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夏逆在线阅读 - 第五章、厉武

第五章、厉武

        几百颗人头挂在城楼上当风铃,这风景的确是有点太过刺激。

        潘龙觉得,若是放在前世的文明社会,这一幕大概足够把影视作品拖进“少儿不宜”的范畴,要是放在动漫作品里面,则肯定会被打上无数的马赛克。韩风毕竟年纪小,没什么江湖经验,看了之后有点害怕,也是正常。

        他自己倒是不怕,好歹不久之前才刚刚经历过一回血流成河尸横遍野——还几乎都是他自己杀的,比眼前这一幕,不知高到哪里去。

        看韩风似乎有点战战兢兢,他急忙想办法转移注意力,拖着韩风找了一位看起来比较和蔼的中年士兵,询问这些人头的来历。

        “来历?能有什么来历?都是马贼。”那士兵漫不经心地说,“不管他们生前功夫有多高,犯了多少大案要案,最后无非是在这城楼上多挂几天或者少挂几天罢了。都一样,不值一提。”

        “那……有没有值得介绍的高手?”潘龙问。

        那士兵随手指了指城楼边上架着一面鼓的小楼:“高手们的人头,都挂在那边呢。清一色的先天境界。”

        潘龙和韩风循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小楼的屋檐下,零零落落,挂着二三十颗人头。

        “这……这么多?!”韩风吓了一跳。

        先天高手可不常见,北地民风尚武、高手辈出,定丰镇也不过两位先天高手。这区区一个鼓楼,就挂着二三十颗先天高手的脑袋,岂不是……岂不是有十几倍于定丰镇的数量?!

        潘龙却好奇起来,虽然这些人头经过腌制,都已经有些变形,不是很看得清生前的相貌,但无论如何,那都是一群先天高手啊!

        拖着强装镇定的韩风来到鼓楼,他们正要细看,却猛地停下了脚步。

        只见不远处,一个穿着金色重甲的将军正坐在阴影里面,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在闭目养神。

        这人坐的位置极好,若非走近了的话根本就看不见。两人也是走到近前,才发现他坐在那里。

        看到他坐在那儿,两人立刻停下脚步,不敢向前。

        他们不是不懂军规的菜鸟,知道平民擅闯城楼是违规的。轻则被呵斥罚金,重则要挨一顿鞭子。虽然一般来说,只要不打仗,没人将这规矩放在心上——定丰镇的城楼从来都是随便上的——可如果遇到一个较真的军官,官职还比较高的话,那就算挨上一顿打,也没地方可说理去。

        偏偏,那人身上的铠甲,他们也认识。

        那是鱼龙大铠,是大夏校尉的铠甲。

        大夏的武官分为三个大的等级,一曰将帅,二曰校尉,三曰杂尉。校尉的品级在四五六品之间,依据具体官职和封号的不同而有变化。但无论如何,最差也有六品。这些校尉们大多武艺高强、经验丰富,往往被委任在诸如金城防线之类的军事重镇,担当军事总长。必要的时候,他们甚至可以调动周围所有城镇的兵力,组织军队应急作战。

        校尉铠甲的最大特征就是有半鱼半龙的装饰,依据身份不同,具体的装饰也不同。二人不是很懂这些具体的门道,但那校尉铠甲双肩上鱼尾龙头的浮雕清清楚楚,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得出来。

        韩风震惊地转过头,看着潘龙,用眼神示意:怎么回事?这里怎么会坐着一个校尉?

        潘龙也同样用目光回答:你问我,我问谁?我怎么知道堂堂玉门城的武官总长,会像个鬼一样坐在城楼的阴影里面!

        韩风:不是你要过来看的吗?

        潘龙:我刚才没看到他啊!

        韩风:那个士兵坑了我们!

        潘龙:别想这么多了,趁他似乎还没醒,快走吧!

        二人急忙转身,正要蹑手蹑脚地离开,背后传来了带着笑意的声音。

        “两个小鬼头,怎么转了一下就要走?你们不是说,想要看看那些‘值得介绍的高手’吗?”

        二人僵硬地转回去,只见那金甲校尉已经站了起来,收起了头盔的面罩,露出了一张帅气得看不出年龄的脸庞。

        “某家奋勇校尉厉武,奉皇命镇守玉门城,从帝都一路日夜兼程赶来,跑了七天七夜。到地方之后,某家寻思着总算可以休息一下,就坐着打了个瞌睡,结果却让你们看了笑话。”

        他笑着说:“你们带吃的没有?若是有什么吃食,给某家饱餐一顿,某家就给你们讲讲这鼓楼上那些人头的来历。”

        “其中有几颗,还是当年某家在这里从军的时候,亲手砍下来的呢!”

        话说到这份上,潘龙和韩风还能有什么选择吗?

        当然没有了。

        他们唯一庆幸的,就是自己随身带着不少干粮和酒。

        厉武相貌英俊,但吃东西的样子可一点也英俊,反而相当的狰狞凶恶。

        经过日晒风吹,硬得可以拿来给敌人开瓢的狼干,他一口就能咬断,嘎啦嘎啦嚼着,简直就像是用锯子在锯木头一般。

        一口就能放倒北地之外寻常壮汉的烈酒,他全当白水咕噜噜地喝,一口气喝了足有两三斤,别说喝醉,脸上连一点微红的酒意都看不出来。

        他就这么坐在一堆人头下面大吃大喝,不到一刻钟,潘龙和韩风带的干粮和酒都进了他的肚子。

        眼看两人拿不出更多吃的来了,厉武打了个饱嗝,重新站了起来,叹道:“啊呀,只吃到六分饱,可惜了。”

        潘龙和韩风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那些东西足够他们俩吃上至少五六天,这位校尉大哥一刻钟吃完了不说,还只吃到六分饱——看他的肚子也没吃得隆起来,那么多的肉干和烈酒,究竟吃到哪里去了?

        还是潘龙见识多一些,想出了缘由,忍不住问:“厉校尉,您这是……先天食异?”

        先天高手有四大异象,食异是其中之一。修成这个神通的高手食量异于常人,能够一顿饭吃下海量的食物并且迅速消化,将能量储存在身体里面,也能连续几天不吃不喝,依靠储存的能量过活。

        这位厉校尉一口气吃掉这么多,肚皮却丝毫不鼓,可不正是先天食异的表现么!

        大多数的先天高手都像他爷爷那样,一个异象都没修炼出来,那是底蕴不足,勉强踏入先天就已经到了极限,难以再前进。而他老爹就更进一步,修成了先天四异里面的气异,也就是所谓的先天胎息,能够不需要用口鼻呼吸,也不会中寻常的气体毒素。

        也不知道这位厉校尉修成了哪几异……

        厉武听到潘龙询问,微微一笑,说:“某家不才,修炼八十余载,勉强消了四异,得还本来面目,窥见天地之理。刚才那不是在运用食异,只是真的饿极了而已。”

        潘龙顿时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消了四异?!得还本来面目?!窥见天地之理?!

        这特么不就是“返璞归真”、“天人合一”的意思嘛!

        这位帅气的校尉大哥,竟然已经踏入真人境界?!

        九州世界之中,无论是先天四异也好,是先祖血脉也好,是妖魔鬼怪也好,但凡那种力量奇异而显露出非凡特征的,都被统称为“异人境界”。这个境界的力量强弱可能相差很大,但只要还不能收敛自己的非凡特征,那就是没有能够把力量完全控制。

        如果一个强者,能够将自己的力量完全控制好了,除非他自己愿意,否则一点非凡特征都表现不出来,那就是返璞归真,踏入了新的境界,可以被称之为“真人”。

        真人境界没有什么“异常”之说,无非是从控制自身到感应天地,进而调动天地之力。这也就是“返璞归真”和“天人合一”两个层次。

        在通俗的说法里面,也有人将前者尊称为“宗师”,后者尊称为“大宗师”。

        至于再往上,如何从真人成为仙人,那潘龙就不知道了。

        不仅他不知道,整个潘家,乃至于整个定丰镇,都没有人知道。普天之下,知道的人大概也很少很少。

        厉武看起来只是个帅气的大块头,却没料到竟然已经是天人合一的大宗师!

        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啊……

        见潘龙一脸震惊,厉武笑了笑,说:“其实也就这样了,一样要吃喝拉撒,一样要争名夺利。饿了渴了的时候,有好处要争夺的时候,别说是真人,就算是不老不死的仙人,也不过就这样罢了。”

        他说得轻描淡写,但言下之意却让人震惊。

        韩风这时候也明白过来了,失声大叫:“你是真人?你还认识仙人?”

        他纳闷地看着厉武,低声自言自语:“不像啊……”

        潘龙在心中为这话点了个赞,但他可不会像韩风那样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厉武被逗乐了,反问:“那你觉得,真人境界的家伙,应该是什么样子?”

        韩风想了想,说:“嗯……要穿着宽大的旧袍子,用一根枯树枝当发髻,乍看上去又老又瘦,但走进了仔细一看,就会看到他的皮肤其实像婴儿一样光滑细腻,身上没有半点污垢,眼中更是散发着对生命的热爱和对万物至理的追求……”

        厉武被说得哈哈大笑:“你这是茶馆里面说书听多了吧!真人无非也就是真正把握住了自身的力量,可以不至于力量外泄产生异象而已。真人也是人,也有正常的喜怒哀乐,谁没事找事整天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来啊!你说的这个,那完全是个神棍嘛!”

        “啊?”

        “好了好了,跟你们这两个加起来都没我儿子大的小家伙谈这些还太遥远。我还是给你们讲讲这鼓楼上挂着的人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