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夏逆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科学实验?

第二十一章、科学实验?

        天色渐渐明亮,太阳升起来了。

        不管这一夜有多少悲伤和恐怖,太阳总会升起,日子总还是要过。

        魏玛他们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这里。

        这次的收获不少,足够他们过几年安稳日子了。

        至于几年之后……在这个时代,朝不保夕才是常态,能够安安稳稳过几年,还有什么可不知足的?

        他们告诉潘龙,很欢迎“诺曼”去他们家作客。约瑟还用炭条在布上画了一张地图,告诉他路上该怎么走。

        尽管那地图很简陋,但起码路上的重要标识都注明了,相信对照着地图,应该不难找到他们所住的城镇。

        “你们没考虑过离开阿美利王国吗?”潘龙问,“按照你们的说法,灾厄似乎只在这里爆发吧?”

        “当然考虑过,可周围各国都封锁边境了。”约瑟叹道,“谁也不希望灾厄在自己家里爆发啊!”

        潘龙目送他们渐渐远去,回头把那些宝石挖个了坑埋在地下,然后又进了富人区。

        他在发现那批有问题的首饰的屋子里面翻找,发现了不止一处人和触手战斗的痕迹,但本该存在于这里的至少一个灾厄,却完全不见踪迹。

        按说这批首饰被刻意留下,应该是屋子的主人意识到了它们有问题。最大的可能,当然就是女主人佩戴着它的时候,变成了灾厄。

        那个灾厄应该还存在,但哪里去了呢?

        他思考了一会儿,打开了通往花园的门。

        花园里面的植物枝繁叶茂,主人的消失对它们毫无影响。相反,二十年没人修剪,让它们生长得越发茂盛,无数的枝条挨挨挤挤,几乎完全遮住了阳光。

        潘龙并没有贸贸然走进去,而是先仔细观察了一番。

        这个花园果然有问题!

        按说只要是树木茂盛的地方,就该有鸟兽蛇虫之类出没。比方说城外就是如此。

        但在这个花园里面,明明植物茂盛到令人惊叹的地步,可却看不到半点鸟兽的踪迹,甚至连一只蚂蚁都找不到。

        “是有什么东西把它们都吓跑了呢?还是干脆就被那东西都给吃光了?”潘龙自言自语,思考了一会儿,转头离开了这间屋子。

        他回到城外的旷野,没费什么力气,就抓住了一只野鼠。

        那老鼠长得颇为肥大,一看就知道这些年没少吃田里的出产。

        “你安安稳稳吃了好几年的庄稼,现在也该回馈一下社会了。”潘龙笑着对它说。

        老鼠自然不可能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但看他的笑容,谁都能感觉到那深沉的恶意。

        这就像是某个养殖户家里的竹鼠,就算不懂人语,不明白“这只竹鼠看起来有点忧郁/不肯吃/太能吃/打架/不生孩子/感冒/中暑/没精神……”等一系列借口,至少拎着自己的那人脸上的笑容,它是必定看得懂的。

        潘龙提着它回到别墅里面,径直来到后门口。

        还没到花园,那老鼠已经发狂地挣扎起来,发出凄惨的叫声,就像是被猫咬住了一样。

        潘龙大致可以理解它的心情,但……搞科学的人,要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所以,尽管它很不愿意,还是只能请它为科研献身。

        打开后门,潘龙手一挥,这只老鼠就被他扔进了花园,正落在一棵树下。

        老鼠发出疯狂的叫声,拼命地朝着他这边跑过来,那奔跑的速度——如果老鼠也搞奥运会的话,没准它能打破鼠界的世界纪录。

        但这并没有用,它才跑了不到两米,一条藤蔓就猛地从它身边的地下伸出来,直接缠住了它。

        那条藤蔓通体灰红,颜色就像是稀薄的血液和灰尘掺杂,它一旦缠住老鼠,立刻长出无数的尖刺,刺进了老鼠的身体里面。

        老鼠发出凄厉的尖叫,可只是一两秒钟就戛然而止。

        藤蔓越缠越多,将老鼠完全包裹在里面,而且还在不断收紧,里面传来骨骼碎裂的声响。

        但是,没有哪怕一滴血流出来。

        过了片刻,藤蔓重新缩回地下,地上只剩下少许灰色的毛,证明这只老鼠曾经存在过。

        “真是厉害!”潘龙忍不住感叹,“科林果然是个有经验的人,要是昨天我们贸贸然进了花园。我大概没事,但他们父子三个肯定是死了。”

        “可惜啊!就算他再也经验,也想不到戴上个首饰,居然就会因此变成灾厄……”

        感叹之后,他随便拆掉几件家具,弄了一些碎木和破布,做成了一个个火把。他用真气将一个火把点燃,然后扔进了花园。

        火把准确地落在树下,积累多年的枯枝落叶很快就被火焰点燃。

        在这样的环境里面,火势蔓延得很快,不一会儿,就烧着了旁边的树木。

        然后,花园的地面仿佛沸腾一般,数不清的藤蔓生长了出来,疯狂地朝着火焰发动了攻击。

        只一会儿,火焰就被全部扑灭。而那些藤蔓则停留在地上,宛如一条条毒蛇,显然是在戒备。

        潘龙笑了:“看来还有点智力啊。”

        他又点燃了一个火把,扔了过去。

        火把才落地,就被旁边的几条藤蔓扑上去给熄灭了。

        “你们果然对火焰很敏感,科林说得没错,火能够克制你们。”潘龙自言自语,“那么……盐呢?”

        他跑到屋子的厨房里面,找到了盐罐子,罐子里面还有约莫两三斤盐。

        回到后门口,他抓起一把盐,贯注内力,朝着几条藤蔓扔过去。

        被贯注了内力的盐粒发出利器破空的响声,一转眼就打中了那几条藤蔓,甚至于将藤蔓打破,嵌入了其中。

        藤蔓疯狂地扭动起来,就像是上了钩正在挣扎的鱼一样。但它扭动的速度很快就慢慢降低,连带着旁边的藤蔓也慢慢变得迟缓起来。

        就在潘龙以为这一把盐能够建奇功的时候,远处的几条藤蔓伸过来,抓住了这几条藤蔓,猛地一拽,把它们给拽断了。

        被拽断的藤蔓犹如死蛇一般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别的藤蔓则重新缩回了地下。

        看得出来,它们对盐还真的是颇为忌惮。

        潘龙又笑了:“想不到盐的效果这么好……那么,盐水呢?”

        他取来一罐水,加入一些盐,充分搅拌融化,然后用勺子朝着花园里面泼过去。还刻意把接连几勺盐水都泼在同一棵树上。

        大概泼到第六还是第七勺的时候,那树突然剧烈地震动起来,就像是颤抖一般,然后花园的地面完全崩裂,数不清的触手生长出来,比刚才点火的时候更加气势汹汹。

        迎接它们的,是当头落下的大盆盐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