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夏逆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五章、铜钱升值了

第八十五章、铜钱升值了

        将蝉翼刀夺到手中,潘龙心里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刚才那一番战斗,这些围攻他的绿林高手们固然觉得憋屈,他自己却更觉得憋屈。

        好歹他也是刀枪不入神力无双的盖世猛将,曾经单枪匹马踏破十万大军。眼前这十几个先天高手虽然厉害,他却怎么也不该打到现在,连一个都拾掇不了。

        实在是他忌惮那把削铁如泥的宝刀,根本不敢停留,自身的优势只发挥了十之二三。

        要不是他耐力悠长,怕是光这样狂奔,就已经把自己给活活累死了。

        但现在,局面总算是逆转了!

        蝉翼刀已经落到他的手上,敌人再无约束他的能力。现在他可以毫无顾忌地尽情施展手段,让这些绿林中人知道他的厉害!

        潘龙发出一声痛快的长啸,径直朝着敌人扑了过去。

        他还没到面前,就有三四个绿林高手突然转身,冲出大厅,闯入黑夜之中扬长而去。

        能够修炼到先天境界的没几个傻瓜,尤其这些绿林高手。他们当然也看得出来,此前潘龙一直在顾虑那把宝刀,一身本领并没都能施展出来。

        现在宝刀的威胁不复存在,天晓得这人还有多少手段!

        只是身为先天高手,在江湖上也是响当当的人物,竟然这样就跑了……实在是有些丢人。

        剩下众人里面,就有人忍不住破口大骂。

        可才骂了没两句,就又有人逃跑。

        这次,却没人骂了。

        ……因为刚刚骂得最凶的那个,已经变成了死人。

        潘龙这第二次出手,当真是杀气腾腾势不可挡。他呼啸而来,几件兵器重重落在他的身上,却只伴随金铁交鸣之声,溅起无数火星。

        而他则一伸手,双臂骤然伸长,抓住了一件兵器的主人。

        也不需要怎么发力,只是轻轻一扭,那人的身体就已经扭曲成了一个怪异的形状,鲜血从七窍和伤口里面狂涌,就像是拧毛巾一样。

        说来也巧,这人正是那骂得最凶的一个。

        眼看潘龙凶恶如此,一个使用弯刀的高手怒喝一声,挥刀斩来。

        他的确是有真才实学的,刀刃未至,刀风就已经划破了地上坚硬的石板。以威势看来,甚至还比那使用蝉翼宝刀的青年高手更为猛烈。

        潘龙身上的衣服哪里抵挡得住如此刀风,顿时被割裂了一条大口子。可透过缝隙,却能清楚地看到他身上的皮肤泛着古铜般的光泽,连汗毛都没有损伤一根。

        “什么?!”

        弯刀高手一惊,没料到自己凭借独门功法施展的刀风竟然也丝毫无效。

        他这一刀蓄足了力气,挥出之后身体会暂时停滞。潘龙便趁机贴了上来,无视了另外几件落在他身上的兵器,一掌拍在了这弯刀高手的胸膛上。

        这高手挨了一掌,整个人倒飞出去,撞在不远处的房柱上。

        以术法强化过的房柱犹如金属一般坚固,他的身体撞在上面,整个糜烂开来,顷刻间一整个人贴在房柱之上,血肉横飞。

        若不是衣服还能约束几分,怕是那一滩血肉已经连个人样都没有了。

        这一掌比刚才那一扭更加可怕,展现出了令人惊骇的力量。

        寻常江湖高手,若是功力足够深厚,确实是能够一掌将人活活打成一滩血肉。只是像这样被打出去之后,撞在东西上面再炸裂成一滩血肉的……那实在极为少见,很多人甚至闻所未闻。

        结果,顿时就又有人逃跑了。

        要是潘龙一掌打得这弯刀高手吐血而死什么,他们或许还不会太在乎。但一掌打中,整个人飞出去,撞在柱子上烂成肉糜……这实在是有些惊悚,由不得他们不怕。

        潘龙也不追赶,冲到距离自己最近的敌人面前,挥拳就打。

        那人是个用短枪的,手上一杆五尺短枪耍得花团锦簇,出手时只见枪影宛如繁花盛开,甚至连他的身体都隐藏在枪影之中。

        那绽放的繁花,朵朵都是杀机。

        如若面对的是普通高手,他这一枪必定能够让对手看不破虚实,只能暂且退让。但在潘龙面前用这招,实在是把媚眼抛给了瞎子!

        潘龙压根没理会他的枪法,直接硬撞了上去。就听一声脆响,那杆短枪已经被他直接撞断。

        那枪法高手倒也警觉,后退得极快。仅仅以毫厘之差,躲过了潘龙的拳头。

        只是拳头能够躲得过,拳风却实在躲不过了。

        伴随着呼啸的风声,他飞也似地退出很远,逃进了黑夜之中,地上却有长长的血痕一路泼洒。

        那血痕延伸出二三十步,最后在远处的角落里面停下。

        这位枪法高手一直逃到这里,终于再也支撑不住,嘴里大口大口地吐着血,身体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被潘龙的拳风击中,他纵然逃过了死无全尸的下场,也已经被震碎了内脏,哪里还能逃得掉!

        就在他逃跑的几秒钟里面,潘龙又双拳挥舞,接连打中了两个高手。

        这两人各有本事,在益州江湖名号也不小。可面对潘龙的拳头,他们的一身功夫全无用处。

        无非地上、墙上,多了两滩血污罢了。

        到这时,围攻潘龙的诸位高手终于彻底绝望。有人忍不住大喊“点子扎手,风紧扯呼”——这是绿林之中常用的暗语,意思是“敌人太强,打不过;情况不妙,大家逃跑吧”。

        其实也不用他说,大家早就开始跑了。

        一时间诸位高手犹如被鞭炮吓到的猫狗一般,惶惶然夹着尾巴疯狂逃窜。一个个将平生所练的轻功发挥出了十成乃至于十二成的威力,甚至有人一边跑一边吐血,却是不惜施展了损伤自身的邪道秘法,催发了生命的潜力,只求跑得更快一些。

        潘龙当然也不会留下,直接追着之前那个天手帮的女人跑了出去。

        他可记得这女人之前提出过以无辜百姓来威胁自己的恶毒计划,这种人不杀,他心里就不舒坦!

        不管她轻功有多好,也不管她逃到哪里去,总之他非要追上这毒妇,将其一掌打死才行!

        只是片刻工夫,原本打得不可开交的大厅里面重新又安静了下来,只有山风呜咽。

        再过了一会儿,有负责放哨的山寨几个小头目心惊胆战地凑过来,却只见到大厅内外六具尸体,其中三具尸体甚至已经变成了烂泥一般。

        这六人都是益州颇有名气的绿林高手,却默默无声地死在了这里。

        众人一顿翻找,最后在那年青的用刀高手脑壳上取下了一枚铜钱。

        一枚边缘磨得锋利如刀的“天下太平”铜钱。

        他们面面相觑,过了许久,才有人低声感叹。

        “好一个‘一文侠’!这次他的一文钱,买了六个先天高手的性命!”

        若是潘龙在此,大概会笑着说:“什么东西都会升值,铜钱自然也一样。”

        从一文钱一条命,升值到一文钱六条命,他这铜钱升值的速度,实在是有一点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