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其他小说 - 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在线阅读 - 第204章 死而复生

第204章 死而复生

        河谷镇,徬晚。

        一整天,关于沃尔夫工厂有怪物出没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虽然有一部分人在工厂里工作,但对于整个小镇却也只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

        夕阳缓缓坠落,橘红色的光芒将整个小镇镀上了一层温馨的颜色。

        出去游玩的孩子,工作下班儿的成人,整个小镇呈现出一副安定祥和的气息。

        艾米丽趁着店铺打折的最后一点时间买了一些紧急处理的食物,她是一个3o岁上下的女人,身材有些微胖。

        长得并不漂亮,身上还套了一件大号的格子衬衣,脸色有些苍白,出门的时候也没有精心的打扮自己。

        “明天见!”

        售货员公式化的打着招呼。

        艾米莉闻言露出了一个微笑,点点头,提着袋子离开了。

        “真是个可怜的女人。”

        售货员叹了口气,“好好的一个家庭,一场车祸全毁了!”

        艾米莉没有开车,自从那件事之后,她已经好几个月都没有碰过方向盘了。

        或许今后的一生都没办法做到。

        天色慢慢变得昏暗,艾米莉在街上机械的行走着,走了好一会儿当她回过神时,抬起头却看到了一条熟悉的街道。

        当初生的事仿佛历历在目。

        刹车声尖叫声,车窗破碎的声音,然后是轰然巨响,她昏迷前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就是浑身是血的丈夫拼命的将自己拖出车外。

        泪水夺眶而出。

        手中的食物洒落一地,艾米丽蹲下身,忍不住抱头痛哭。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慢慢的来到她的身边,蹲下身捡起地上散落的食物。

        “谢谢,我自己来就可以……”

        艾米丽擦干眼泪抬起头,可看到那张面孔的一瞬间,她的动作僵住了,身体剧烈的抖动着。

        欣喜、怀疑,迷惑,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她半蹲的身体向后退出一步,整个人摔倒在地上。

        熟悉的面孔熟悉的衣衫,除了那苍白的有些过分的皮肤之外,眼前这个男人分明就是自己的丈夫!

        “史蒂夫,是你吗?”

        艾米丽颤抖着伸出手,可动作只做了一半儿,她就惊恐的缩了回去。

        最近这几个月,类似的情形她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这样就好,只要能再多看你一眼就很好了。”

        可就在这时捡完了地上的食物男人上前一步,主动牵起了艾米丽的手。

        虽然从对面这个男人身体上传递过来的温度有些低,可那种充实感是幻象不能取代的。

        艾米丽喜极而泣。

        浑浑噩噩的大脑让她下意识的忽略了很多问题,“哪怕是幻觉也好!”

        艾米丽握住男人的大手。

        “史蒂夫,跟我走,我们回家!”

        “一定是神灵听到了我的声音,才把你送回到身边。”

        艾米丽拉着男人飞快地向家中跑去,她欢快的像个孩子,笑容再次回到了她的脸上。

        等回到家中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艾米丽打开灯,先是将自己的丈夫推到沙上,紧接着拿起手机,她迫不及待的要将眼前看到的一切分享给自己的亲人。

        “亲爱的,从今天起我们一刻也不要分开!”

        艾米丽不知道的是,在此时此刻,在河谷镇之中,还有无数个家庭生着和她身上类似的事。

        第二天一早,一辆汽车进入了小镇,天还没亮,小镇上静悄悄的。

        汽车慢慢的停靠在路边,一个身材微微福的中年女人打开车门,不远处的房屋灯火通明,很明显房子主人彻夜未眠。

        “嘭嘭嘭!”

        女人按了几下门铃,见没人回应,便用力的拍打着房门。

        “艾米丽!”

        “艾米丽!”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的声音太大,吵到了隔壁邻居家的狗,连续不停的狗吠声从不远处传来。

        女人低声咒骂了几句,不再敲门,而是跑回到车上找出一把钥匙。

        咔嚓!

        房门打开,中年女人匆匆忙忙地冲了进去。

        “艾米丽,你在哪儿?”

        “妈妈来看你了。”

        中年女人的脸上布满了惶恐。

        “你昨天打电话告诉我说史蒂夫回来了?”

        因为开车时的疏忽,几个月之前,艾米丽生了重大的车祸,她侥幸逃过了一劫,可她的丈夫和肚子里的孩子在车祸中同时丧生。

        自那时起,她就经常出现幻觉,不过像昨晚那样言之凿凿的样子还是第一次。

        没在一楼找到人,中年女人踩着高跟鞋来到了二楼。

        推开卧室的门,房间里一片凌乱,床单被子裹成一团,就好像昨晚有人在上面睡过一样。

        “艾米丽!”

        中年女人从楼梯上走下来大声的喊着,就当她心急如焚打算报警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一楼的某个地方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艾米丽?”

        “是你吗?”

        中年女人寻声找去,高跟鞋敲在木板上出清脆的声音,随着靠的越来越近,一股莫名的情绪出现在心中。

        声音从后门的地方传来。

        中年女人推开房门,艾米丽正坐在后门门口附近的台阶上,她弓着腰,肩膀起伏着,耳边传来怪异的咀嚼声。

        听到身后传来的响动,艾米丽停下了动作,然后慢慢的转过头。

        披头散,脸上一片污浊,嘴张的极大,里面塞满了褐色的泥土,转身的动作,似乎压迫到肠胃,艾米丽双眼微凸,疯狂的呕吐起来。

        哇!

        在中年女人惊恐的目光中,她看到了艾米丽吐出了一大滩一大滩的泥块儿!

        “啊!!”

        女人刺耳的叫声传出极远极远……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狗吠声似乎也停止了。

        3o分钟之后,当中年女人将腹部肿胀,神志不清的艾米丽送到医院的时候,竟然看到了许多例和艾米丽相似的患者。

        “医生,到底生了什么?”

        “是新型的传染疾病吗?”

        面对诸多家属的询问,小镇医院的医护人员也无能为力。

        “我们初步怀疑是一种神经性毒素。”

        有医生站出来替众人做了一个简单的解答。

        “大家耐心一点,给我们一点时间,另外我们已经通知了联邦疾控防御中心的工作人员。”

        “请大家放心!”

        众人心中稍安,折腾了一整个早晨,太阳也缓缓升起,可就在这时,走廊尽头的房间里却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下一刻惨叫声接二连三的传来,众人转过身,便看到挣扎着从病房门口冲出来的医护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