道:“我曾经在宗门内的典籍当中见到过,据说昔日昆仑魔教内,无心魔尊曾经饲养了一只黑色巨蟒为宠物。

    其人残忍好杀,无恶不作,经常残杀我正道宗门的武者,去喂养那巨蟒,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眼前这巨蟒,应该就是那无心魔尊的宠物了。

    这里,恐怕不止是天哭魔尊所留下的遗迹!”

    在场的众人都倒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两位昆仑魔教的魔尊所留下的东西,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就在众人还在惊诧的时候,楚休则是让心魔悄无声息的分散出了一股力量来,附着到小黑的脑海内。

    小黑之前已经被楚休轰碎了精神力,彻底成了植物蛇。

    而心魔的力量很奇特,不是精神力,所以并不是会被其他人察觉。

    而且它还是有灵智的存在,正好可以操控那巨蟒。

    当初楚休费力带着小黑回来,其实就是为了这一幕。

    在心魔的操控下,小黑缓缓抬起头,睁开了眼睛,冲着众人嘶吼咆哮一声,大股毒液从口中喷涌而出。

    罗摩一挥手,一道万字佛印涌现,轻而易举的便挡下那毒液的喷射。

    与此同时,凌云子手中纯阳剑之上万道光芒绽放,向着小黑斩去,刹那之间整个洞窟底部都被剑芒所笼罩。

    无数鳞片纷飞,小黑顿时翻滚着身子惨嚎了起来。

    楚休挑了挑眉毛,心魔不愧是专业的,这演技还真不错。

    眼下它操控的可是一具行尸走肉,根本就没有痛觉,结果现在被他演的跟真事一样。

    那边罗摩身后一尊佛陀法相浮现,手捏宝瓶印,无边的佛光向着那蛇头笼罩而来,随着印决落下,宝瓶收缩,刹那之间,蛇头竟然直接粉碎!

    心魔的精神力回到楚休的脑海内,嘴里面嘀咕道:“这和尚下手可真狠,说好的出家人慈悲为怀呢?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