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科幻小说 - 影视先锋在线阅读 - 11:劝慰

11:劝慰

        “对那些钉子户,目前采取的是什么措施?”

        林耀简单的看了下进度表,就将目光放在了黑老五身上。

        黑老五脸上带着不耐,开口道:“都是老办法,断水,断电,玻璃上泼油漆,后半夜打恐吓电话。”

        “有效果吗?”林耀问了一句。

        “要是没效果,钉子户不会只有十六户了。”

        黑老五脸上带着得意,拆迁谁不想多拿点钱,他们这些人就是给公司省钱的。

        “也就说,断水电,泼油漆,恐吓这些办法都用过了,能吓走的都吓走了,剩下的这十六户是不吃这一套的?”林耀微微抬头:“我可以这么理解吧?”

        “这么说也行。”黑老五没有反驳。

        林耀轻轻点头,随后话音一转:“剩下的这十六户,你打算怎么对付?”

        黑老五答道:“按照我们以往的方式,小菜吃不好就得上硬菜了。

        比如这家,107号,家里是四口人,有一对四十多岁的中年夫妻,一个正在上初中的闺女,还有个六十多岁的老娘。

        我们的办法很简单,他们不是不搬吗,找几个小混混,跟着他们闺女上下学。

        咱们也不动他们,不打不骂,就在路上跟着,看他们怕不怕。

        基本上这招用了,有个十天半个月他们就老实了,这十六家钉子户,能抗住这一招的不会超过三家。”

        林耀听的暗暗咂舌,黑老五这招够阴损的。

        而且从法律上来说,跟踪是很难定性的,你就是报警都不好使,人家一句没跟着你就完了。

        “如果他们将孩子送走,自己依然死活不搬呢?”林耀又问了一句。

        “还不搬?”

        黑老五不怒反笑,乐道:“都这个时候了,还心存侥幸,那就不能怪我不仁义了。咱们这是老城区嘛,又临近拆迁,要是有个入室抢劫,打架斗殴之类的应该很正常吧?”

        林耀听懂了,前面是文的,后面是武的。

        要是有人敬酒不吃吃罚酒,就该黑老五手下的小混混们登场了。

        你就是横,横的过黑老五这帮人?

        他们可是吃这碗饭的。

        “有点意思,难怪能在拆迁队长位置上一坐四五年,这黑老五虽然算不上人才,用在边边角角的地方却也够了。”

        林耀心中略带喜意,黑老五对拆迁的事门清,还知道先文后武,注意影响,估摸着按照他的办法进行下去,胜利路的拆迁问题不过水到渠成的事。

        水到渠成好啊,黑老五只要不出乱子,自己就不用将太多心思耗费在这边。

        林耀很清楚自己的目的是什么,破冰,抓鱼,可没心思将大多数时间,放在帮大龙房地产公司拆迁上。

        “黑哥,我们进去聊聊?”

        “聊聊?”

        黑老五不知道林耀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过低头一想,终究还是没有拒绝,他也想看看林耀能说什么。

        “去我办公室吧。”

        在黑老五的带领下,林耀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办公室比较简陋,里面还摆着一张单人床,显然黑老五有时候也会住在这。

        林耀简单的扫了一眼,最显眼的是摆在墙角的关公像,看神像前香炉中的香灰,黑老五没事的时候没少拜关二爷。

        这也难怪,混混嘛,坏事做的多了,就想在神佛面前找点安慰。

        要说灵验,关二爷得喝成什么样,才会保佑黑老五这种人。

        “黑哥,我过来担任经理,你是不是很不舒服?”林耀目光环视一周,最终落在了黑老五身上,开门见山的笑谈道。

        黑老五没想到林耀的话会这么直接,楞了一下才无奈道:“我黑老五在市面上,多多少少还算个人物,但是在塔寨面前我又算什么东西。

        别说三位大佬,就是林胜文这样的马仔,也用不着给我面子。

        你姓林,出身塔寨,又是三房大当家辉叔安排来的,叫我一声黑哥是给我面子,我舒不舒服又能怎么样?”

        “黑哥客气了,要是没你坐镇拆迁处,拆迁工作怎么会这么顺利,你的功劳可没人能否认。”

        林耀抬举了一下黑老五,随后不等他开口谦虚,又道:“黑哥,我是这么想的,你在这边的工作做的挺好,没的说。

        我呢初来乍到,也不想贸然插手,免得羊肉没吃到反惹一身腥。

        我看不如这样吧,以前什么样,以后还是什么样,你就当我这个经理不存在,咱们外甥打灯笼,照旧。”

        “照旧?”

        黑老五面色一喜,他最怕林耀是过来当爷的,没事就指手画脚。

        要真跟林耀说的一样,一切照旧,接下来他可轻松了。

        “黑哥,对你来说这个位置挺好。”林耀话音一转:“可对我来说,这个位置就不是那么好了,你懂我的意思吧?”

        话说一半,林耀起了个开头,剩下的就给黑老五脑补去了。

        黑老五在心底一分析,还别说,真是略有所得。

        你想啊,塔寨的支柱产业是什么呀,冰工厂啊!

        相比冰工厂的百亿现金流水,大龙房地就是刚会走的孩子,对普通人来说拆迁处的经理一职炙手可热,但是对塔寨内的人来说,坐上这个位置就跟流放一样。

        林耀肯定不想在这个位置上坐太久,他想回去,回到塔寨那个权利中心,而不是房地产这种权利外围。

        越是想下去,黑老五越觉得有道理。

        凤凰不会跟乌鸦争虫吃,自己之前的担心恐怕是多余的。

        “黑哥,掏心窝子的话我跟你说了,你也可以自己想想,咱两到底是不是敌人。”

        林耀此话一出,黑老五赶紧表态:“林经理,咱两怎么会是敌人,我这人最喜欢交朋友,你也别叫我黑哥了,跟我熟的人都叫我老五,以后你叫我老五就行。”

        林耀打蛇随棍上,点头道:“行,老五,你这个朋友我交下了。不过呢,我也想问一句,二房今天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有没有特别交代什么?”

        “这...”

        黑老五眉头微皱,今早他接到二房马仔的电话,说三房有个人要过来当经理,还特别叮嘱他给下点绊子。

        只是这些话,他不知道该不该说,毕竟今天的开局虽然不错,可以后什么样他也不敢打包票,万一林耀刚才这些话是唬他的呢?

        “老五啊,你不说我也知道,这些年二房跟三房的竞争越发激烈了,你应该也有所耳闻。

        以前拆迁办的事情,一直是二房负责,现在辉叔把我调来了,肯定有人会不满意,甚至可能给你示意一二,让我难堪,我说的没错吧?”

        林耀不等黑老五否认,便摆了摆手,继续道:“你不用说话,我心里都明白,上面肯定有人想让我难做,让下这个命令的辉叔难做,你不用否认。

        可是你得自己想清楚了,我要是难做了,辉叔就会不高兴,辉叔一不高兴,我可就走不了了,你不会想我在这个位置上坐几年吧?”

        黑老五不说话,茫然的看着手上的香烟,连烟头没点着都不知道。

        林耀看到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听进去了,手指在桌子上点了点,低语道:“我就想下来镀个金,回头就回去了,你我好聚好散多好。

        你自己想想,你在队长的位置上干了多少年了,难道你就不想弄个经理当当?

        老五啊,这些年你在拆迁办风里来,雨里去,对二房可是不薄,可他们什么时候想过你啊。

        你可是黑老五啊,往前数二十年,谁听你的名字不哆嗦?

        现在可好,把你丢在拆迁队长的位置上就打发了,哎呦,我都替你不甘,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林耀说到这里站了起来,掏出打火机帮黑老五把烟点上,叹气道:“老五,你是个干大事的人,二房啊,心性薄凉,可没拿你当过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