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夏逆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力量不足,计谋来补

第十五章、力量不足,计谋来补

        鲁纳村的门口,自愿留下断后的热血村民们正在忙碌不停。

        村长的儿子西安充当指挥,在他的指挥下,村民们搬来大大小小的石头,正在搭建一堵简陋的石墙。大概是想要依靠这堵石墙当防御工事,和来犯的至圣军团殊死一战。

        看着围绕村子的那一圈木栅栏,潘龙叹了口气,没有过去帮忙。

        他觉得这纯粹是在浪费时间和力气,别说这临时搭建的石墙没什么防御力可言,就算弄一道前世三防工程的复合混凝土墙壁在这里,又能有什么用?

        至圣军团的士兵们打不破你的墙壁,难道还不能拆栅栏吗?

        但他不想跟村民们说这些丧气话,北地人都明白一个道理——如果你的话不能对事情有帮助的话,那么你最好闭嘴,省点力气留着砍人。

        鲁纳村防御空虚的问题是无解的,说得再多也是白费。既然如此,他为什么又要浪费自己的精神,同时打击队友的士气呢?

        那肯定是脑子进了水。

        “我准备再出去侦查一下。”他问,“村子里面还有马吗?我记得昨天进村的时候,看到有马来着。”

        村民们面面相觑,片刻之后,西安回答:“村子里面的几匹马,都分给他们运干粮了……”

        潘龙有些无语——他本以为至少也会留一匹下来充当侦察兵的坐骑。

        (唉,毕竟是一群从来没打过仗的农民,我不该对他们要求这么高的!)

        他收拾了一下心情,然后问:“村子附近,有没有什么适合当瞭望所的地方?”

        猎人金恩想了想,说:“往南十里,有一处山崖,挺高的。”

        潘龙看着他,一言不发,就这么看了好几秒钟,看到他转过头去不敢跟自己对视,才叹道:“敌人从西边来,侦察兵去往南十里的山崖,能看到什么?”

        金恩哑然。

        (这特么已经不是菜鸟的程度了,他们简直就是菜啊!连菜鸟都能把他们当粮食给吃了!)

        这次,潘龙连叹气都叹不出来了。

        他开始觉得,或许自己选择留下来,跟这群村民们并肩作战,并不是明智的选择。

        ……他应该昨天升了级之后连夜跑去找至圣军团,趁着夜色潜行到军营里面,杀一个回马枪,试试看能不能直接把“至圣者”色列斯给暗杀了。

        如果失败了,那就索性跟他们打个你死我活。

        反正他死不了,一翻两瞪眼,倒也干净。

        他当时真的可以这么试试,但他不想。

        潜行刺杀哪有正面强杀来得刺激!

        而且,遇到色列斯这种以屠杀平民为乐的王八蛋,只是杀掉他,是完全不够的。不仅要杀了他,还要在狠狠斩杀他的同时,将他的骄傲和荣誉踩在地上狠狠践踏,让所有人都看到他肝脑涂地的模样,死得毫无荣誉可尊严,才够爽快,够痛快!

        一个字,踩!狠狠地踩!往死里踩!踩死为止!

        若这世界是现实,那他绝不敢这样随心所欲。毕竟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这种事情,成功了固然威风八面,失败了的话绝对会死得惨、极惨、惨绝人寰!

        几百号人,一人一刀,都能把他给剁成一滩瘦肉馅,可以直接拿去十里坡黑店当食材的那种。

        但这是山海经残片开辟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面的死亡,对他的真身毫无影响。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选择让自己感到痛快的解决方式呢?

        反正就算他不幸身死,无非也就是身上的东西掉光光,来个彻头彻尾的“大爆”,以堪比婴儿初生的姿态返回现实罢了。现在他身上没什么宝贝,大爆就大爆,难道还怕被老爹和爷爷看到自己光身子不成?

        人呐,知道自己不会死,胆子自然就大了。当初的那些游戏玩家里面,多的是敢于各种极限操作,各种拿命堆BOSS的。但要是让这些在游戏里面勇猛无双的人跑去现实中跟人干一架……他可记得,有一次两伙人在网游里面抢BOSS抢到翻了脸,大家约好了在现实中真人PK,结果双方谁都没去,只有他们几个好奇的看客,还有自告奋勇当公证人的那几个“莽穿地球”公会成员,一群人傻乎乎地跑那个公园,在太阳底下晒了半个钟头……

        嗯,就当这山海经残片开辟的世界,是VR游戏好了。

        他当时抱着这样的想法,决定今天联合鲁纳村的村民们,大家一起玩一场大的,给弗瑞斯帝国和唯一神教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

        结果现在,他发现,自己把情况想得太好了。

        这些鲁纳村村民们的确是挺有勇气的,但他们没有脑子啊!

        (哎呦,幸亏我吃过早饭,否则胃都要气疼了!)

        沉默着收拾了一番心情,潘龙无奈地改变了自己的计划。

        “如果我是你们,就先找好可供隐蔽的地方——注意,这地方要能防火,否则敌人一旦在村子里面放火,你们躲得再好也会被活活烧死。”

        村民们面面相觑,西安忍不住问:“那这堵墙怎么办?”

        “留着吧,也许我用得着它。”

        “你不躲起来吗?”西安问。

        “总要有人留下的。”潘龙挥挥手,示意他们快离开,“我去前面看看,侦查一下敌人到哪里了。希望等我回来的时候,你们都已经躲好了。”

        说完,他不等村民们回答,迈开大步,沿着大路向西走去。

        因为有了盗贼技能增加移动速度,他的速度比昨晚更快,现在他只要稍稍加快步伐,就跟寻常战马小跑的时候差不多,机动性提升了明显的一截。

        他走走停停,时不时爬上路边的树梢,朝着远处眺望。只一会儿,就看到了弗瑞斯军的军营。

        军营还在原地,看起来正在整顿。一个个帐篷依然竖着,许多士兵正在忙碌,将一个个帐篷收拢起来,装上车子,准备出发。

        看这架势,大概他们会在吃过午饭之后出发。因为有辎重的缘故,行军速度不会很快,但再怎么慢,一个小时,总也到了。

        现在是早上十点左右,也就是说,鲁纳村还有三到四个小时的时间来作最后的准备。

        这么长的时间显然是不够的,不如说……再多的时间也不够。

        他估算了一下,光是自己看到的弗瑞斯军,就有六七十人。加上还在休息——比方说依然还在金顶帐篷里面没出来的“至圣者”色列斯,敌人的兵力依然有压倒性的优势。

        关键还是鲁纳村这边太弱了,要是换成定丰镇……要是换成定丰镇的话,那大概就是男女老少齐上阵,去反攻弗瑞斯帝国,试试“皇帝轮流做,今年到我家”了。

        至于色列斯和至圣军团,大概只是他们路上顺手拍死的一只苍蝇吧……

        可惜潘龙并不会诸如“王之军势”之类叫援兵的招数,叫不来武德充沛的北地乡亲们,他的“战友”们,只是一群菜到让人无语的外行。

        当过兵的村长倒是可能懂一些行军作战上阵厮杀的本事,可他头发都白了,孙子都好几岁了,难道要这老头儿上阵杀敌不成?

        开什么玩笑!

        想来想去,潘龙觉得,自己还是要执行之前的计划。

        “老祖宗若干评书故事里面都翻来覆去说过的招数,三十六计里面正经记载过的,多少会有点用处吧。”他自言自语,“要是没用处的话,我也没辙,只能杀多少算多少了。”

        以一人之力对抗一支军队,本身武力又没有压倒性的优势,不玩点计谋是不可能的。至于计谋玩砸了……那有什么办法?孔明累死在五丈原,祖逖到死也没能光复中原,文天祥等到最后都没等到再次逃走起兵反元的机会……前贤尚且如此,失败这东西,总是难免的嘛。

        他尽力了,也就足够了。

        毕竟,他只是个凡人,不是救世主啊。

        这么想了一下,他原本有些不踏实的心,就放了下来。

        回到鲁纳村,他看到村民们聚集在那堵只有半人高的简陋石墙后面。

        “为什么不躲起来?”他问。

        村民们看着他,人人的眼神里面都是担忧和不安。

        潘龙顿时明白了——虽然他们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但事到临头,终究还是害怕的。

        “不用担心。”他说,“大家先藏起来,把干粮和昨天准备好的投矛都分下去。等一下如果我跟他们打起来,你们就把投矛点燃,扔出去。”

        “这有用吗?”也已经来到石墙后面的村长问。

        潘龙说:“多少会有点用的。”

        村长点头,指挥村民们将东西分了,然后各自去隐蔽。

        只一会儿,他们就躲了起来。

        潘龙仔细看了一下,确定从村外看不到他们,满意地笑了。

        “很好!”他大声说,“大家就这么藏好,别出来。等一下至圣军团来了,我们打起来之后,你们再动手。切记!一定要等我们打起来之后!”

        “好的!”有人远远地回答。

        潘龙叹了口气:“不要说话!记住!对你们来说,隐蔽就是最好的盔甲!”

        “好的!”另外一个人回答。

        潘龙感觉自己的胃有点疼了,他现在很庆幸预先让这些村民们躲起来,否则他怀疑自己会忍不住动手揍人。

        “那就这样吧,我在这里等他们来……不需要等很久,大概再有两三个小时就行。”

        “好的!”

        “加油!”

        这次,是两个人一起开口。

        还没等潘龙回答,村长的声音先响了起来:“你们都闭嘴!没听见潘先生叮嘱大家‘不要说话’嘛!”

        (我没听见,我没听见,我什么都没听见!)

        潘龙叹了口气,懒得再说什么。随便找了块石头坐下,闭上眼睛,默念着自欺欺人的话,权当自己真的什么都没听见。

        他还要仔细梳理自己的计谋,没力气跟这群菜鸟吵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