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其他小说 - 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在线阅读 - 第720章 姐姐

第720章 姐姐

        夜雨磅礴,闪电划破夜空。

        在漆黑蜿蜒的山路上,一匹骏马在雨中急行。

        咔嚓。

        电光划过,几乎要将整个天空劈开,也将周围的一切在瞬间照的宛如白昼。

        雨水划过骑士的脸庞,将他身上的皮甲打湿,也露出了半张苍白的面孔。

        夜路崎岖,但骏马在黑暗中驰骋却似乎不受任何影响,雷声轰鸣雨下的更大了,直到许久过后疾行中的骑士才慢慢降低速度。

        在他视线的尽头,一座古堡在黑暗中耸立,交错的电光里让远处的古堡像一只隐藏在黑暗中的野兽。

        还没等靠近,古堡的大门就自动打开,骑士翻身下马,甩了甩身上的雨水。

        “已经很晚了,克洛伊小姐。”

        屋檐下的阴影里露出了一张苍老的面孔,哪怕是在深夜,老人身上的黑礼服也穿戴的整整齐齐,上面看不到一丝褶皱。

        他目光沉稳,声音不大却直接穿透夜雨,落入来人耳中。

        掀开头上的兜帽,甩了甩被打湿的发尖,克洛伊看起来疲惫而虚弱,但她的目光依旧坚定。

        “我来提交任务!”

        “请跟我来。”老人眼睛闪动了一下,似乎打算说些什么,可他视线下移,注意到克洛伊皮甲上的斑驳印记,还有隐约的血色,便收回目光点点头,身影消失在黑暗中。

        正门被打开,微黄的光亮在黑暗里似乎拥有一种让人感到温暖的力量,克洛伊系好缰绳,从马背上取下了一个包裹,然后快步走入正厅。

        刚才说话的老人已经等候在大厅里,克罗伊快步走的身前,将手中的包裹放在桌子上。

        “我完成了伯爵大人的三号密令,这是证据,现在我应该得到我应得的奖励了吧?”

        放好东西,克洛伊迫不及待的说道。

        老人放下手中的鹅毛笔慢条斯理的打开克洛伊的包裹,随即他目光微凝,“是你独自完成的这个任务?”

        “有问题吗?”克洛伊反问道。

        “没有,但为了完成它,你所付出的代价,恐怕已经超过了这次任务的所得。”

        老人轻巧的将收到的包裹从桌上拿下,“任务有效,您可以从奖励中任选其一……”

        “唤灵药剂!”

        克洛伊毫不犹豫的说道。

        “请稍等。”

        老者似乎并不感到意外,他执笔记录了些什么,然后冲克洛伊点点头。

        “亲爱的克洛伊……”

        就在这时一个略显浮夸的声音传来,克洛伊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她依然保持着之前的动作,甚至连抬头看上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城堡内部的装修简洁,并不像其他贵族那样充满了奢华而又浮夸的装饰,整个一楼最显眼的就是放置在正对门口的长桌。

        在桌子侧后方,则是通向二楼的楼梯,此时一位睡眼惺忪的男子靠着扶手漫不经心的说着。

        “多伦先生我希望可以立刻得到我的奖励。”克洛伊催促道。

        “多伦先生。”

        楼梯边上的男子开口,“在伯爵领,按照规矩,珍贵级别以上的药剂并不能保证库存,如果晚上一两天应该也是允许的吧。”

        克洛伊嘴唇微抿,她抬头扫视了一眼身前的老人,从对方的眼睛中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下一刻她干脆利落的转身,向门外走去。

        “克洛伊小姐,从这里到最近的城镇需要多久我想你比我更清楚,离天亮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你确定要在身体受伤的同时在夜雨中急行吗?”

        男子轻笑一声。

        “我们的灵魂强大,但身体却依然脆弱。”

        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克洛伊继续向前走去。

        “我听说你的弟弟……”

        啪。

        克洛伊猛地停下脚步,虽然没有回头,但任何人都可以感受到她纤细的身体上引而不发的力量。

        “他只是一时糊涂所以才被人趁机设下圈套,他依然忠于王室。”

        “但我听说,他和有些人走得很近。”

        克洛伊慢慢的转过身,一直紧绷的表情似乎缓和了下来,“他为自己疏忽付出了几乎生命的代价,我想这足以证明一切了。”

        “哈维尔先生。”

        被称作哈维尔的男子笑了笑,慢慢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为什么我们两个每一次见面都要像现在这样剑拔弩张?”

        “如果你愿意接受我的爱意,那么我想安格鲁家族也不会没落到如今这般田地……”

        “连一个贵族最后的尊严都没办法维持。”

        “尊严从来都不是别人给的。”

        克罗伊只是坚定的回答了一句,便不再言语。

        “清醒一点吧,克洛伊小姐,您的弟弟实在是没可能振兴安格鲁家族的,就算勉强可以经过初醒,可这种程度的灵魂异变是没办法遗传的。”

        “所以……”

        哈维尔摊了摊手。

        “那是我的事。”

        克洛伊平静的回答了一句,便打算转身离开。

        “等一等。”

        一道蓝光闪过,克洛伊下意识的抬手,入手处一片冰凉,透明的容器里是湛蓝色的液体。

        “你的药剂。”

        “另外告诉你一个消息。”

        “边境局势升级,王国正是用人之际,如果可以在接下来的行动中立下足够的功劳。”

        “不但会有力量晋升上的帮助,甚至有可能破例册封新的贵族,包括女性!”

        克洛伊眼睛微微一亮,“具体都有什么任务?”

        “别着急,用不了多久就会有详细的条例颁布,如果想要振兴你的家族,这是一个不容错过的好机会。”

        “谢谢!”

        生硬的挤出一句感谢,克洛伊收好药剂带上兜帽,穿入到夜雨之中,马蹄声响起,很快消失不见。

        “少爷……”

        “我知道你打算说些什么。”

        哈维尔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我喜欢有挑战的战斗,女人也是。”

        “条件虽好,可一旦加入就没办法像现在这样自由了,到时候我有很多办法可以让她屈服。”

        “另外记得把那些尾巴处理干净,我不希望克洛伊从他那个白痴弟弟身上的意外看出端倪。”

        “真是个蠢货,身为贵族,哪怕是没落的贵族竟然会相信那些偏激的言论和邪说,在没经实验的情况下就敢轻易尝试。”

        “这次算他命大,竟然没有灵魂破裂而死,不过……如果克洛伊给他的弟弟服下了唤灵药剂。”

        “呵呵,亲眼看到自己弟弟的脑袋爆掉,想必她一定会十分绝望和内疚吧。”

        夜色渐浓,门外的大雨似乎要下到世界尽头。

        …………

        咚咚咚。

        “罗杰……先生,约瑟夫先生的马车到了,随行的还有他本人。”

        艾米丽小声的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哪怕隔着一道门她也会下意识的感到心中发凉,就好像门后隐藏着什么可怕的怪物。

        亨里克……不,应该说是罗杰,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会突然改名,但在生死关头徘徊的特殊经历也许会真的改变一个人。

        “或许是通过一个名字而重新开始吧。”艾米丽默默地想到。

        “让他在客厅等我。”

        房间里罗杰睁开眼,他赤着的上半身上画满了复杂的纹路,那些黑色的染料似乎渗入到皮肤中,随着他的声音,颜色慢慢消失。

        他穿好衣服,穿过走廊来到了一楼。

        客厅里,约瑟夫靠在沙发上不顾形象的伸展着,看到了罗杰他轻笑一声,“嘿,你的气色看起来好极了,我敢打赌,没人会相信你恢复的这么快。”

        “按照你的要求,我送来了一些新东西,说实话那些玩意儿可不好找,我托了很多关系,花了很多……”

        “你要的东西。”

        罗杰随手抛出一个瓶子,约瑟夫眼前一亮,手忙脚乱的抱在了怀中。

        “老天,如果我摔坏了可怎么办?”

        约瑟夫作出一副后怕的样子。

        手指般粗细的透明试管里是近乎澄清的液体,透过阳光,里面的液体却呈现出微弱的七彩光泽。

        “这么快?”

        约瑟夫显然没想到可以在第二次到来时就得到成品药剂,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手中的药剂,许久过后才抬头问道。

        “这东西是做什么用的?”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罗杰坐在约瑟夫的对面,翻过自己面前的空杯,将红茶注入其中。

        “上面标有刻度,根据自己的需求适量服用,但在服用的同时,最好准备好合适的女伴……呃……或者男伴。”

        “这东西我怎么可能用得上?”

        约瑟夫摆了摆手,却手脚麻利的将手中的试管收好。

        “说实话,我这次亲自过来除了运送一批物资之外,最重要的是打算看看你的身体状况。”

        约瑟夫一副热心的样子,“几天没见,你的身体恢复的不错,这样的话应该可以能够一起外出参加宴会了。”

        “宴会?”

        “没兴趣。”罗杰摆了摆手,身体的原主人因为年轻气盛,也许会沉迷于这种活动之中。

        上流社会在这些方面是比较糜烂和开放的。

        只要满足了一定年龄,私下里的多人派对不会少,至于宴会的主题,哪怕对外的宣传多么高大上,最终都极有可能会导向一个局面。

        虽然也有例外,但着实不多。

        毕竟在这个世界可供娱乐的方式实在太少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约瑟夫立刻明白了罗杰的想法,“你大病初愈,身体也只不过是勉强恢复,这时候带你参加那种宴会我还是人吗?”

        “呵呵。”

        罗杰冷笑一声。

        “不是正式场合的宴会,算是一场野外郊游,发起这次活动的是绿森堡的比斯卡,她的父亲是个男爵,本来爵位已经岌岌可危了。”

        “啧啧,谁曾想,她的哥哥在不久前的边境动荡中立下了功劳,虽然瞎了一只眼,断了一条手,但至少保住了贵族的传承,甚至还额外被赐予了一大块土地。”

        “边境动荡?你是说和联邦的冲突?”罗杰突然开口道。

        “还能是哪个?”

        “身体残疾,她的哥哥已经没办法适应接下来的战斗了,处理了身上的伤势便被送回了领地。”

        约瑟夫随口回答道,“现在应该就在绿堡中养伤。”

        听到这条消息,罗杰心头一动。

        “这次郊游是什么时候?”

        “就在后天,到时候你可以坐我的马车一起去。”

        “当然,还有一个前提。”

        约瑟夫缩了缩脖子,“你要得到克洛伊的同意,我可不想再被她踢上一次。”

        出乎于约瑟夫的意料之外,以往他当着自己的好友的面提到他的姐姐克洛伊的时候,总会看到对方表现出一副敢怒不敢言的神色。

        可一次,坐在他对面的瘦弱青年却一脸平静,单从表情根本没办法看出任何想法。

        “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竟然可以让一个人改变这么多?”

        约瑟夫也没多想,他摸了摸口袋里的试剂,心中一片火热。

        就在这时庄园外传来一阵马蹄声。

        约瑟夫透过窗子向外看去,一道纤细的身影骑着矫健的骏马步入庄园。

        “克洛伊小姐。”

        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变,不过他很快就变得镇定下来,“作为朋友,在你生病的期间前来探望……”他默默的给自己打着气。

        但声音却越说越小,看来约瑟夫在克罗伊手下没少吃了苦头。

        罗杰没有起身,在记忆中身体的原主人和他的姐姐并不是特别亲密。

        “你的气色看起来好极了!”

        克洛伊大步向罗杰走来,也不顾约瑟夫站在一旁,上前便给罗杰一个大大的拥抱。

        脸旁边上传来柔软的触感,这个拥抱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罗杰甚至怀疑如果不是因为他现在不需要呼吸,绝对会陷入到克洛伊胸前的温柔里而导致窒息。

        “咳咳,午安,克洛伊小姐。”

        约瑟夫尴尬地打着招呼,但眼前的女人显然忽视了他的存在,宠溺的看着自己的弟弟。

        “我给你准备了一些药物,还有一些营养品,到时候会吩咐下去,每天记得按时服用。”

        “另外……等这次把身体彻底养好之后,就不要像之前那样胡闹了。”

        罗杰低着头,目光下垂,任由克洛伊的手掌在自己的脸上划过。

        “过段时间我会出去一趟,从现在开始你要学会照顾自己了。”

        事无巨细的说了一大堆,最后叮嘱道。

        “你要离开,去哪儿?”

        罗杰下意识的问道。

        “嗯……边境吧。”

        克洛伊随口回答了一句,听到她的答案罗杰脸上没有任何变化,但心底却闪过一丝异常。

        又是边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