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夏逆在线阅读 - 第五章、游戏的世界

第五章、游戏的世界

        潘龙上辈子生活在一个科技发达、生活富足的世界。那时候,他除了工作和家务之外,最大的消遣就是玩游戏。甚至于,他工作之后,专门攒了好几个月的工资,买了一套卧式VR游戏外设。

        躺在VR设备里面,能够足不出户,就体会到各种真实和虚幻的风景,经历各种惊心动魄的冒险。玩家所要付出的,除了时间之外,就只是购买设备和游戏的钱而已。

        那笔钱的数量不小,但比起能得到的愉悦享受,显然是值得的。

        在那个世界的年轻人里面,VR游戏是很普及的娱乐项目。

        ……没办法,大家的投胎技术都很一般,也就享受享受这个了。

        《英雄记》是卢娜公司出品的奇幻题材S-RPG(战棋类角色扮演)游戏,从PC时代一直到VR时代,前后出了七作,每一作的销量都很好,堪称游戏业的金字招牌之一。而在其中,第四部“剑与悲歌”有着很特别的意义。

        这一部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标志着英雄记系列的画风变化。从这一部开始,英雄记系列从半Q版画风转化为了全写实画风,也是VR游戏历史上第一部真正把“写实画风”和大众审美观完美融合的作品,为后世的VR游戏创作,开辟了一条金光大道。

        这个游戏采用关卡制度,玩家扮演的是一个立志成为英雄的少年战士,一路经历各种冒险,最终成就了伟大的事业。他可以是拯救世界的英雄,也可以是统治人间的霸主,还可以投靠魔族,在大地上散布灾难和恐惧……在后续的DLC(补充剧情)里面,玩家还能够变成太古巨龙,君临三界,甚至于直接成为神祇。

        而无论走向哪个结局,玩家们初出茅庐的第一关,都是鲁纳村。

        只是,潘龙熟悉的是游戏里面那个烈焰熊熊遍地尸体的鲁纳村,而不是眼前这个宁静祥和的鲁纳村。这两者的差距太大,所以他一开始才没能认得出来。

        直到,他看到了和月之女神雕像长得一模一样的莉莉娜。

        这个少女是月之女神卢娜圣痕的继承者,是整个游戏里面最重要的剧情人物之一。如果走光辉线,选她当女主角,可以走出大团圆的完美结局;走黑暗线,她则是完成魔神降临仪式必不可少的祭品;走霸主线,因她而起的那些战斗,是削弱光暗双方的重要环节;走游侠线,浪迹天涯的过程中,会一次又一次被卷入这些战斗之中……

        除非你熟知剧情,什么事情都不掺和,专心走咸鱼路线,否则就别想要避开她。

        潘龙对于后续的剧情没多大兴趣,他觉得山海经残片大概也没能力把整个“剑与悲歌”的故事都显化出来——那是跨越整个大陆,在一百多个场景展开的宏大的战争,甚至会有前往天界、冥界、魔界和精灵界的内容。他所要考虑的,是在这个“新手关”里面,自己能得到什么好处?

        他努力回忆自己当初玩游戏时候的经验,以及在网上看到的攻略和剧情分析,忍不住叹了口气。

        作为玩家初出茅庐的第一关,鲁纳村的敌人很弱,仅仅是帝国至圣军团抓走“女巫”、屠杀村民之后,留下来放火和监督整个村子烧完的一小批士兵。而这个被烧成一片火海的村子里面,自然也没有什么商店或者神殿,可以购买或者得到祝福。

        除了两件隐藏宝物之外,这个地图里面没有任何别的有价值的东西。

        就连那两件隐藏宝物,其实也一般得很。

        第一件是一双羽毛靴,效果是移动速度+5,大概相当于额外增加了每小时十公里左右的速度。第二件是一把屠戮之剑,基本伤害一般般,但对于人类会造成双倍的伤害。

        除了这两件隐藏宝物之外,还有一个剧情里面必定会拿到的“月之碎片”,是日后用来重铸月之神器“卢娜之剑”必须的三件材料之一。

        潘龙觉得,这三件宝物里面,大概只有“月之碎片”对自己有些价值。另外两个,简直就不值得浪费灵气拿回去。

        从山海经残片塑造的虚幻世界里面将宝物拿回现实世界,是要消耗这件宝物本身灵气的。消耗得越多,下一次开启虚幻世界所需要补充的就越多。所以如果不是什么难以获取的宝物,一般的东西,真不值得将它带回现实。

        为什么潘家列祖列宗都喜欢创造遍地灵药的虚幻世界呢?就是因为可以在里面直接胡吃海塞,直接把资源转化成自己的功力,哪怕吃撑了也没关系,回来之后慢慢消化就好。

        吃下肚子的资源,是不会额外消耗灵气的。

        老爹曾说过,祖先之中也曾有人琢磨着“吃下去就算”,而将一些稀有的宝物硬吞下去,准备回到现实之后再拉出来,或者干脆呕吐出来。可惜失败了,就算硬吞进肚子里面,那些不能被人体消化的东西,依然要消耗灵气,才能够转化成实体。

        也不知道当初那位祖先究竟是吐出来的,还是拉出来的……

        潘龙当然不会在做这种傻事,他如果要带什么东西离开,肯定是直接拿了走。然后在回归现实的时候,选择用灵气将其固化,走最正常的流程。

        只是,月之碎片真的值得花费灵气固化,带回现实吗?

        或者说,这东西,真能带得回去?

        他琢磨了一下,暗暗摇头。

        月之碎片是“月之女神水晶”的残片,可“月之女神水晶”是什么玩意儿,故事里面压根没提。按照当初玩家们的分析,无非两种可能,一种是月之女神卢娜的神力结晶,一种是月之神器残片的一部分。

        无论是哪一种,这东西都相当的高端,高端到……很可能山海经残片储存的灵气,不足以将其具现的地步。

        而且,就算把它具现出来了,带回去了,又有什么用处?

        拿来打造一件神器?比方说打造成能够在斩杀敌人的同时汲取敌人生命力,同时还能无视任何罡气之类无形防御力场的神剑?

        潘龙想不出来,到哪里能找到这么厉害的铸剑师。

        找不到铸剑师,再好的材料也只能放在仓库里面积灰,那就只是在白白浪费灵气罢了。

        “算了,没什么意义啊……”

        他喃喃自语,打消了带走月之碎片的念头。

        看来,自己这一趟鲁纳村之行,唯一的收获大概就是见到了没有被帝国大军毁灭的鲁纳村,近距离参观了一场充满中国特色的欧洲节日庆典。

        ……有点亏啊!

        虽然理论上说,什么东西都不带走的话,山海经残片的灵气损失会很少,比较容易重新补满,然后再次打开新的虚幻世界。但好不容易来一趟,却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总觉得亏了一个亿。”

        潘龙叹了口气,就要转身离开。

        这节日活动无非也就是唱诗之类,他上辈子家附近就有个教堂,见得多了。

        与其浪费时间看热闹,不如找个地方去练练功。看看在这个世界练功,效果和在现实中有什么不同。

        他朝着村口走去,走出了鲁纳村,和村子门口手持长剑的月之女神雕像擦肩而去。

        但还没等他走进附近的树林,就看到了两个穿着黑色长袍的人,在五六个面目凶狠的壮汉拱卫下,乘着马车朝鲁纳村来了。

        潘龙注意到,这些人的黑袍上胸口处,有新月的图案。

        “唯一神教的圣职者?他们来干什么?”

        他自言自语,让到了路边,注视着这群人气势汹汹地进了鲁纳村,又好奇地跟在后面看热闹。

        然后,这群人就跟鲁纳村的村民们起了冲突。

        这群人隶属于弗瑞斯帝国,而弗瑞斯帝国官方唯一承认的合法信仰就是唯一神教。他们视各地传统的多神教为邪魔外道,一直从法律上予以打击。比方说只允许唯一神教信徒成为官吏和士兵,对信仰不同的地区增加税收,并且禁止任何不同信仰的宗教书籍出版,也禁止公开创作或者展示以其它信仰为题材的文艺作品。

        这些也就罢了,最可怕的是,弗瑞斯帝国还专门成立了一个“至圣军团”,以唯一神教的狂信徒为核心,收编了大批流氓土匪之类,到处袭击其它信仰的人群。甚至于不止一次以“抓捕巫师”、“狩猎女巫”之类借口挥舞屠刀,将一整个村庄都屠杀殆尽。

        游戏里面,玩家们无论走哪条路线,都会和唯一神教发生激烈的冲突。哪怕是你想要不问世事当条咸鱼,也会有唯一神教的狂信徒来找你的麻烦,躲都躲不开。

        所以潘龙对这群神经病宗教狂一点好感都没有,甚至于巴不得看到他们倒霉。

        而也正如他所期望的那样,面对着气势汹汹勒令他们立刻砸碎月之女神雕像,改变信仰皈依唯一神教的家伙,鲁纳村的村民们毫不退让。争吵很快就变成了斗殴,村民们仗着人多势众,挥舞着草叉锄头之类农具,打得唯一神教的家伙们抱头鼠窜。最后只能丢下“你们等着瞧”的狠话,逃进马车,灰溜溜地跑了。

        打退了惹麻烦的家伙,鲁纳村的村民们兴致勃勃地继续庆典,潘龙却眯着眼睛,微微点头。

        “我想……我终于明白,游戏第一关的剧情究竟是怎么来的了……”

        说着,他来到了祭典会场,找到了刚才带头和那两个唯一神教传教士吵架的村长。

        “村长先生,你知不知道,你们鲁纳村就要大祸临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