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九川帝尊在线阅读 - 第一卷 龙菩 第六章 片段

第一卷 龙菩 第六章 片段

        下面石台上的纹路渐渐散发出殷红的血光,从边缘开始,逐渐向中央围拢过来。

        直到光芒触碰到两人身下的地方,中年人手上的龙纹似是与其约好了一般,也是迸发出强烈的光芒,周牧青仿佛看到了一条血红色的真龙,发出阵阵嘶吼,像是要将这虚空都撕裂。

        最后化为一道血光,脱离了手掌的束缚,盘旋而上,在两人的头上盘旋飞舞。

        周牧青心下紧张,却也不敢有什么动作,只得瞪大了眼睛,看着这条血色狂龙。

        “他的名字是惊龙,是用来自于天外,九川之上的玄铁打造而成。”中年人面色凝重,沉声说道,“九川是个神秘之地,其中强者无数,广袤无边,常人难以踏足。其中更是有数不尽的奇珍异宝,引得天下为其相争。你现在无需知道这些,我今天将这至宝传授与你,望你能配得上它在九川之上的赫赫威名。”

        中年人话音刚落,这条盘旋飞舞的血龙便又是发出一声摄人心魂的嘶吼,光芒逐渐暗淡,其中竟是现出一把充满锋锐之意的长剑。

        这把长剑剑柄殷红,剑格之上镶嵌着一颗血红的珠子,里面像是有一条龙在盘旋。

        剑身较厚,剑刃锋锐,杀气纵横。

        “惊龙”在二人头顶停顿了一下,便直指周牧青,穿梭而来。

        周牧青瞪着眼睛,逐渐布满了血丝,但却是一眨不眨,牙关紧咬,只盯着这把杀戮之剑。

        惊龙在就要刺进周牧青手臂的那一瞬间,立即化为一道光芒,消失不见,像是直接穿了过去。

        周牧青悬起的心缓缓落下,一口长气吐出,然后心脏便砰砰地跳了起来,呼吸急促。

        刚才周牧青真是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现在低头一看,只见他右手的手臂之上,一个与之前他师父的手心一模一样的龙纹正栩栩如生地印在那里,光芒渐渐暗淡,直至彻底熄灭。

        “这惊龙杀伐之气太过强盛,不同修为的人所能发挥出的实力也大小不一,当年我全盛时期也没能完全发挥出它的力量。”中年人盯着龙纹,缓缓说道,“我已经为它施加了两道封印,只有你达到一定实力的时候,封印才会自行解开。不然你必定被杀气侵袭,丧失心智,成为一个只知道杀戮的怪物。”

        周牧青心神一震,缓缓点头,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好好使用它,它有剑灵,存在于那颗血珠之中。现在还在沉睡,有朝一日,若你能完全将其唤醒,想必也是你踏入强者之林的时候了。我会传你毕生所学,施加六重封印,达到境界便能解开。”中年人刚说完,便抬起手,伸出一指,点在了周牧青的额头之上。

        周牧青还未反应过来,就眼前一黑,彻底昏死过去。

        “我如今只是一缕真灵,在此地等待传承者,现在灵气即将散尽,又怎能亲自教导,接下来的一切,只能让你自己去闯了。身负圣骨,此生必定不凡,又怎能是那些只有区区灵根的凡胎可以相比。愿你能与我当年一样,真正的发挥出这圣骨的威力,甚至超越。”中年人神色落寞,声音喃喃

        不知是过了多久,当周牧青醒来的时候,正躺在木床之上,外面已是天色大亮。

        他不知道是过了多少天,睁开眼的时候,还有些呆滞。他不知道之前发生的那些是不是一个梦,太过真实,却也希望那是真实的。

        周牧青坐起身来,脑袋里还有些混沌,甚至记忆都有些错乱。他闭着眼睛,忍不住用手揉了揉脑袋。

        “你醒啦!”一个轻灵的声音响了起来,悦耳动听。一个轻盈的身影扑了过来,趴在周牧青的腿上,抬着头,大眼睛盯着周牧青左看右看的,让周牧青忍受不了的是,这人竟然还左捏捏又捏捏,眼看就要到

        “咻!”周牧青闪电般出手,抓住了这只小小的“凶手”,脑海中混乱的思绪很难理清,索性不再去想,双眼终于缓缓聚焦。然后,一张熟悉的脸庞出现在视线之中。

        “雪彤彤,你怎么在这里?”周牧青还有些懵,但总算反应过来,这里可是他的木屋啊,就连周雪彤也是没有进来过的。他“昏迷”后都发生了什么?

        “你还说呢,哥哥,你怎么会昏倒在祖树下面?要不是今天龙园正好开启,我都以为你这几天已经人道毁灭,身死道消了呢!”周雪彤看着被周牧青抓住的小手,又小声嘀咕道:“有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没看过”

        周牧青瞪大眼睛,这才发现浑身上下已经焕然一新,就连内里的衣物也都被换掉了。顿时一个哆嗦,面部肌肉抽了抽,欲哭无泪。

        “你帮我换的??”周牧青还抱有一丝侥幸,周洪一叔叔每周都是祖树的常客,今天是龙园的开启之日,必定也会来观悟祖纹

        “当然不是啦,我怎么会做这么羞羞的事情呢,”周雪彤用空闲的左手捂住脸蛋儿,颇为不好意思地说道,“是我让七凤阿姨过来帮你换的,我在旁边看着来着”

        周牧青听到前面那句的时候还松了口气,可一听到后面那句,顿时全身石化,一想到七凤阿姨那魁梧的身躯以及昏黄魔性的脸庞,更是五内俱焚,而这丫头竟然在旁边看着

        周牧青感觉心都要碎了,粉碎的那种。

        周牧青哭丧着脸,看着周雪彤那得逞似的笑脸,竟然还冲着他眨了眨眼睛,只感觉一阵气血上涌,眼前一黑,直勾勾地又躺倒了回去。

        周雪彤趴在周牧青腿上,毫无形象地大笑起来,眼泪都笑出来了。

        周牧青只觉得伤上加伤,不是肉体的受伤,伤在心里。

        二人笑闹够了,周牧青才将屋子里收拾了一下,其实也没什么可收拾的,就是擦擦桌子椅子,扫扫地什么的,但是周雪彤非得要帮忙,结果越帮越忙,差点把周牧青唯一的一个小茶壶都打碎了。

        等周牧青终于出门后,已经是中午了。

        远处是庞大的龙菩祖树,祖树周围坐满了人,都是这一次获得观想资格的家族中优秀的子弟。

        周牧青身后拖着小尾巴,晃晃悠悠地走进了光幕之中。周雪彤这次也有令牌,不然也不会将他“捡尸”回去。

        周牧青直到现在脑子还很混沌,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便直接闭起了眼睛,调理一下脑海中纷杂的思路。

        其他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周牧青,全都聚精会神地盯着祖树的纹路,身体尽皆散发出颜色不一的淡淡光芒。

        周雪彤蹦蹦跳跳地跑到不远处的一个红衣少女身边盘膝坐下,两人相视一眼,默契地互不做声,开始观想起来。

        周牧青刚一闭上双眼,脑海中就如同响起一道炸雷一般,轰隆之声挥之不去,大量的本不属于周牧青的信息不知是从哪里冒了出来,在他的脑海中搅动风云,一时之间竟是很难理清。

        周牧青猛地睁开双眼,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臂。右手抬起,左手解开右手的衣袖,露出了手臂之上的那一道简单而又熟悉的龙纹。

        周牧青呼吸渐渐急促,现在他终于能够确定,之前发生的一切并不是一个梦,都是真实存在的。

        龙纹似是感受到了周牧青情绪的变化,也散发出微弱的光芒。周牧青赶忙将衣袖扎好,这是他的秘密,他不会让任何人知道,最起码没有自保的实力之前,他不会让别人知道。

        在周牧青刚刚扎好衣袖的时候,眼睛正好瞟见左手。

        左手还是周牧青的左手,但左手拇指之上,多了一枚黑色的指环,上面布满了繁奥的红色的纹路。

        周牧青心里一震,这指环他再熟悉不过了,周洪一就有一枚,名为储物器,是一种非常珍贵的玄铁打造而成,内里蕴含着与其本身毫不相称的空间,是一种能够储存物品的器具。

        而使用这种储物器,就必须使用灵气作为介质。

        所以,周牧青现在根本打不开。

        用手抚摸着储物戒,周牧青想到,这应该是师父留给自己的东西,那个神秘之地他根本不知道是在哪里,有朝一日必定要将其找到。

        而那时,他一定不会让师父失望,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唯有努力修炼才能报得师父大恩。

        “当时师父说传我毕生所学,施加六道封印,当我的实力达到一定程度时就可自行解开。”周牧青低声喃喃,“怪不得我现在脑中混沌不清,应该是记忆被封印的缘故。”

        对于师父的种种神奇,周牧青已经不认为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了,如是想到。

        周牧青定了定神,再次将双眼闭上,试着在脑海中找寻师父留给他的传承。

        脑中思绪依旧很乱,想要理清怕是要耗费一段时间,现在闪现的画面都是一些片段,周牧青需要将这些片段连接起来,组成一条完整的信息。

        不知是过了多久,只见得天空中的太阳划过一道弧线,由炽烈转为迟暮,接近了西方的地平线,那是它今日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