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夏逆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用心险恶,可惜白费

第三十六章、用心险恶,可惜白费

        一夜杀戮之后,广阔的地下洞穴里面层层叠叠,全都是蜥蜴的尸体。

        因为没有阳光的缘故,这些东西也没腐烂,就那么软软腻腻地堆积着。除了潘龙周围那一片区域,因为被他真气激荡而没有堆积起来之外,周围三五步之外,厚厚地堆得像小山一样。

        看着眼前的景象,潘龙忍不住摇摇头。

        “这也太恶心了!”

        他感叹了一句,然后运起内力,赤红的真气如同火焰一般席卷周围,顷刻间就把许多尸体都烤得干枯,腥臭的味道简直要熏死人。

        这味道实在太过难闻,他只好停了下来。

        “还是去找点火油来烧掉它们算了……”

        他回到上面的平台,沿着隧道向上,走了几步,突然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从背后有强风吹过来?

        回头看了一下,才发现原来这矿洞、洞穴、隧道,正好组成了一个“之”字形的烟囱结构,一旦洞穴里面有高温的东西,就带动热空气上升,从隧道里面排出,而矿洞那边则负责进气。

        一进一出,自然就是大风呼啸。

        只不知道这结构究竟是完全天然的巧合,还是人为的刻意设计?

        他沿着隧道抵达地下室,又从楼梯上去,毫不意外地看到两个值班的人已经不见了踪迹。

        下面杀了一夜,这两个人但凡不是迟钝到堪比日式轻小说的阳痿男主角,就一定能够发现问题,然后自然就逃跑了。

        这本来也就是潘龙计划的一部分,他甚至都没有急着去追赶。

        反正他们留下的痕迹一时半会儿不会消失,不着急。

        他在猎人小屋周围寻找了一番,找到了一个隐蔽的地窖,地窖里面全都是一桶一桶的火油。

        看到这些火油,潘龙基本可以确定,那之字形的结构,人为的因素占了很大成分。

        试想一下,只要把火油倒进洞穴里面,然后点上火,这里就是一个巨大的炉子。不仅如此,因为热气上升的缘故,火焰会一直向上蔓延,把地下室甚至这间猎人小屋都点燃,最后将这一带彻底化为火海,消灭一切的痕迹和证据。

        这大概是那老者做的“保险”,至于效果如何?潘龙准备亲自试一试。

        他将火油倒进满是蜥蜴尸体的巨大洞穴,然后点燃一个火把,扔了下去。

        烈焰熊熊腾起。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火焰果然冒到了猎人小屋之中,连着这间屋子一起点燃。要不是周围的树木已经被他提前砍倒搬走,怕是会形成一场规模巨大的森林火灾。

        潘龙远远看着烟火冲天的景象,笑了。

        “真是用心险恶,可惜全白费了!”

        说完,他循着那两个人逃走的痕迹,不急不慢地离开。

        果然,这两个人行进的路线,是返回圣盐镇。

        他一路追踪着回到圣盐镇,却见到镇上的士兵们正在急匆匆地到处搜寻,一家家饭店、酒馆、旅舍都被搅得乌烟瘴气。

        潘龙微微一笑,肌肉跳动,顷刻间相貌就发生了少许的变化。虽然和原来相差并不多,但看上去俨然是两个毫无关系的人。

        等一队士兵从一个酒馆里面出去,他才慢吞吞走进去,走到吧台前面,问:“今天究竟怎么了?这些绿毛龟一副心急火燎的样子。”

        酒保显然心情不好,满脸不高兴地说:“谁知道呢?他们在追查一个用长戟的人,还说那人可能姓古达……长戟高手‘雷神’索尔·古达是几十年前的人了,就算活着,也已经一大把年纪,怎么可能到处走动?”

        潘龙并没觉得惊讶,之前他杀那个圣职者老头的时候,就曾经怀疑双方对话可能被通讯器对面的人听到。现在无非证实了这一点而已。

        不仅如此,他还顺带着证实了,当时通讯器对面的那个人,是圣盐镇的高层,有资格命令巡城兵们搜查某个特定的可疑人物。

        他继续行走,很快走到了费列家族的地盘,看到费列家族的部下们一切照旧,似乎没有什么变化的样子。

        (很好,这大概可以证明,那人并不是直接管理市政或者军队的,至少他在镇上并不是什么消息非常灵通的人物。)

        他展开潜行,无声无息地行走在阴影中,不一会儿就找到了弥尔顿。

        弥尔顿正坐在书桌前面,手上拿着一份资料,目光却明显不在上面,愁眉苦脸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放心,我不会连累到你们的。”潘龙变回原样,在他面前露出了身影。

        弥尔顿吓了一跳,急忙冲到门口左右张望,然后关上门;又去窗户那里左右一顿看,再关好窗户。这才定下神来,低声说:“我担心的不是这个啊!”

        “那你担心什么?”

        “我在担心……圣盐镇的未来。”弥尔顿苦着脸说,“圣职者们好像有问题。”

        潘龙微微一愣,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得到的情报,问:“为什么这么说?”

        “今天,有人从神圣祈祷堂里面传来消息,说是‘雷神索尔’的传人来到了圣盐镇,要在镇上搞破坏。”弥尔顿说,“但是,镇上最近来的使用长戟的高手,只有你吧。”

        “那为什么不能是我要搞破坏呢?”

        弥尔顿苦笑:“你真要搞破坏的话,昨天直接袭击神圣祈祷堂,谁拦得住你?”

        潘龙摸了摸鼻子,有些脸红。

        这么明晃晃的吹捧,他还真是不大适应。

        “我想来想去,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那群蜥蜴。”弥尔顿愁眉苦脸地说,“我们昨天干掉了大群的蜥蜴,数量多得超乎想象。而你在其中贡献最大,可以说是最重要的关键人物。所以,如果真的背后有人控制着那群蜥蜴的话,那么他肯定要对付你。”

        他没有再说下去,因为意思已经很清楚了。

        潘龙看他一脸忧愁担心的样子,劝道:“别那么担心,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这世道,哪里还能有什么好消息?”

        “你肯定会高兴的……我已经确定,灾厄的爆发是有迹可循的,而且正常情况下,灾厄其实根本不会爆发。”

        弥尔顿立刻精神一振,面露喜色:“此话怎讲?”

        “详细说起来的话,就说来话长了……还是先说另外一个坏消息吧。”潘龙接着说,“圣职者的祈祷,并不能抵挡灾厄。之所以有圣职者祈祷的城市就没有灾厄袭击,真正的原因是——灾厄其实就是被他们控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