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夏逆在线阅读 - 第九章、人活着,开心最重要

第九章、人活着,开心最重要

        村长家里,德高望重的老人们正在激烈地讨论着。

        他们讨论的并不是投降之类的问题——那用不着讨论,确定来的是至圣军团,他们就一致决定逃跑而不是投降了。

        他们讨论或者说争执的,是逃跑的时候谁留下来断后的问题——他们都在争着要带队断后。

        (真是一群热血的人,也难怪他们在剧情里会不顾一切对抗至圣军团,保护莉莉娜,就算是惨遭屠村,幸存者们也没有一丝后悔。)

        潘龙心里暗暗赞叹,却一言不发。

        谁带队逃跑,谁留下断后,这是鲁纳村的内政,他只负责对付帝国的军队。

        又旁听了一会儿,发现老人们始终在争论这个话题,他打了个哈欠,上楼睡觉去了。

        今晚有事情要做,他要早点睡觉。

        一觉醒来,天色已暗,楼下的争论声也已经消失不见。他才慢慢下楼,正遇到要上楼喊他吃饭的村长。

        鲁纳村的晚饭寻常得很,烤面包、蔬菜沙拉,加上野菜汤,汤里还有点儿油盐,倒也不难进口。只是一点肉都没有,让平素习惯了顿顿吃肉的潘龙稍稍有点不适应。

        相比他的少许不适应,村长一家倒是被他的惊人食量给吓了一跳。

        原本村长是准备留老人们一起吃晚饭的,所以额外多烤了几条面包。他本拟吃不完,可以让逃跑的村民们带到路上吃,却不料潘龙轻描淡写就把它们吃完了。吃完了不说,他还明显等了一会儿添汤。直到意识到已经被吃完了,才尴尬地笑着,放下了碗。

        潘龙自己也有点脸红,前几顿饭,他都是刻意悠着饭量的。因为他知道村长家不会准备太多。但这一顿,村长家明显准备了很多,他就打算放开吃——结果才吃了五六分饱,居然就吃完了。

        可谁叫他食量大呢……

        武者除非能够踏入先天,否则食量都很大。毕竟力气不会凭空产生,就算真气也是从消化的食物转化而来的。所以越是厉害的武者,食量就越大。像潘龙这种,一顿饭吃掉一斗米、十斤肉,完全不在话下。

        他的食量其实还不算大,家族里面有一位在先天境界门口被卡了快十年的族叔潘猛,一顿饭能吃掉四五十斤的米面——这位族叔为了突破瓶颈,改行信了佛,一口油腻都不吃,全靠米面过日子,当真活生生是个大饭桶。

        为了掩饰尴尬,潘龙也懒得等吃饱之后再说话,直接找了个话题:“至圣军团是奔着你们来的吧?还有之前的传教士……唯一神教似乎很看重你们村啊。”

        村长脸色黯然,叹了口气,想要解释几句,却又被潘龙给打断了。

        “你不用解释,我也不想知道你们村子究竟有什么东西吸引了他们。”他淡淡地说,“我是冒险家,不是情报贩子。我既然收了你们的好处,被你们雇佣来保护这个村子,就一定会把这份工作给做好了。”

        他停顿了一下,补充说:“先说好了,我不当什么保姆,最多负责帮你们断后砍人。”

        潘龙愿意帮忙断后,村长当然喜出望外,更不会拒绝。

        他昨天就估摸着潘龙武艺高强,但并不知道潘龙有多强。不过今天看了潘龙练武时候的场面,很容易就判断出他远比村子里面最能打的猎人都厉害不知道多少。

        有了这位高手的帮助,他们就能拖延至圣军团更长的时间,让逃跑的乡亲们多一份安全。

        至于究竟能拖延多久?村长也懒得去细想。反正他已经做好了准备,这一战有死而已。

        但他毕竟是个厚道的人,将村子面临的危险,详详细细地说了一番。

        原来,鲁纳村本是月之女神信仰的核心地区。当年月之大神殿被摧毁,大祭司带着才三个月的圣女逃到了这里,被村民们庇护了下来。不久之后,大祭司伤重去世,村民们就把圣女当成自己的孩子抚养,帮她隐藏身份,一直隐瞒到了现在。

        “本以为可以一直隐瞒下去,但昨天那两个唯一神教的传教士来的时候,我就知道……终究还是没能瞒住。”村长叹了口气,说,“我们已经商量好了,今晚大家收拾东西,明天不等天亮,大家就出发向东,逃进蒙多森林。森林里面,本来就有大神殿之战中侥幸逃脱的圣职者们建立的临时据点,虽然简陋,也足够大家暂且安生了。而我呢,带着一部分人留在村子里面,无论如何,总要设法跟至圣军团周旋一下……”

        “就一个村子,你打算怎么周旋?”潘龙好奇地问,“莫非你们这个村子里面有地道,。可以打地道战?还是当年月之女神教会留下了许多魔法陷阱,可以弄个地雷战?”

        村长干笑两声,说:“我的意思是,努力和他们讲讲道理什么的……”

        “你还没睡呢,怎么就做梦了?”潘龙忍不住摇头:“人家都要来剿灭你们了,你还想要跟他讲道理?你也一把年纪的人了,怎么比我还天真啊!”

        “道理,什么是道理?拳头大就是道理,刀子快就是道理,人多势众就是道理,我站着,你躺着,我就是道理!”他重重地说,“明天你也别浪费吐沫星子,等他们来了,我上去先砍死他们带头的,然后你带着村民帮我砍死剩下的。有一个砍一个,有两个砍一双,多准备几把刀,一把砍钝了砍坏了就换一把……总之,把他们都砍了,你给他们收尸的时候慢慢讲道理也不迟。”

        说到这里,他笑了:“嗯,到那个时候,他们一定都乖乖听话,你说什么,他们都不会反驳的。”

        这番充满北地人风格的话说得村长一家目瞪口呆,什么都说不出来。

        屋子里面一片寂静,大家都呆呆地看着潘龙。

        他们设想了许多可能,唯独没想到,这位热心的探险家居然是要以一敌众,把来袭的弗瑞斯军全给杀了。

        而且……听他的口气,似乎还很有信心的样子。

        “那个……您真的有把握?”过了好一会儿,村长的儿子西安忍不住问。

        “这种事情,谈得上什么把握?”潘龙摇头,“不过是没有选择罢了。”

        他看向众人,用很坦率的表情和语气说道:“至圣军团要来屠灭你们,我接受了你们的雇佣,要帮你们的忙,所以我就只能砍死他们。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不是我不想要讲道理,实在是人家不打算跟咱们讲道理了。如果他们来的不是军队,而是一个官员和几个传令兵,我肯定支持你去跟他们讲道理,讲多久都行!”

        说着,潘龙也叹了口气:“你以为我是妖怪还是神仙?一个人打一支军队,换谁都没把握的。我只是没得选择……既然答应了要帮忙,那就要说到做到。否则的话,就算我逃走了,活下来了,这辈子也都不会开心的。”

        “人活着,图个什么呢?不就是图个开心嘛!开心也是一辈子,不开心也是一辈子,为了多活几年而不开心,不值得啊!”

        这番话武德充沛,正是典型的北地人风格。

        北地人生活在严酷的自然环境之中,谁也不知道过了今年还有没有明年,所以养成了这种干脆、直爽到有些粗暴的风格。一个北地人要是答应了什么、认定了什么,那除非你舌灿莲花把他给忽悠瘸了,否则当真是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很多时候,北地人脑子里面也没那么多的脑回路,可以思考很复杂的东西,跟他们折腾那些幺蛾子,无异于对着瞎子抛媚眼。

        潘龙也算是大半个北地人,有选择的话,他也同样懒得玩什么幺蛾子,直截了当最痛快。

        不过,潘龙倒也并不打算真的去试试一个人砍二三百个,他计划今天连夜出发,趁着夜色找到来袭的至圣军团,对他们展开骚扰,让他们无法好好休息。

        这样做有两个好处,首先可以削减敌人的数目,今晚多杀一个,明天就可以少杀一个;其次敌人今晚睡不好,明天白天就要浪费一些时间休息,村民们就能有足够的时间撤退。

        总的来说,一举两得。

        这套做法属于一个丰富而完善的体系,在前世的世界里面威名赫赫,直到他穿越的时候,都还有很多人将这套体系奉为宝典,利用它来打击比自己强大的敌人,战果还真不错,可以说是经过了时间和实践的考验,有血与火的证明。

        听了他的计划,村长又吃了一惊,老头一会儿连着吃惊好几回,嘴巴都有点要脱臼的样子。

        “这……真的可以?”

        “应该是可以的。”潘龙说,“反正弗瑞斯军也想不到会有人半夜去袭击,就算我没能弄到多少成果,至少应该不会有多大危险。”

        村长思考了好一会儿,眼睛渐渐亮了。

        “你说得对!半夜去袭击,一打就跑,他们根本想不到。就算想追,在森林里面也追不上!”他高兴地说,“你需要多少人帮忙?我们村里还有几个猎人……”

        潘龙急忙婉拒,他倒不是不想要帮手,实在是觉得那些猎人不堪大用。

        何况,明天大批村民逃进森林,正需要这些猎人们一路护持,怎么能耽误他们休息呢?

        他这一说,村长才觉得自己的想法还是孟浪了,连声称赞还是冒险家有见识,又询问他是否需要什么帮助。

        “要说帮助……让明天准备留下的人,今晚制作一些投矛,顶端捆上柴草松油,做成可以投掷的火把。”潘龙想了想,想起父亲曾经谈过的秋猎的情况,顿时来了灵感,“明天……或许用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