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科幻小说 - 独步大千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 武当山上的佛子灵童

第八十一章 武当山上的佛子灵童

        陆青萍盘坐在了马车之中,确认周围不会有人忽然过来打扰自己,才放心的张开了手掌。

        那颗鸡蛋大小的金色舍利子,静静地躺在他的手掌心中,却有一缕一缕的金色光辉,逐渐的渗透进入自己的身体之内。

        与此同时,一段段记忆片段,宛若一本书籍一般,在他的面前被翻开。

        “恶僧苦玄的一生记忆……”

        陆青萍喃喃自语。

        他没想到,将苦玄的舍利子拿到手里之后,蝴蝶发挥了能力,居然将这舍利子之中的一些记忆,追溯完全。

        “这记忆……”

        陆青萍宛若翻看着一本人生厚书,一些金刚寺武学被他先放在了一边,却有几个关键事件的记忆。

        “金刚寺,武当山,佛道气运……”

        他将心神沉浸在了这段记忆中。

        ………………

        陆青萍好似出现在了另一个世界。

        大雪纷飞,周围却有洪亮的梵钟响彻,他微微一转头,便看到了山阶上的一个中年僧人,虽然面貌更加年轻些,但正是想要杀他的苦玄。

        这是他年轻时候的面貌。

        “早年因为救人,出手惩戒恶霸,却因手太重,失手打死了恶霸,从此流落逃亡,一个冬天,在将要被冻死在大雪山荒庙的时候,金刚寺的老住持正好下山做一些事,碰见了青年时的苦玄,收下了他……”

        陆青萍之后看到的一切,都和兵狱中真人孙慈所看到的前半生一样。

        现在陆青萍看到的,就是苦玄在寺庙中因喝醉酒后失手打死了一个小沙弥,从而被逐出山下时的一幕。

        唯独不同的是,孙慈真人拷问到这里的时候,苦玄的体内竟然爆发出了禁法,将他的身躯烧化,让孙慈的探查到此为止,不知后续了。

        现在,陆青萍也在这个苦玄的记忆节点上,却仍旧可以继续观看下去。

        这一切都是因为蝴蝶,它追溯出了完整的记忆,且没有什么禁法作祟,让陆青萍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到底当年发生了什么?

        陆青萍看见苦玄一脸失魂落魄的走下了山。

        他现在被逐出金刚寺了,却有一种天下之大不知何处落脚的黯然,他二十多岁进入被老和尚带入金刚寺,在金刚寺中一待就是几十年,早忘了外面的红尘是如何。

        但现在。

        陆青萍一直看着苦玄走出了金刚寺的千里净土。

        看着他走入了江湖。

        然而,就在苦玄下山后的第一天夜里,那名老和尚神秘的出现在了入睡的苦玄面前。

        “这位就是金刚寺现任方丈的玄寂老和尚吧?”陆青萍看着这位身形清瘦,只一身黄色僧衣,十分质朴的老和尚。

        苦玄被惊醒了。

        当陆青萍看下去。

        这二人随后一段对话,让他倒抽凉气。

        ……

        苦玄惊愕:“方丈师父,您怎么来了?”

        老僧不答。

        苦玄忽然喜道:“您是来收回逐我出寺的法谕的吗?”

        玄寂老僧终于开口,道:“你所犯杀戒,金刚寺不能容你,即便是我,也不能破例留你。”

        苦玄再次落寞,道:“那师父来是为何?”

        玄寂老僧道:“你可知道,老衲为何不将你打入地狱佛牢,而是要逐你下山?”

        苦玄一个迷茫,但很快就明白了,若有所思道:“难道,师父对弟子……别有安排?”

        玄寂老僧道:“也不算是别有安排,只是这是对你来说,这是你接下来最适合的修行了。”

        苦玄立即跪倒,道:“请师父示下。”

        玄寂老僧道:“这源于八百年前的一次金刚寺祖师观天象,其言天地之间将有一门并佛道气运而起,发现此象后,那位祖师立即传讯了寺中诸僧,同时将消息分享给了道门龙虎山。”

        “龙虎山的望气仙术比我金刚寺还要更精妙些,在那位祖师传讯的时候,龙虎山就已经知道了佛道将面临的一次大劫。”

        “那即是在未来的一段岁月内,将有一个门派,融合佛道理念,崛起于大地之上。”

        苦玄面色大变。

        这事情的严重性不必多说。

        如今的三教圣地之所以为正统,便是因为他们都是神圣传下的真正道统,且是世间独一无二的一家。

        而如果佛道两家失去了区分的概念,变成了一门一户,佛道无区别,那将撼动佛门几大寺庙和道门几大福地的地位和正统身份。

        若佛道理念被一统了,他们这些佛道圣地,又将算什么?

        那一神秘门派的教下之臣吗?

        这分明是想抢占“佛道源头”地位,占据最初正统,想佛道都是从他那一教的理念而来,妄图如此解释佛道。

        玄寂老僧叹道:“当时佛道两教,在互通此事之后,召开了一次龙华法会,然而即使佛道两教都意识到了此事的严重性,但却并不知道,那未来将一统佛道理念的那一股气运崛起于哪个时代。”

        在苦玄的目光注视下。

        “于是,佛道便开始了长达五百年的等待,终于在为师这一代,等到了那个人那个门派。”

        “那人名叫厉神秀,门派名为玄天升龙道!”

        “不过,早在八百年前,就已经有佛门祖师推算到这天,佛道也早就准备了几百年,唯一无奈的是,只有金刚寺和龙虎山出面,合力镇压了这一门。”

        “大战惨烈,为师不愿再提,最后结果是……玄天升龙道被镇压。”

        陆青萍注意到,这老和尚对于那次镇压玄天升龙道选择了一笔带过,并没有详细说明,这其中可能还有更深的内幕。

        老僧玄寂继续道:“只不过,玄天升龙道虽然被镇压,但被厉神秀所聚起的佛道气运,却仍旧盘踞在真武山难以散去。”

        苦玄迷惘问道:“真武山?此山在何处?”

        老僧淡淡道:“如今,它易名为武当山。”

        苦玄似乎明白了什么,道:“师父所示之事,便是与这武当山有关?”

        玄寂老僧道:“如今距离玄天升龙道沉没,已经一百多年过去,从这里再起的武当山也有了百年历史,而正是因为它在佛道气运汇聚之地创立,注定了武当山之中,将出现一代接一代的佛子灵童之辈,直至将被厉神秀聚起的气运都耗散才会停止。”

        苦玄大感惊奇。

        就连陆青萍也是难言这个重磅炸弹。

        记忆中,玄寂老僧继续道:“这些佛子灵童因应运而生,天生与我佛门有缘,若是修佛门佛法,进境将一日千里,所以这些年来,我金刚寺每隔二十年,都会派人去引渡武当山上诞生的佛门灵童,将他们引入佛门大法。”

        “这些人若入金刚寺,将是金刚寺大兴于世的重要梁柱,不管是佛法还是修为,都将能支撑金刚寺一个时代,让金刚寺的佛法更进一步。”

        “但就在三年前,负责在外度化这些灵童佛子的门内僧人,你的师叔玄念,在山下他叫无念,在度化武当山上一代弟子殷萧的时候,出了差错,圆寂世间。”

        苦玄忽然失声,道:“无念,那位江湖上的有名佛僧,居然是我金刚寺的僧人,听寺中人说,无念僧人是自我修行,并无门派啊?”

        老僧静静的看着他。

        忽然,不止苦玄懂了。

        连陆青萍也懂了。

        “这就是师父将我逐出寺庙的原因?”苦玄若有所失的道。

        玄寂老僧平静道:“老衲说过了,你被逐出寺院,全在于你自己所中恶因,你若不杀净明,怎会有此恶果?”

        苦玄深深吸气,已经不必玄寂老僧再说什么了。

        他躬身拜倒,头埋在地上,道:“弟子明白了,弟子愿接任师叔之修行,从此以弃僧之名流落江湖,接引佛子灵童皈依沙门,修行功德,以洗脱弟子身上罪孽,并光大我佛道统。”

        “善哉。”

        老僧长长念了一声佛号,语中尽是沧桑欣慰。

        陆青萍看完苦玄的这曾经一段记忆,面色复杂。

        武当山上的佛子灵童。

        苦玄。

        弃僧?恶僧?

        名为弃僧,在江湖人眼里,早已经与金刚寺无关,实际上根本不是如此。

        这个弃僧的身份,只是为了苦玄在山下做哪些见不得人的事之时,不会有人将他与金刚寺联系上。

        “如此蝇营狗苟,真是好一个佛门圣地。”

        陆青萍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