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其他小说 - 午夜都市清洁工在线阅读 - 六十六章马超的悲剧

六十六章马超的悲剧

        “怎么会这样呢?二伯不是已经派人去接哥了吗?”

        马蓉听后很是惊讶,自己已经告知二叔伯了,怎么还会出事呢?

        “运气这东西,是连锁型的,一个人运气生改变,会对周边的亲人和朋友也会产生影响的,所以改变运气不是那么容易,除非是征兆出现之初还没有定型的时候就能及时处理,否则只能任其生,无法改变,马的征兆我现时已经持续了一阵时间了,而你叔爷爷那里已经有征兆了,所以时间上来说,已经来不及了,老爷子这里今天更是已经出现了破财和子孙运暗淡的气象,这已经说明,事情已经生,无法避免了。”

        肖克无奈只好把气运的本质说给马蓉,他这也是无师自通,从他能看见运气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开始,他就冥冥中明白了气运的本质和它产生的原因。

        “其实万事万物都讲究溯本求源,叔爷爷运气改变的根源在马,但是马的根源又是谁呢?所以我之所以没有出手是因为我根本找不到根源,就算是想帮也帮不上    。”

        看着马蓉急切又欲言又止的样子,肖克知道她是担心老爷子和墓地的正常施工,想让自己出手帮忙,可是又说不出口,他只好把自己无法帮忙的原因说给她听。

        “真的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吗?”

        马蓉有些不死心的问道。

        “我是没办法了,现在所有人的运气都受到了马的波及,包括我,这回你明白了吧,事实已成,只能补救,无法挽回,我能帮的已经帮了,剩下的真的无能为力了。”

        肖克这话已经说的够明显了,我已经让你通知他的长辈了,只是他的长辈没有引起重视,这怨不得别人,如果马蓉的二叔伯是个精明人,一定会调查马的社会关系,找出可能致使马断根的原因,这样才是解决事情的根本,派人去接马,这本身就是个错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肖克也确实是无能为力了。

        “啊!都怪我!我怎么这么糊涂啊!你也是!为什么不早说啊!现在怎么办啊?”

        马蓉脸色一变,十分内疚的自责道,连带着连肖克也埋怨上了。

        “我说了啊!只是没有得到预期的成效而已,你不也是没有理解我话里面的意思吗?这种事只能暗示,不能明说,道理你懂的,我也不想做无谓的解释。”

        肖克语气很是淡然的回答道,不管马蓉能不能理解自己,他该尽的力已经尽了,马蓉要是因为这个怪自己,那只能说马蓉不堪造就,不过肖克相信自己的眼光,这种事不会出现的。

        “唉!算了吧!我不是怪你的意思,只是我怕叔爷爷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这心里不好受啊!”

        马蓉上前抱住了肖克,满是内疚的靠在他的怀里,喃喃的说道。

        “老爷子那里昨天我就为他梳理了经脉,他的隐疾和心脑血管的病症已经不会在作了,起码十年之内老爷子身体是不用担心的,未雨绸缪,我这也是怕落下埋怨。”

        肖克拍了拍马蓉的背,安慰道。

        “啊!你这个坏蛋!害我白担心了这么久,你坏!你坏!~”

        马蓉闻听后惊喜不已,想到刚才肖克那老神在在的样子,顿时娇嗔不依,连着用她那柔荑锤了肖克好几下,这才再次伏在肖克的怀里静静的享受起来。

        “老爷子的助手已经过去了,看来马上就要知道结果了,你还是赶紧过去一下,稳定住老爷子,让他别慌,就说事情我会帮着处理的,让他老人家先不要忙着回去。”

        马蓉还在享受着温馨的时候,肖克随着她附耳说道。

        “啊!好的!那我过去了,记得你说的,你会帮着处理的,我男朋友是最棒的!爱你!”

        匆忙整理了一下衣服,马蓉看着四下没什么人注意她们两个,俏皮的对着肖克眨巴了一下美丽的大眼睛,应了一声转身的时候这句话让肖克很是受用,这妮子终于敢当着自己说出暖心的话了。

        肖克依旧守护在祭坛旁,不是他不敢离开,祭坛是他选择的最高点,一个是看着香烛,不能被人碰触,还有就是他所设置的引龙阵还需要他不时的补充灵气,本来计划是由彩珠负责灵气补充,但是彩珠被自己关在了骨灰盒内,赌气不出来了,肖克只好自己来当这个能量源,所以在施工结束之前,他无法离开祭坛。

        马蓉来到叔爷爷身边的时候,老爷子已经从助理那里了解了孙子出事的事,老爷子虽然很震惊还露出一副伤心的模样,但是老爷子却没有多说什么。

        “叔爷爷!是不是哥有事了?”

        马蓉没听到助理说什么,但是她相信肖克的预测。

        “你知道了?也对!肖克那孩子神机妙算,知道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老人家叹息一声,悲切的说道。

        “叔爷爷!您别上火,肖克也是没办法,我昨天遵照他的意思,已经通知了二叔伯,二叔伯接到我的消息就去找哥了,只是还是晚了一步,对不起啊叔爷爷!”

        马蓉歉意的对老人家解释道。

        “我怎么会怪你们呢!傻丫头!这就是命!马那孩子竟然在公司和人家有夫之妇偷欢,被人家抓了个正着,这是他咎由自取,我只是后悔不该赶他离开,否则也不会出这样的事,不过他这样,出事是早晚的,唉!”

        老爷子当着马蓉也没有避讳,都说家丑不可外扬,但是马蓉也确实不是外人,还有老爷子也是借马蓉的嘴给肖克带话,这事他不怪肖克,让他不要自责。

        “叔爷爷!要不您先回去休息一下,肖克说了,马的事他会想办法的,等这里事了,我和他陪您去医院,肖克的本事您也看到了,不瞒您说,他师出名门,不仅仅是玄空派的弟子,的确非一般常人,我们也是他的师父撮合到一起的,这也是祖父那一代的缘分使然,您大可以放心的。”

        马蓉听了老爷子的感叹,她知道自己必须先把老爷子安抚住,    只是她没注意自己已经不知不觉中,把哥变成了马了,而老爷子显然也听出马蓉称谓的转变,不过他只是无奈的摇摇头,没再说什么,只是点点头,任由助理和马蓉两人把他扶到了施工现场临时搭建的简易工棚内。

        马也是倒霉透顶了,本来被爷爷赶出马家堡,他就憋着一肚子气,被肖克一顿明捧暗讽之后,他还稍微缓和了一些,可是出了马家堡开了一会车    ,他忽然觉不对劲,这肖克居然忽悠自己,想通的马立刻觉得一股邪火上串,他无法回去找肖克,于是想到了自己那个助理吴倩,他们两个暧昧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于是马给吴倩打了电话,吴倩的老公正好和朋友出去喝酒了,一般这位一喝就是通宵,所以吴倩也是孤夜难眠,就和马约好酒店会合。

        马急匆匆的赶到酒店,吴倩已经等候在那了,两个人一个邪火正盛,一个饥渴难耐,于是两人无所顾忌的开始了相互征伐,结果吴倩的老公就在这家酒店喝酒,无巧不巧的是,那个请吴倩老公喝酒的人认识马,而且还在吧台看到了马肆无顾忌和吴倩亲热的一幕,于是马悲剧了。

        马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昏迷不醒,去接马的人也扑了个空,马压根就没回家。

        马父亲接到医院的电话后,也是拿着电话呆立了好久才回过神来,自己也是玄学世家子弟,怎么就忘了这溯本求源的事了呢?侄女马蓉通知自己后就该想到这些,自己为什么都忘记了呢?

        马占云驱车赶到市医院的时候,手术已经结束,虽然那东西接上了,但是除了排泄功能之外,其他的能力已经完全丧失,这个院方已经尽力了,能留下排泄功能已经是万幸了,实在是那一刀太狠,也太绝了,切的那么精准,紧贴着会阴,再往里一点就会开肠破肚,再往外就会无法缝接。

        马占云看着还在昏睡的儿子,眼里既有悔恨,也有恨其不争,对那个下手的人也是满心的怨愤,这件事虽然错在儿子,但是这种事一个巴掌拍不响,伤人的夫妻也责无旁贷,他们必须给自己一个说法,否则他马占云真的白在草原盟混这么多年了。

        父亲那里已经通知了,也不知道他老人机会作何反应,这次没能参与墓地改造本就让父亲很不满意了,儿子又出了这样的事,真不知道他老人家能不能挺住,马占云真的担心老父亲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手机铃声响起,马占云看了一眼一下四周,见没人有什么反应,这才醒悟是自己的手机铃声,这是给父亲设置的专用铃声,好长时间都没有响过了,自己都快忘了这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