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科幻小说 - 一品容华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六章 群芳(四)

第一百七十六章 群芳(四)

        程锦容只见过叶轻云一回,对她的印象却十分深刻,起身去开了门。

        站在门外的红衣少女,正是叶轻云。

        叶轻云浓眉一挑,和程锦容点头示意,然后快步进了屋子。

        江敏脸上犹有泪痕,叶轻云也没起疑心,张口安慰道:“琴弦断就断了,又不是什么大事,别哭了。”

        江敏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多谢叶妹妹来看我。对了,你不留在殿内,怎么出来了?”

        叶轻云耸耸肩,随口笑道:“我刚才在殿内舞剑,大概是将吓倒一众诰命夫人了。皇贵妃娘娘张口让我退下休息片刻,我就出来了。”

        江敏:……这个叶轻云,竟然真的在圣前舞剑!

        程锦容:……果然是个耿直的姑娘!

        叶轻云想起刚才的情景,颇有些自得:“你们两个,刚才没在殿内,没能看到我舞剑时的飒爽英姿,真是太可惜了!其实,我本来还想当众邀战,请一位皇子殿下过过招。不过,我怕把祖母气晕过去,勉强忍了。”

        江敏又是:“……”

        程锦容抿唇笑了起来:“叶姑娘真是好胆魄!”

        叶轻云自得了片刻,又叹了口气:“这算什么有胆魄!如果我真的胆大,今日根本不会进宫。”

        “我从没想过要做什么皇子妃。今日皇后娘娘的生辰宴,摆明了就是选皇子妃的。祖母硬逼着我来,我再不乐意,还得应下。”

        “不过,我估摸着,今日舞剑过后,哪位皇子殿下也不敢娶我了。哈哈哈!”

        叶轻云笑得真心实意地畅快,爽朗的笑声极具感染力。

        程锦容和江敏对视一眼,忍不住一起笑了起来。

        闲着无事,三人闲聊了起来。

        叶轻云对程锦容考进太医院之事十分好奇,追问个不停。

        这也没什么不可说的。程锦容便捡着其中有趣的事说了一些。至于进宫之后为裴皇后看诊之事,叶轻云不敢问也不能问。

        “程锦容!你真是厉害!”叶轻云用力拍了拍程锦容的肩膀,爽朗笑道:“你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

        豪爽之气,犹胜过男子。

        程锦容对率直爽朗的叶轻云也颇有好感,闻言笑着打趣:“交朋友无妨。日后可别让人拿帖子去太医院官署请我。”

        叶轻云哈哈笑了起来:“你不说我还没想起来呢!以后要是身子不适,直接找你看诊便是。”

        江敏微笑着听两人说话逗趣,混乱的情绪渐渐平静。

        三人在屋子里待了半个时辰左右,便有宫女前来传召:“宫宴即将开始,皇后娘娘令三位姑娘一同去赴宴。”

        三人一同应下。

        此时,江敏的情绪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临走前,她握了握程锦容的手。

        程锦容心中暗叹,反手握住江敏的手,相携去了正殿。

        ……

        宣和帝已经领着几位皇子离去。

        到底是后宫饮宴,一堆诰命夫人和待字闺中的少女,皇子们留下就太着痕迹了。

        卫国公夫人和靖国公夫人坐在一处,江敏和叶轻云一同过去,各自被自己的祖母用“恨铁不成钢”“这笔账先记下回去再算”的目光瞪了一眼。

        江敏低下头。

        叶轻云还是那副大咧咧的样子,在靖国公夫人的身后坐下。靖国公夫人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今天第一百次后悔,真不该带叶轻云进宫。

        天家选皇子妃的机会,实在太难得了。

        二皇子四皇子五皇子都到了定亲之龄,年龄合适家世出众的贵女,说少不少,说多其实也不太多。叶轻云相貌家世毫无疑问都够资格,奈何这性情脾气……

        别说什么皇子妃了。只怕今日一过,根本没人敢来靖国公府提亲。

        靖国公夫人越想越懊恼,面上倒是没露端倪,和卫国公夫人交换了一个“家里有这个不争气不成器的东西真是没办法”的眼神。

        卫国公夫人的心情也没好到哪儿去。

        卫国公府上下对江敏皆寄予厚望。谁能想到,江敏在关键时候出了岔子。天子心中定然不喜……

        程锦容回了裴皇后的身侧。

        美味佳肴源源不断地呈了上来。

        程锦容此时就有些尴尬了。她随行伺候裴皇后,只有站着的份,没有列席的资格。也就是说,她得一直站到宫宴结束,才能退下用膳。

        寿宁公主和康宁公主坐了一席。

        寿宁公主故意抬头瞥了程锦容一眼,心里冷笑一声。

        母后再宠爱你又能如何?这等场合,还不是得一直站着伺候?

        就在此时,裴皇后轻声吩咐菘蓝:“在本宫身后再添一席,请程太医入座。”

        寿宁公主:“……”

        宫宴惯例,长辈坐在前席,晚辈坐在长辈身后。再添一席,搬一张低矮的饭桌便可,不费什么事。

        可凭什么程锦容能坐在母后身后?

        寿宁公主目光嗖嗖冒火星,如果目光能化为实质,只怕程锦容已千疮百孔。

        程锦容察觉到寿宁公主不善的目光,却视若未见。

        从她进宫见到裴皇后的那一刻起,她和二皇子寿宁公主便已站到了对立面。寿宁公主厌恶也好,嫉恨也罢,她都不会将亲娘拱手让人。

        ……

        裴皇后露面半日,身体已经有些撑不住了。

        宫宴开始没到半个时辰,程锦容便察觉裴皇后身体微微晃了晃,心里一沉,立刻起身进言:“娘娘凤体乏力,微臣恭请娘娘退席休息片刻。”

        裴皇后也未硬撑,略一点头,然后对郑皇贵妃说道:“皇贵妃在此操持,本宫先回寝宫休息一会儿。”

        郑皇贵妃巴不得裴皇后再次一病不起,忙起身:“臣妾领命,臣妾恭送皇后娘娘。”

        众人一同起身恭送裴皇后。

        程锦容上前,扶着裴皇后的胳膊。裴皇后确实累了,也没了力气,只得将半个身子靠在程锦容的身上。

        寿宁公主迅疾起身,走了过来,扶住裴皇后另一边胳膊:“女儿扶母后回寝宫。”

        当着众人的面,裴皇后没有推拒寿宁公主的好意,笑着嗯了一声。不过,身子还是靠着程锦容那一边。

        寿宁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