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夏逆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我家是大夏第一逆贼

第二十四章、我家是大夏第一逆贼

        听到这话,潘家父子都顿时好奇起来。

        潘雷笑道:“老爹你总算肯把它的来历告诉我了?之前我问过你那么多次,你每次都说‘这秘密等我临死的时候再告诉你’,这次怎么改变主意了?”

        潘寿叹一声,解释说:“这东西的来历,关系重大,不知道反而最安全。如果不是它关系到我们潘家自古以来最重要的愿望,相信列祖列宗甚至愿意把它的故事就烂在肚子里面,不告诉任何人。”

        “一直以来,我们潘家的人都是一代快死的时候,才将这秘密告诉下一代。如果有某一代人横死,没来得及告诉,那就通过事先准备好的遗书传讯……我本来也打算这么做。”

        “只是……小龙的情况特别,让我不由得想起了它的来历。”

        “老爹你别卖关子了!快说吧!”潘雷着急得恨不得大叫。

        作为一个典型的北地人,他拥有极为旺盛的好奇心。眼看着让他好奇了十几年的谜团终于要揭晓,既兴奋又着急。

        潘寿笑了笑,看着满脸急躁的儿子,又看看神情平和许多的孙子,不由得在心中暗暗点头。

        (小龙的性格完全不像是个北地人,或许他真的就是这宝贝命里注定的主人吧?)

        他停顿了一下,整理了一下思绪,不紧不慢地说道:“你们可知道,这大夏是以谁家为天子?”

        “当然是帝家。”潘雷立刻回答。

        “那么,帝家的来历呢?”

        “昔年天下纷乱,有一位绝世英雄集结四方英豪,统一天下,划定九州。后来这位英雄登基称帝,因为他的事迹太过神奇,大家都觉得他并非凡人,就只以‘帝’称呼他。”潘龙回答,“后来他的子孙继位,觉得这样的称号很合适,就也不用凡人的姓名,而只用‘帝’作为天子的称号。为了区别历代的‘帝’,便在后面加上顺序——大夏开国之君,那位最初的‘帝’,就被称之为‘帝甲子’。而当今天子,则被称之为‘帝壬辰’。按照顺序计算,他是第二十九代的大夏天子了。”

        这些历史常识,他当然知道。

        潘寿笑了笑,说:“我们潘家的山海经残片,其实就来自于那位帝甲子。”

        潘雷和潘龙顿时一愣,对视了一眼,潘雷急忙问道:“这么说,我们潘家祖上也是大夏的开国功臣?”

        “只怕还不是一般的功臣。”潘龙分析说,“山海经残片非同小可,要让帝甲子以此为赏赐,寻常的功劳再多也不够!至少也要是救驾之功,或者匡扶之功……我们潘家难道是大夏开国八公之一吗?又或者说,大夏当年其实并不是开国八公,而是开国九公,我们潘家就是那第九个开国公?”

        他们父子俩顿时兴致勃勃,都兴奋了起来。

        大夏的社会秩序等级分明,最下等的是贱籍,有名无姓;高一等是平民,只有姓名;再高一等是士族,除了姓名之外还有赞誉德行或者武力的表字;更高的是贵人,有代表他们身份的称号;最高的自然是天家,他们不用姓名字号,只有用来区分彼此的代称。

        开国公,是“贵人”的顶点,大夏八位开国公,无论权力地位还是荣耀,都位于这个国家的金字塔高端,仅次于神圣不可侵犯的帝家。

        而潘家,只不过是士族罢了。

        如果潘家祖上真的是开国第九公的话,那么就算无法寻回祖先的荣耀,至少可以让他们心里得意很久啊!

        看着儿子和孙子高兴激动的样子,潘寿皮笑肉不笑地哼了一声,说:“你们想多了!我们潘家的先祖的确是大夏开国时候的重要人物,只不过,他不是什么开国第九公,而是——”

        他故意停顿了一下,看到两个人眼中满是急切之色,才用有些嘲讽的语气说:“——大夏历史上天字第一号逆贼,帝甲子就是被他给活活气死的。”

        潘雷潘龙父子长大了嘴巴,目瞪口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家祖先是逆贼?

        大夏开国君主,被人们视之为神的帝甲子,是被我家祖宗给气死的?

        卧了个大槽!这什么鬼啊!

        而且,爷爷你身为子孙后代,堂而皇之地说自己祖宗是逆贼,不觉得这态度有问题吗?

        能成为大夏第一逆贼,自家祖宗肯定也曾经是大夏的高官名将,肯定也有不少光辉事迹可以吹嘘,为什么不吹那些正面的事情,反而要吹违法乱纪的事情?

        天字第一号大逆贼,气死了开国太祖帝甲子,这特么是很光荣的事情吗?

        爷爷你的价值观有问题啊!

        潘龙心里有一千个一万个槽想要吐,但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跟老爹一样张着嘴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潘寿得意洋洋地看着儿子孙子震惊的模样,过了一会儿,才笑着说:“我知道你们肯定有很多问题,但是别急着问,我的话还没说完。”

        “那你快说啊!”潘雷忍不住吼了起来。

        自家老爹年纪越来越大,可性格怎么好像反而越来越像小孩子了?这种吊人胃口卖关子的事情,只有小孩子才做啊!

        另外一边,潘龙的脸色也很不好。如果不是老爹先吼了起来的话,或许现在怒吼的就是他了。

        被儿子吼了一声,潘寿总算是不再搞怪,正正经经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楚。

        当年大夏建国之后,帝甲子一直掌握着至高无上的权力,如同人间之神一般的活着。但他终究不是神,他也会老、会死。不仅如此,因为当年打江山的时候受了太多的伤,纵然他武艺高强修为精深,寿元也受到了严重的折损,以至于才不到百岁,身体就渐渐步入晚年,眼看时日无多。

        大夏天子权倾四海威震九州,自然不缺各种滋养调理的灵药。奈何寿元的问题,并非寻常灵药所能治疗。除非是那种已经真正踏入长生境界的仙佛出手,否则就算是再多的灵药,最多也只能缓解他的痛苦,不能延缓他的衰老和死亡。

        而帝甲子引以为豪的权力地位,大夏皇朝的力量,对于长生仙佛来说,并没多大意义。

        人家或许不能正面和他对抗,却可以找个地方躲起来,甚至都不用躲多久,躲到他老死就行。

        几十年的时间,对于仙佛们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帝甲子当然不甘心,所以他想了另外一个办法。

        仙佛不帮我,我就自己成为仙佛!

        他派遣数以万计的术士,在九州各地布置大阵,将九州大地勾连起来,同时在大夏帝都建立通天祭坛,接引大阵之力,借助一件宝物,将这磅礴如汪洋大海的力量凝练,化为自己长生路上的资粮,企图以这个方法抓紧最后的时间,突破天人界限,踏入仙佛境界,获得长生不死。

        而那件宝物的名字就叫——山海经。

        这件宝物的来历已经不可考证,或许是源自于那几位最古老的仙佛,又或许根本就是天生地长的自然灵物。它能够以灵气为资源,化虚为实,无中生有,制造出任何想要的东西。

        帝甲子要制造的,就是能够帮助自己长生不死的仙丹。

        世界上并没有如此仙丹,想要让别人长生不死,就连仙佛自己都做不到。但依靠山海经无中生有的力量,却未尝没有可能。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或许事情本该很顺利——帝甲子是得到大家狂热崇拜和坚决支持的伟大圣君,大家也愿意让他长生不死,永远统治九州。

        但是,问题出在帝甲子自己的身上。

        当他发现集合九州大地之力,山海经无所不能,他的想法就变了。

        既然山海经无所不能,为什么我只要成为仙佛,只要长生不死,就足够了呢?

        我完全可以追求更高的目标,得到更好的结果!

        被仙佛们集体拒绝,以天子的权势也奈何不得他们,令他倍感耻辱。所以他决心要一雪前耻,让那些仙佛们为之前拒绝他的错误决定而后悔!

        他的计划是,结合山海经和九州大阵,抽取九州大地所有生灵的超凡之力,将其转化为三十六颗天罡丹,七十二颗地煞丹。天罡丹赐予自己的亲属,创造真正的不朽帝族;地煞丹赐予忠诚于他的大臣,创造强大而长寿的帝之臣属。

        一旦他的计划成功,九州大地将再无任何超凡存在,所有的力量都被集中到了他信任的群体之中,被他一手掌控。

        到时候,仙佛也会被打落尘埃,凡人更是再也不可能修炼出超凡之力,动摇他的统治。

        昔年帝甲子得国,最大的依靠就是他和他部下们的超凡武力。若是那超凡之力从此只被帝族和大臣们掌握,那大夏的统治必将亿万年永不衰弱,帝甲子和他的子孙后代们就能永远高枕无忧地享受太平盛世。

        这个想法很好,最重要的是,九州大阵和山海经结合起来,还真能做得到。

        但是,有人不愿意。

        那个人就是帝甲子的亲信,从他发迹开始,一直追随他、保护他,甚至于在大夏建立之后也不要权力地位,只专心当保镖头子的禁军统领。

        这位禁军统领究竟是怎么想的?现在已经不得而知。潘家的后代知道的,只有他趁着帝甲子不注意,破坏了九州大阵和通天祭坛,将整个计划最重要的山海经弄坏并带走,逃之夭夭。

        为了防止被用血脉追索之术抓住,他不仅抛弃了自己的家人,而且逃走之后不久,就找了一个可靠的孩子作为养子,将山海经残片以及“彻底破坏九州大阵,永绝后患”的使命一起交给了那个孩子,自己则跳入火山之中,尸骨无存,让帝甲子无法再追查下去。

        帝甲子费尽心思,最后只找到了那个火山口。他以为禁军统领已经带着山海经一起葬身火山之中,气得呕血成升,不久就死了。

        而那个孩子,则按照义父的吩咐,以“潘”为姓氏,躲在九州大地的边缘,一代代积蓄力量,等待完成使命的机会。

        “我们潘家的这个‘潘’字,其实是叛逆的‘叛’。”潘寿深深地吐了口气,用这句话,结束了对潘家历史的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