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其他小说 - 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在线阅读 - 第723章 蝰蛇

第723章 蝰蛇

        羡慕、嫉妒,怀疑种种情绪不一而足,约瑟夫感觉自己的脚步都轻快了许多。

        “薇拉怎么会答应他,是打算开个玩笑还是找点乐子?”

        有人议论纷纷,看到两人离开的背影,法尔的脸色逐渐变得难看起来,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如果薇拉拒绝了所有人,那他可能心里会好受一些。

        可是现在刚刚拒绝了自己,转身竟然答应了一个……

        “优胜者,法尔先生,你是这次狩猎比赛当之无愧的优胜者!”

        耳边传来比斯卡的声音,她看着法尔雄壮的身体,“让我们欢呼吧,为优胜者鼓掌,同样都是勇士,我想你一定能和德罗斯愉快的相处。”

        比斯卡恰到好处的眨了眨眼,“我听说你也有从军的经验,那么你们两个一定有很多共同话题。”

        法尔的脸色稍缓冲比斯卡笑了笑,周围传来了零星的呼喊和鼓掌声,只不过这时众人的注意力都没有集中在这里。

        隐约还可以听到关于薇拉和约瑟夫的议论声。

        一系列公式化的流程,直到许久过后,场中都没有再次出现薇拉和约瑟夫的身影。

        “那家伙会不会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

        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她声音不大,却被周围的几个同伴听了个清楚。

        “安德妮,注意你的言行,不要在背后议论别人!”比斯卡冷声制止道,但罗杰却注意到她的脸色有些不太自然。

        眼中闪过一丝了然,很明显,薇拉在酒杯中掺杂的药剂应该来自于比斯卡。

        如果进一步推断,那种药剂表现出来的某些特性,或许会是绿堡所独有的。

        东西在自己的肚子里走了一圈,身体没有吸收。但凭罗杰现在的见识,足可以推断出药剂的一些作用。

        他又从中做了一点手脚,嗯……如果一切顺利,约瑟夫应该会得偿所愿。

        我真是个好人。

        罗杰从心里默默的想到。

        有了比斯卡的态度,其他人虽然还在小声一轮,却不敢再继续讨论类似的话题。

        忙碌了一个下午,众人也有些疲惫,一缕夕阳挂在天边将丛林尽染的庄园点缀的异常美丽。

        阳光镀在叶片上呈现出缤纷的色彩。

        回到庄园里的时候,晚宴已经开始筹备,罗杰并没有看到约瑟夫的身影。

        经过重新梳洗,又换了一身新衣服之后,法尔却在比斯卡和邦迪的陪同下,来到了顶层的某个房间。

        庄园里有很多工作人员,其中的大多数都是普通人,罗杰只是感觉他们手脚麻利,眼神明亮,其余的以他现在的状态也没办法分辨太多。

        不过按照他的推断,这个庄园似乎外松内紧,看起来一片祥和,但很多地方却都有刻意安排的痕迹。

        “有古怪,似乎在保护着那个德罗斯。”

        “只是正常安排,还是和他之前的身份有所关联?”

        大厅里响起了优美的音乐,下午猎取的猎物也在经过精心烹饪之后被端到了长条桌上。

        目送这几人的身影消失,罗杰默默地收回目光,然后找了一个没人打扰的角落。

        本就身份低微,再加上下午和薇拉的一个小插曲,这时候自然没有人过来打扰罗杰。

        有几个小贵族的女儿原本对罗杰英俊的相貌有些兴趣,不过从他人的口中得到一些讯息之后,也立刻变得兴致缺缺。

        罗杰落了个清静,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其他方面。

        三楼。

        比斯卡和法尔愉快地交谈着,两人相谈甚欢,一向骄傲刻薄的比斯卡眼中竟然流露出了一些倾慕。

        邦迪偶尔插嘴,气氛一时变得十分愉悦。

        表面上没说,但比斯卡举办这次宴会一共有几层含义。

        一方面是为了彰显绿堡男爵的新身份,另一方面她也希望借此机会结识一些其他贵族。

        以比斯卡现在的年纪,如果放在寻常贵族家中,恐怕已经是四五个孩子的母亲了,但因为家庭衰落,她的婚姻也成了问题。

        这时候恰好可以趁此机会筛选一下。

        此时她频频点头,这时候才发现法尔这个以前并不了解的男士似乎有一种特别的魅力。

        “我听说了你的成绩,真是了不起!”德罗斯坐在房间里,笑着向法尔比了个手势。

        “抱歉,身体有些不适。”

        脸色微微一白,他轻声咳嗽了几声,没有起身回应法尔的礼仪。

        “这是了不起的荣誉,王国会永远铭记。”法尔恰到好处的赞美。

        众人落座围成了一个小弧形,像是一场轻松的茶话会。

        愉快的交流了一段时间,德罗斯适时的表现出了一点疲惫。

        “宴会的准备工作应该已经差不多了,再不开始其他人该等不及了。”

        邦迪开口道。

        他眼中闪烁着一些意味不明的光芒,但身体的肌肉放松,警惕心似乎下降了很多。

        而此时,在庄园周围的密林里,德罗斯等人身边发生的一切正事无巨细的出现在几道身影的眼前。

        “这个法尔应该没有问题。”有人开口道。

        “我查过他的信息,身世清白,虽然风流了一些,但都在正常范围之内,另外他整个家族的势力蒸蒸日上,没有任何背叛的理由。”

        “不要放松警惕。”

        “这是我们留下的一个缺口,哪怕明知其中有些危险,但我想联邦的间谍们也不愿意放弃这种机会。”

        “不到最后一刻,不要掉以轻心。”

        “目前为止,他的可疑性最大。”

        “绿堡周围,几乎已经没有中大型野兽了,这家伙捕获的那只藤豹是我们精心准备的。”

        “哈维尔先生已经进入了庄园,我们要做好外部的警戒工作!”

        众人一边观察一边分析。

        当看到法尔三人站起身向门外走去的时候,所有人似乎都长出了一口气。

        “呼……看样子不是他。”

        可就在这时,离门口还有三五步的法尔却突然停下脚步,众人心中一惊,却见法尔慢慢地转过头。

        他露出了一个有些拘谨的笑容,“德罗斯先生,知道我最羡慕你哪一点吗?”

        德罗斯一脸疑惑。

        “你的运气真好,有这样一位美丽而又知心的妹妹。”

        刹那间,近乎凝固的气氛突然被打破。

        德罗斯哈哈大笑,站在法尔身边的邦迪也放松下来,至于被夸赞的比斯卡则一脸羞涩的低下头。

        突然的紧张和放松过后,所有人都有了刹那间的疏忽,下一个瞬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邦迪最先反应过来。

        他猛的抬起头,在惊异的目光中,原本看起来有些拘谨的法尔此时却目露凶光,如同一只咆哮的雄狮。

        他轻轻一拍,身体横移,还沉浸在美妙幻想中的比斯卡便被他击晕,然后整个人横飞出去,撞向了惊愕中的邦迪!

        “联邦间谍!”

        隐藏在庄园外的众人也发现了异常纷纷发出警示,邦迪顺势接过比斯卡的身体,可随即一股特殊的香气便涌入鼻息。

        大脑中一片昏厥,他想要张嘴呼喊,却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下一秒,他眼中爆出一团精光。

        白色的光芒充斥了整个眼球。

        特殊的气息从身上绽放,而与此同时,闲坐在楼下的罗杰若有所思的皱了皱眉。

        “看来事情果然没那么简单。”

        击晕了比斯卡又拖延了时间,法尔的双眼也变得一片纯白,他如同一只矫健的猎豹一般扑了出去。

        但他攻击的目标却不是坐在矮桌后面的德罗斯,而是他身后两侧的一片虚无。

        咔嚓,伴随着一声脆响,血光乍现,一道被撕成两截的身影凭空出现。

        如果罗杰呆在这里,此时一定会感到惊讶。

        法尔虽然看起来强壮,可远远达不到可以赤手空拳将一个成年人撕碎的程度。

        可就在刚才的一瞬间,他的力量竟毫无征兆的增长到一个可怕的程度。

        德罗斯也发现了危机,飞快地向后退去,口中发出惊呼,“灵魂已经完成了觉醒,你不是法尔,你是谁!!”

        法尔身体抖动,整个人逐渐改变了模样,他一语不发,只是疯狂的冲向德罗斯。

        唰唰!

        窗帘后也窜出两道身影,可这些人根本没办法抵挡法尔的强大几乎瞬间便被击溃。

        眼看德罗斯即将被逼迫到角落里退无可退的时候,斜刺里一道身影闪现,如同山岳般挡住了法尔前进的步伐。

        “只有你一个吗?”

        哈维尔面容冷酷。

        见到哈维尔的一瞬间,法尔脸色狂变,身形猛的向前扑去但他的目标却不是哈维尔或者德罗斯。

        而是不远处的落地窗。

        “你逃不掉的!”

        哈维尔狞笑一声,一脚踢在法尔的肋间。

        咔嚓一声脆响,他整个人如同炮弹飞出砸在了周围的墙壁上,口中喷出一团紫色的血雾。

        这段诡异的血雾瞬间消散在空气中。

        还没等法尔站起身,从异常状态摆脱出来的邦迪已经来到他的身边,而此时房门大开,有人堵住了门口并将法尔团团围住。

        在挣扎中,邦迪将两块弧形铁环相扣,紧紧的套在法尔的头颅上。

        刹那间,法尔身上的力量似乎被抽了个干干净净,纯白色的双眼恢复正常,眼神犹豫了一下,刚想挣扎却被轻易的掀翻在地。

        “没用的,像你这样的低等超凡者,一旦被锁灵环控制住,灵魂力量无法激发,身体便和普通人没有多少区别。”

        哈维尔笑着摩挲了一下食指上带着的一枚铁环,法尔脸色狂变发出一声惨哼。

        “对灵魂的刺击太多会把你冲击成一个白痴,如果不想在死前承受太多痛苦,那么就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诉我。”

        法尔头上的圆环散发出微光。

        “你的谎言瞒不过我,按我说的去做,我答应给你个痛快。”

        哈维尔狞笑一声。

        他所谓的宽恕只是没有痛苦的死亡。

        但哈维尔并不担心法尔会拒绝他的要求,来自灵魂上的疼痛超过一切,能够忍受的凤毛麟角。

        果然,没坚持太久,满头大汗的法尔便屈服下来。

        “我叫奥克斯,隶属于审查局的侦查小队,代号蝰蛇……”

        “我是唯一的人员,没有其他人了!”

        圆环上的光芒依旧,似乎证明这个名叫奥克斯的间谍没有说谎,但哈维尔脸上却闪过一丝疑惑。

        “这不可能?”

        “审查局怎么会只派一个人?”

        “我……我不清楚,也许他们认为这只是一个陷阱,所以派我一个人试探一下。”

        “这只是一次试探任务。”

        奥克斯强调道。

        哈维尔挥了挥手,很快房间里的人便退了个干净,只留下他自己。

        “你们在边境的搜查进行到哪一步了?”

        哈维尔目光闪烁。

        他虽然隶属于王国的某个秘密机关,但身为一名贵族,他更需要站在自身的立场上思考问题。

        国王归国王,贵族的归贵族。

        比如说获得一些王室不想让他们知道的消息。

        “那个东西砸落在大地上恰好引发了大范围的地震,大地裂开一道缝隙,虽然在努力封所消息,但还是有很多人看到了地下深处的奇观……”

        “奇观,什么奇观?”

        哈维尔心中微紧,急声问道。

        从他父亲口中,他只知道在王国要塞发现了了不得的东西,太详细的,伯爵也没有透露太多。

        可是哈维尔从眼前这个间谍口中得知,似乎他们从裂开的地下深处还发现了其他东西?!

        奥克斯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哈维尔心中焦急摩挲了一下手上的指环。

        “啊……”

        这时候楼下似乎传了一阵嘈杂,伴随着隐约的呼喊,但哈维尔的全部注意力都被那条隐秘的消息所吸引。

        “说!”

        “到底是什么东西?!”

        “嘿嘿。”

        一声冷笑传来,双手抱头的法尔猛的直起身,他双眼一片澄清,脸上闪过一丝戏谑。

        “想知道吗?”

        “我不告诉你!”

        “你?!”

        哈维尔先是一怒,可随后背脊上渗出了一片冷汗。

        “不对,一个普通的间谍怎么会知道如此隐秘的消息?”

        “他在骗我?”

        “还是说……在隐藏实力?”

        在哈维尔惊恐的目光中,他看到眼前的男人在自己身上连戳几下,下一秒强壮的身躯突然膨胀。

        他伸出粗大的双手握住头顶的圆环,在一声低吼中猛的将圆环扯碎!

        而这时门外的呼喊声才清晰的传入耳中。

        “杀人了!”

        “德罗斯先生杀人了!”

        “怪物!他是怪物!”

        “可怜的贵族,看来你们的国王隐瞒了很多消息!”

        奥克斯冷笑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