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夏逆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二月初二

第五十五章、二月初二

        二月初二,阴。

        大清早起床,潘龙就听到街上有人在感叹。

        真是怪了!往年不论之前怎么刮风下雨,二月二这天也必定云开日出晴空万里。怎么今年不一样了?

        天晓得。

        哈哈,的确是天才晓得。

        潘龙听到这话,皱了皱眉,推窗向天上看去,只见阴云沉沉,遮天蔽日,虽然不至于像下雨之前那般,但也不像是短时间里面能够放晴的样子。

        要是平时见到这种天色,他不会有半点在意。但是今天他心里就有点担忧。

        风从虎,云从龙,天上云层这么厚重,莫非当真来了各方龙神,要联手和妖神义乌一战?

        倘若天上真的群仙大战,只怕真的会波及地上的凡人,生灵涂炭!

        可发愁归发愁,他也没什么办法。

        眼前这场大战,别说他只相当于先天境界,就算他九转玄功更上一层楼,实力堪比真人宗师,恐怕也无济于事。

        真人宗师之中的强者,足以和仙佛妖神一战。但面对成群的仙佛妖神,再厉害的真人宗师也无计可施。

        潘龙感叹了一番,越发觉得提升实力的重要性。

        前世有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这种说法,将其化用到九州世界,大概就是武力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武力是万万不能的吧。

        暴力不能解决问题,但能够解决带来问题的人。名言,倒也是颇有道理。

        大概是因为今天要举行河神娶亲祭典的缘故,无论客栈底楼的饭馆也好,街上的小摊也好,卖的早点都是桃花羹和桃花糕。而且今天的菜色里面加入的桃花花瓣还特别多,很多人吃了之后,脸上都有一块块的粉红,却是花瓣的颜色。

        潘龙也不例外。

        走在街上,看着那些浑身披红挂彩,打扮得精致漂亮精神抖擞的人们,潘龙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或许,一切都只是他在杞人忧天,也不一定啊。

        当年妖神义乌打死桃花河龙神,并没记载有什么天崩地裂生灵涂炭之类。说不定这次也差不多。

        他跟着人流一起走到了码头,早看到许多小摊摆在这里。摊贩们兜售着各种以河神娶亲为主题的小玩意儿,不少人还顺手买了一两件,递给身边的孩子。

        潘龙倒是没买这些小玩意,他边走边看,很快就注意到了一个距离河边比较远的摊子。

        那摊子的主人是一个文士打扮,看容貌身段却分明是女子的年轻人。她身边是一个摆放着各种绘画材料的箱子,面前摆放着一个画架,大约是给人画像的。

        只是如今人流汹涌,大家都奔着码头去看典礼,她的摊子冷冷清清,连一个客人都没有。

        潘龙好奇地走过去,问:画像?

        女人转头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潘龙却愣住了——他两世为人,见过的人也算是足够多了,却从来没见过这么一双眼睛。

        如果用一个词形容那双眼睛,那么必定是清澈。

        在此之前,他曾经见过许多有着清澈双眼的人。有的是年少无知,纯净得如同白纸;有的是立身端正,谨言慎行从无逾越;也有的修为高深,见多识广看透世情。

        这些人的眼睛都是清澈的,用比较文艺的说法,就是如同浅浅的溪水,几乎清澈到一眼见底。喜怒哀乐都明明白白,不作半点掩饰。

        但和这女子比起来,他们的眼睛却又都不够清澈。

        孩童总是想要各种各样的东西,他们的眼睛里面有各种直截了当不作掩饰的渴求;君子总是对自己的言行有所警惕,眼睛里面能看到严格的自律;长者经历的事情太多太多,就算修为高深,眼中往往也免不了有几分疲惫。

        但这女子的眼睛里面,没有一丝一毫的这些杂质,只有一片纯净。

        按说这种没有任何杂质的眼神,应该看起来有一种无机质的冰冷。但她的目光却很平和,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暖,仿佛像是一个行走在山野之中的游客,随时都会引吭高歌一番,抒发对自然对生命的热爱。

        潘龙下意识地就拘谨了起来,行了个礼,问:不知该如何称呼?

        我姓毕。女子回答,你要画像的话,坐到对面的凳子上,或者站着也可以。

        潘龙点头,走到画架对面站好。

        女子从身边箱子里面拿出一支炭笔,在画架的白纸上飞快地绘画起来,不一会儿,就画好了一张画像。

        等她说画好了,潘龙走过来一看,不由得有些惊讶。

        她用的并非九州世界惯用的工笔描绘手法,而是很罕见的素描写生手法。

        九州世界当然也有这种画法,但因为以炭条作画的缘故,被上流社会很看不起,斥之为难登大雅之堂。而且这里的画家们讲究得意忘形,强调抓住人物风景的特征,甚至加以夸张,对于一味追求像的素描写生手法并不热衷。

        一般来说,只有诸如捕快巡风使这类经常需要画得像的人,才会专门学习这种绘画手法。

        潘龙倒是也学过这种画法,但他的手艺比起这位姓毕的女画师来,可是差得远了。甚至于,他觉得自己从来没见过能画得这么好的人。

        反正九州世界肯定没有,倒是前世那些专业的美术人才里面,或许有这个水平的吧?

        没接触过,不确定。

        画得真好!他忍不住感叹,这可真是丹青妙手啊!

        女画师笑了笑,说:喜欢就好。我不擅工笔,只会这粗陋的炭笔画法,当年就常常被同门批评说有辱斯文。难得遇到一个如此赞赏我手艺的人,这幅画就送给你吧。

        您忙碌了这么久,总不能连个辛苦钱都不收啊。潘龙哪里肯占这个便宜,当即拿出钱来,但女画师却只是摇摇头,看着她的目光,潘龙想要说的话全咽了回去,轻轻地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河边传来了喧闹声。

        竹筏来了!

        快看!河神妃子们都到了!

        真漂亮啊!

        潘龙循声看去,只见大家都朝着河边急急忙忙跑去,一时间接踵摩肩,挤挤挨挨水泄不通。

        他摇摇头,转过头来想要说什么,却发现身边空荡荡的,什么画师啊画架啊工具箱啊凳子啊全都没了踪迹。

        啊?

        他吃了一惊,急忙低头,手上却分明还拿着那张自己的素描画像。

        画像的角落上,还有一行小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