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九川帝尊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暗算!

第四十九章 暗算!

        “哎呀牧青,吴小姐让你跟着去你就跟着去呗,这里除了你哪还有人能担此重任!”周牧青还没等说话,李达便直接嚷嚷着,推了周牧青一把,还不忘挤眉弄眼地笑着,但周牧青怎么看都感觉这笑容有些猥琐。

        周牧青只得策马离开队列,将马拴在了旁边的树上,与吴宣儿一起走进了旁边的树林里。

        向前走了一百丈左右,眼见后面全部都是树木,队伍已经不见踪影,周牧青便说道:“好了吧宣儿,在这里就行了。”

        “不……这里太近了,万一还有人能看见呢……我害羞……”吴宣儿扭扭捏捏地说道,似是非常紧张,原本雪白的脖颈此时都是染上一抹绯红。

        周牧青无奈,只能继续陪着吴宣儿向着树林深处走去。

        ……

        而此时,铜镜之外,周雪彤死死地盯着铜镜之中周牧青的身影,小手纠结在一起,小嘴也是噘的老高。忽而转过头,面色不善地看着吴宣儿,急声问道:“你们俩想要干嘛!”

        吴宣儿呆愣,无奈地说道:“我……我也不知道啊,里面那个不是我,是假的啊。”

        “别吵别吵,重头戏就要来了!”周星辰一直在兴奋地盯着屏幕,目不转睛地说道。

        周雪彤气愤,直接一拳锤在了周星辰的头上,哼了一声不理会周星辰了。

        周星辰无辜挨打,不明所以,但随即又是兴奋地看着铜镜中的画面。

        而周牧雅一直显得很平静,表情淡漠地一直在修炼之中。

        这些天出了周牧雅之外的众人都把全部注意力放在了铜镜之上,到了晚上实在熬不住的时候才会打坐修炼恢复精力,只有周牧雅似乎非常勤奋,一直在修炼。

        ……

        周牧青与吴宣儿一直向着树林之中走了两百丈,这才停下,吴宣儿找了一处大树,钻到了大树后面。

        周牧青此时内心有些疑惑,方便都可以憋这么久么?

        用灵气将耳膜封住,周牧青直接背过身去。

        等了一刻钟之后,周牧青回过头看了看,竟是还没有好,皱了皱眉,想着女孩子可能都比较麻烦吧,于是又转过身去。

        可又过了一刻钟,吴宣儿竟是还没有出来,周牧青将灵气收回,问道:“宣儿,好了没啊?”

        静悄悄的,没有人回答。

        周牧青心里一紧,连忙跑到树后一看,只见树后空无一人,就连地面之上都是干干净净。

        愣了半晌,周牧青暗道不妙,随即四下看了看,都没有发现吴宣儿的身影。

        周牧青虽然有某种猜测,但是却不愿相信,而是抱有一丝侥幸地喊了几声吴宣儿的名字,四周依然鸦雀无声,只有周牧青的声音在回荡。

        没有再犹豫,周牧青猛然运气向着原来的方向狂奔而去。

        ……

        在周牧青走后不久,李达就发现队伍进入了一个峡谷,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这峡谷极易设伏,难以后退,是为险地,”李达低声喃喃,随即大声喊道:“路探呢,把路探给我找来!”

        不一会儿,那名之前被吴宣儿截下的甲士便策马迅速到李达跟前,拱手道:“报告李管事,属下是今日的路探。”

        “你是怎么探路的!”李达直接一巴掌拍在路探的头盔上,瞪着眼睛,狠声说道:“这么大的峡谷都没发现?养你吃白饭的?”

        “属下知错,”路探甲士低头闷声说道,“可刚才是吴小姐说直接通过即可,让我不用向你们汇报。”

        李达心里一惊,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直接喊道:“停止前进!传我命令,全队后退,撤出峡谷!”

        此时整个商队已经全部进入峡谷,峡谷狭窄,若是想掉头还得费一番功夫。

        可就在这时,两侧山崖之上顿时有巨石滚落而下,伴随着阵阵喊杀之声,一百余名身穿棕色铠甲的甲士自山崖之上冲杀下来,正是吴家的人!

        周府的甲士一时之间手忙脚乱,再加上巨石滚落,顿时就有二十几名甲士直接死亡,十几名甲士受伤,哀嚎遍天,眨眼间就只剩下六十几人!

        李达躲过一棵巨石,而他的马匹来不及躲闪,竟是直接被巨石碾压成了一滩碎肉!

        血肉飞溅,将峡谷之中都是染上了遍地鲜红。

        两方的甲士顿时交战在一起,而周府的甲士因为仓促之间迎战,没有任何准备,再加上人数相差过大,所以一开始便节节败退,死伤还在增加。

        “撤退,撤退!不管货物了,所有人向谷口撤退!”李达目眦欲裂,疯狂地嘶吼着,带领剩余的甲士向着峡谷的谷口且战且退。

        而就在此时,后方谷口处也是传来杀声,回头一看,竟是数十名吴家甲士从后方包抄而来!

        “可恨呐!没想到竟是中了如此圈套!”李达仰天悲呼一声,随即向着剩余的甲士吼道:“吴家之人定然不会放过我等,大家伙就算是死,也都给我拉一个垫背的!”

        于是,周府的甲士便一个个都疯狂攻击,竟是杀了不少的吴家甲士。

        而李达本身修为强横,现在更是怒气横生,融血境九重巅峰的修为全力施展,长剑挥舞,几乎没有吴家甲士能够近的了李达的身,转眼之间就有十几个吴家甲士死在了李达的剑下。

        而就在此时,破空之声传来,一支羽箭划过一道流光,激射向李达的后背。

        李达有所察觉,但还是没能彻底躲过,最终左臂中了一箭,羽箭之中蕴含灵气,应该是一把玄器。

        李达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猛地将羽箭拔出,鲜血汩汩而流。

        向着羽箭的源头看去,只见一身黑裙的吴宣儿正一脸淡然地站在那里,仿佛没有一丝感情。

        “呵呵呵,哈哈哈……”李达惨笑一声,一切都已经那么清晰明了,真是被算计的最为凄惨的一回。

        一刻钟之后,周府的甲士已经全部阵亡,就连李达都是已经变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直到死亡的那一刻,李达都不甘闭上双眼,死不瞑目。

        吴家的甲士迅速清理场地,货物并没有掉头向后,而是被继续向前带出了峡谷。

        一个身穿棕色锦袍的中年人来到吴宣儿的身边,轻声问道:“你就这么将他坑害,不留一丝余地么?”

        吴宣儿眼中依旧平静,面无表情地说道:“在吴家的利益面前,他又算得了什么。”

        中年人没再多说什么,背着双手,望着谷口处,眼中寒芒一闪而逝。

        周牧青从树林之中出来,踏上小路之后,便发现自己和吴宣儿的马全都不见了,这更加印证了心中的某种猜测,周牧青内心急迫,直接运行体内灵气,疯狂地向着原来的路线狂奔而去。

        过了一会儿,只见前方是一个山谷,地上车辙的痕迹表明商队的确是进入了这里面,于是周牧青沿着痕迹一直追到山谷之内,而不久之后,周牧青便直接停下了脚步。

        痕迹消失了!

        周牧青平缓着呼吸,凝重地看着四周的环境,这里地势险要,正是个伏击的好地方。难道他们已经……

        “周牧青是吧?”就在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周牧青循声看去,只见远处有一个中年人正面对着周牧青站在那里,背负着双手。

        周牧青视线喂喂左移,瞬间眼神一凝,只见现在那个中年人右边站着的,正是之前树林中消失的吴宣儿!

        周牧青已经全都明白了,现在多说已经无用,只是感觉胸口传来一阵阵疼痛,心里发堵。

        “哈哈,哈哈哈,”周牧青自嘲地笑了一声,说道:“枉我们曾经共患难同进退,竟是没能发现你是如此薄情寡义之人!”

        “周牧青!”吴宣儿一声厉喝,冷漠地说道:“别和我提那些陈年往事,现在我只是在为吴家考虑,况且当时本就没什么情义可言。多说无益,今日你走不出这座山谷!”

        周牧青的脑海嗡鸣,吴宣儿的话在周牧青的脑海之中回响不断,挥之不去。

        周牧青踉跄一下,有些失神,曾经的种种浮现心头,带起一股锥心刺骨的痛。

        “老大,我冷……”

        “就这样好啦,我睡觉很乖,不会打扰你的!”

        “老大……”

        用手猛地一抓头发,满手的发丝掉落。周牧青猛然抬起头,恨声说道:“那就来吧!我倒是要看看,今日我周牧青怎么出不得这山谷!”

        那名中年人眼神一凝,整个人的气势轰然爆发,同时取出一杆长枪,向着周牧青暴冲而来!

        “开灵境中期!”周牧青眼神一凝,怪不得吴宣儿一点儿也不担心,而且周府商队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直接从世间蒸发一般消失,原来是有这等高手!

        周牧青不敢有丝毫怠慢,直接将灵气涌入龙纹之中,惊天动地的龙吟之声响起,一抹血光闪过,惊龙剑便出现在周牧青手中。

        “撼山撞!”周牧青直接施展撼山撞,一剑向着中年人斩去。

        中年人之前的距离很远,所以直到此时才到了周牧青近前,眼见周牧青竟是气势不俗,不由得开始重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