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夏逆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虎兕出于柙

第七十四章、虎兕出于柙

        第三新罗马市遭到袭击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世界各方。

        得到这个消息,大多数的人都感叹“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或者“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某些对感染者怀有强烈敌意的则感叹“眼看黎明将至,我们的支柱却在黎明到来之前倒下了”。

        当然,哈哈大笑的人更多。据说珀蓝特王国的国王就狂笑着喝了好几瓶酒,醉到边笑边哭,临睡着的时候还没忘了叮嘱将军们早点做好准备,倾尽全国之力去打一场复仇之战。

        但无论怎么样,只有那些消息灵通的人,才能得到这个消息。

        这其中并不包括距离锡安不远的那支斯拉夫军队。

        他们在夜色之中醒来,点亮篝火照明,沉默地向锡安的阵地发起了攻击。

        这次的战况比白天要激烈得多,斯拉夫人完全不在乎伤亡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夜色本身就是极好的掩护,让锡安射手们的火力大大下降了。

        在白天可以百发百中箭无虚发的高手,在夜里大概就只能十中七八。至于那些白天也只能十中七八的,夜色下的命中率往往只有两三成甚至还不到。

        两三成的命中率其实已经不低,如果彼此兵力相当,这个等级的命中率足以让防守方把进攻方压得抬不起头来,敢硬冲的话就要全部死在阵地上。

        可是,双方的兵力差距实在太大了!

        不仅如此,斯拉夫军的术士们经过一番休息,已经完全恢复。他们组成了一个个法阵,联合起来施展法术,一颗颗巨大的火球从地面飞起来,只要锡安的术士不能第一时间将其拦截,落到锡安的阵地上,往往就是好几条人命。

        这场夜色下的战斗,从一开始就打成了人命之间的交换。

        潘龙当然也第一时间参战,他挥舞着九州建设的工程人员紧急赶制出来的一把巨型长刀,在斯拉夫军中横冲直撞。

        那把长刀称得上是九州建设的最高技术结晶,它的结构和著名的青龙偃月刀相似,长长的刀柄是用来给移动城市当支撑架的高强度合金,刀身则是混合了灵能碎片的特殊金属。依靠着刀柄和刀身上的法术符文,在战斗中可以不断凝聚法力,过一段时间就发出一记巨大的风刃,一下子能够斩断好几个人。

        这兵器重量超过三千斤,一般人能够被它给活活压死,但在潘龙手上却十分顺手,甚至于……他还觉得这东西有点轻。

        轻也不是不好,施展起来更加灵活。但要是能够再重个一倍,或许才会比较给力。

        斯拉夫军像白天一样派出了大批身手敏捷的高手来对付他,还纠集了一大群术士,企图依靠法术将他杀死。他刚一冲出去,才打了不到三分钟,就有几十道火焰四面八方射过来,将他和周围一片区域完全覆盖。

        片刻之后,潘龙从火焰里面冲出来,全身防护服没有半点损伤,唯一的变化是手上长刀泛起了危险的青白色光芒。

        然后,一道风刃呼啸而出,将周围七八个士兵砍成了两段,血流满地。

        他身上那件防护服也是特制的,号称能上天入地,就算掉到液氦或者岩浆里面,都可以支撑三分钟。

        就凭这些术士们的法术,哪里奈何得了他!

        但斯拉夫人也发了狠,这次寸步不退,就是拼了命地纠缠,不断地施法。

        指挥中心已经下了死命令,哪怕是用一万人拼他一个,也要把他给钉在这里,不能让他在己方阵地之中随意行动。

        他们已经没时间再慢慢磨蹭了,今天夜里就要毕其功于一役,将锡安彻底消灭!

        于是战况越发惨烈,双方的死伤也在飞快地增加。

        距离前线大概四五百米的高处,“医生”小心翼翼地指挥着,身边一大堆通讯器,随时用来跟各处阵地联系。

        他嘴里几乎没停下来过,不断提醒各处将要遭到大型法术袭击的阵地防御或者撤退。在他的指挥下,斯拉夫军的法术绝大多数都没能奏效,真正攻击成功的寥寥无几。

        但他还是觉得,自己的反应太慢,说话速度太慢,指挥效率太低。

        此刻在他的眼中,无数的红线覆盖了整片战场,己方的每一个阵地,都随时被至少好几条红线指着。

        那意味着斯拉夫人的攻击须臾不停,没有哪怕一秒钟的喘息之机。

        就算他能够预知未来,也只来得及提醒干员们注意那些最危险的攻击。至于普通的攻击,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不仅如此,片刻之后,斯拉夫军的阵地里面更响起了震耳欲聋的轰鸣。

        伴随每一声轰鸣,都是一个山头轰然崩塌。

        那是灵能重炮,最可怕的战争武器。

        这种重炮能够将一整块灵能碎片的能量在一瞬间完全提取出来,然后转化成强大的动能,将一发包裹着灵能碎片的炮弹送到敌人的阵地上。在炮弹接触到阻碍的时候,其中的灵能碎片再次爆炸,让攻击的威力进一步增强。

        它是实实在在的战争之王,是国之重器,全世界只有几个最强大的国家能够制造出来。比较弱的国家和势力——比方说锡安——就算是知道该怎么制造,也无能为力。

        制造它所需要的材料、工业水平、技术力量……这是一道硬门槛。

        锡安也能制造灵能火炮,但只能制造那种轻型的,最重要的是,他们的火炮发射的炮弹是实心的,只能造成贯穿伤害,无法在轰到敌人阵地之后再次爆炸,造成更大规模的伤害。

        现在锡安的阵地上就安置着十几门小型的灵能火炮,靠着地形优势,倒也能够对斯拉夫军造成不低的伤害。

        可是,面对着“战争之王”的咆哮,他们的抵抗就显得非常脆弱,犹如小孩子挥舞拳头想要打败壮汉一般,滑稽而可笑。

        “医生”皱了几次眉毛,最后忍不住拿起了一个通讯器。

        “夏导师,请向第六阵地的方向移动。那里有一尊斯拉夫军的重型火炮,对我军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没问题!”带着疯狂气质的吼声从通讯器里面传来。

        随即,潘龙改变了方向,朝着斯拉夫军的重型火炮冲了过去。

        他一路厮杀,长刀挥舞,不知道多少斯拉夫士兵横尸当场。最后终于冲到了那尊火炮旁边,抡起长刀狠狠地劈了下去。

        一声脆响,长刀折断,比人还粗的火炮也裂成了两半。

        “真是够结实的!”潘龙感叹了一声,继续挥舞只剩半截的长刀,在枪林箭雨之中厮杀个不停。

        别说刀刃还剩下半截,就算全没了,这至少也是一杆沉重的合金长棍,比白天用的铜柱强多了。

        片刻之后,“医生”又发来消息,让他去摧毁另外一尊重型火炮。

        于是潘龙又杀了过去,这次斯拉夫人的阻拦比之前更加猛烈,他们甚至驾驶着灵能车辆朝着潘龙撞击,想要用车子把他给撞死。

        车子自然撞不死潘龙,却能把他给撞飞。

        他花了好一番力气,才算是将几辆汽车全给掀翻,当他从这些车子旁边经过的时候,车子里面的斯拉夫士兵干脆引爆了作为能源的灵能碎片。

        轰然鸣响,烈焰冲天。

        可潘龙依旧从烈焰里面走了出来。

        他的防护服上出现了不少裂纹和破损,但大致还算完整。反倒是那一番爆炸,将他身上之前溅到的鲜血都给烤干了,让他看起来齐整了许多,不复刚才恶鬼一般的狰狞。

        他冲到了又一尊重炮前面,这次没用长刀砍,而是打飞旁边的士兵,拿起一颗炮弹,朝着重炮狠狠地砸了过去。

        一声轰鸣,烈焰冲天。

        重炮颓然倒塌,坚固的炮管倒是没出问题,但炮架彻底散了。

        没了炮架,光靠着炮管是没办法使用的。

        又一次解决了重炮,潘龙忍不住仰天狂笑。

        “千军万马又怎么样!重炮、汽车……都是纸老虎!不堪一击!”

        就在这时,他的头盔耳机里面,传来了“医生”的声音:“快离开!斯拉夫军对你开炮了!”

        潘龙一愣,刚要离开,好几辆斯拉夫军的汽车四面围了上来,将他的去路堵住。

        这些车辆之间自然是有空隙的,可空隙并不大,已经不足够让他手上的长刀转圜。除非他扔掉长刀,否则要么把这些车子撬开,要么就只能被困在中间。

        潘龙没料到斯拉夫人还有这招,一时间还真被困住,躲闪不开。

        就在这时,呼啸声划破夜空,几发炮弹朝着他落了下来。

        斯拉夫军的指挥中心里面,诸位将领都在向一个年轻的将领祝贺。

        “你的办法真好!”

        “那家伙果然自己跑到预定的位置去挨炮弹了!”

        “这下他死定了!”

        却原来,这根本就是一个陷阱。

        那个将领用一尊重炮作为诱饵,吸引潘龙走到它的旁边来。几尊一直没有开火的重炮迅速已经瞄准了这个位置,立刻开火。

        要不是“医生”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潘龙甚至可能都来不及反应。

        轰鸣声震耳欲聋,附近二三十米内的斯拉夫士兵都被活活震死,几辆拦住他去路的车子也顿时成了废铁。

        烈焰腾空,无数的金属碎片混合在泥土之中到处飞扬。不知道多少人被这些碎片打中,惨叫着倒在地上,血流如注。

        几门重炮一起轰击,赫然在地上轰出了一个差不多有七八米宽,深度接近两米的大坑。

        大坑之中看不到半点人影,似乎潘龙已经被这一炮轰得粉身碎骨,连残骸都找不到了。

        大批斯拉夫士兵急匆匆赶来,想要把他的尸体找出来。

        军官们已经下了死命令,就算是碎块,也要把他给找到!

        这人的身体坚固得不可思议,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个变异法。把他的尸体带回去研究,没准能研究出一些名堂来。

        只要斯拉夫的士兵能够有他十分之一的身体强度,那斯拉夫帝国就可以横扫世界,哪怕全世界别的国家联合起来,也打不赢他们!

        锡安的指挥台上,“医生”两眼赤红,身体微微颤抖,却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他不能让这消息泄露出去,否则军心涣散,这一仗就没得打了。

        就在这时,大坑底部,传出了一声如同野兽般的咆哮。

        潘龙推开了头顶的泥土,爬了起来。

        他的防护服已经荡然无存,全身上下不着寸缕,头发眉毛都被炸了个精光,双眼、鼻孔、耳朵、嘴巴……全都在流血。

        此刻他看不见东西,也听不到声音,更闻不到气味,甚至连自己身体的平衡都难以掌握,站在地上歪歪斜斜,差一点就要摔倒。

        几门重炮一起轰击,让他受了重伤。

        可这重伤,却也让他猛然警觉。

        他发出了疯狂的吼声,身上腾起比夜色更加浓厚的黑气。

        淬体之后残留在身体里面的地煞之力,在生死危机的逼迫下,被彻底激发了出来。

        地煞的气息向着周围散布,斯拉夫的军人只吸进去一点点,就感觉内脏沉甸甸的下坠。他们疼得在地上打滚,却无法减轻这种痛苦,反而因为痛苦而吸入了更多的地煞。

        只是几秒钟,那些靠近这个深坑的斯拉夫士兵就在痛苦之中死去。

        而完全陷入了疯狂的潘龙,则狂吼着冲了出去,下意识地朝着敌人最多的方向冲杀。

        他已经只剩下了野兽般的厮杀本能,早已忘却了使用兵器,只是靠着双手。但他的双手却比任何兵力都更加的强力和锋利,所到之处无论是人还是金属,全都一撕两半。

        他像野兽一样不停地朝着斯拉夫军聚集的地方冲去,所过之处血流成河,全都是被撕裂的尸体。

        没有了兵器的限制,他反而跑得快了。

        夜色之中,这只人形的野兽在斯拉夫军的阵地里面肆虐,就像是龙卷风扫过一般,每一处阵地只被他冲了一下,就直接溃散。

        被他撕碎的自然不用说,那些没被他攻击到的士兵却也谈不上幸运——地煞不断地从他的口鼻之中溢出,虽然很淡很淡,但对于缺乏防护的普通人来说,依然是致命的剧毒。

        只要吸进去一点地煞,那些士兵们就感觉到五脏六腑剧痛不止。

        他们甚至还不如之前死掉的那些,那些人毕竟吸进去的地煞比较多,死得也比较快一些。

        而这些吸进去一点点地煞的士兵们,则在痛苦之中煎熬。他们倒在地上翻滚,惨叫,却于事无补。

        懂得医疗法术的士兵们想要救助他们,可法术对他们的效果却也并不怎么好。

        解毒的法术是很稀有的,能够化解地煞腐蚀性的法术更是凤毛麟角。

        医疗的结果,不过是让这些士兵们在痛苦之中煎熬得更久。

        他们可不会地煞淬体和炼化法门,等待他们的,只能是被地煞侵蚀,最后痛苦地死去。

        此刻的潘龙,就像是一只冲出牢笼的猛兽,根本无可阻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