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抗战最牛路霸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一章 似乎有点儿可爱了

第三百八十一章 似乎有点儿可爱了

        感谢熊猫at佳佳打赏支持,特地加更。

        原来,张克明心情本来就不好,也不愿意继续听刘美玉的唠叨,饭都没有吃完,他就去找李鲲鹏,想排解一下自己心中的郁闷。

        由于家离得比较远,中午李鲲鹏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办公室里休息,他看到张克明过来了,在办公室里说话也不方便,干脆就带着他出了战区司令部的大门,到街边的一个咖啡馆聊天儿,聊到了两点钟,李鲲鹏要回去上班,可是张克明心情极其恶劣,他自己肯定下午是没有心情去工作了,就拉着李鲲鹏继续吐苦水。

        李鲲鹏无可奈何,只好打电话跟单位请了假,又觉得自己不去上班,待在咖啡馆里影响不好,干脆就请张克明去自己家里。

        张克明知道李鲲鹏跟李秀明的关系极好,他不太想去他们家里看他们二人秀恩爱,撒狗粮。

        李鲲鹏知道张克明为什么这么难受,就说道:“女人对女人更加了解,你想继续追求林燕妮的话,秀明或许能够帮助你出出主意。”张克明这才跟着李鲲鹏一起回到了家里。

        突如其来的情况,令王锡林感到有些措手不及。他原本打算秘密抓捕李秀明和李鲲鹏,趁着日本谍报组织还没有发现李秀明等人被捕,对李秀明和李鲲鹏进行突击审问。如果在日本谍报组织察觉之前,能够审出有用的信息,这样就能够对日本谍报组织进行打击。

        现在却突然多了一个张克明,这件事情就有些麻烦了。

        如果此时进去抓李秀明和李鲲鹏,王锡林担心会伤到张克明,张可明不是一个普通人,他的父亲可是高层嫡系的嫡系,如果张克明出了意外,军统方面也不好交代。还有就算是顺利地抓捕了李秀明和李鲲鹏,当着张克明的面儿也不太好办。

        如果把张克明放走,担心他会走漏消息。连同张克明一起扣押,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王锡林经过反复地考虑,决定抓捕行动向后推迟,等到张克明离开之后,再对李秀明和李鲲鹏进行抓捕。

        在李鲲鹏家里,李秀明热情地招待了张克明,十分耐心地帮助张克明分析林燕妮的情况,并趁机打听高九和林燕妮的消息。

        林燕妮虽然回到武汉之后,并没有去军情处报到,但是张克明知道,林燕妮跟高九在一起。回到武汉以后,高九去过第九战区司令部,高九既然回到了武汉,林燕妮必然也是跟着回来了。

        李秀明得知了这个消息,当时就提议请张克明在家里吃晚饭,她要借着出去买菜来款待张克明的机会,将林燕妮和高九回到武汉的消息通知给日本谍报组织,让他们继续组织对高九和林燕妮的刺杀。

        李秀明自己出来了,对于王锡林来说,这是一个好机会。他当机立断,对手下的特务发出了信号,准备进行抓捕。就在这个时候,李秀明却突然回去了。

        由于担心暴露目标,此时,军统特务们所处的位置距离李秀明比较远,仓促行动来不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又回到了家里。

        王锡林正在纳闷儿,不明白李秀明为什么突然又回去了。他想有可能李秀明忘带什么东西了,比如说出门买菜忘带钱了,很有可能一会儿再出来,于是他决定再等等看。

        就在这时,他无意中看到,自己手下的两个特务在不远处的电线杆下面,假装聊天儿,又看到手下的一个特务装作小贩儿在那里卖香烟。王锡林忽然感到有些不对劲儿。

        他认为,李秀明整天生活在这里,周围经常活动的人李秀明应该是比较熟悉的,忽然冒出来这些陌生人,以李秀明敏锐的嗅觉,恐怕能够察觉出来危险。

        “不好,她应该是发现了。”王锡林脑子里闪过了这个念头。

        他决定不再等下去了,马上就向手下发出动手的信号,军统特务们就开始从四面向着李鲲鹏的家包围过去。

        午饭过后,张克明的母亲刘美玉心情十分恶劣,她想找自己的丈夫理论,可是丈夫已经离开了。她朝着张克明抱怨了一通,张克明借口上厕所也离开了。她心中一肚子火没处发泄,想了想后就吩咐人备车,她要去找林燕妮的母亲黄佩珊。

        军令部家属大院。

        林燕妮从武汉回来以后,在宁文、宁武等人的护送下,回家看望过林文翰和黄佩珊夫妇。

        黄佩珊被前不久汽车爆炸的事情吓坏了,死活不让林燕妮再跟高九来往了。林燕妮坚决不同意,她说道:“如今是战争年代,哪里没有危险?前线的将士们和那些无辜的百姓们,他们不认识我九哥,不照样处于危险之中吗?

        我身为一个军人,而且还是一个情报官员,遭遇到日本间谍的袭击十分正常。”

        林燕妮的胡搅蛮缠,令黄佩珊哭笑不得,却也无可奈何。林燕妮的性格其实很随黄佩珊,她年轻的时候又何尝不是如此。

        黄佩珊对林燕妮好说歹说,看到说服不了女儿,说了一通之后,也只好认命了,只是叮嘱林燕妮一定要小心。

        林燕妮说高九会保护她的安全的,然后,交给了黄佩珊一张5万米金的花旗银行的通兑汇票,说这是高九孝敬黄佩珊的。

        这5万米金真的是高九给林燕妮的,这些钱是来感谢林部长多次为他提供的帮助的,林部长是一个正直的人,不会收取贿赂,直接给他肯定是不行的,高九这才把钱给了李燕妮。

        其实,林家经济上并不是十分宽裕,林文翰身为国军高级将领,虽然能够享受各种优厚的福利待遇,但是工资每月却只有1360法币。黄佩珊是武汉妇女运动联合会的委员,每个月的工资只有340法币。林家的开销大,黄佩珊的娘家时不时的还会补贴他们一些。

        5万米金即使按照中央银行的兑换价格也是24万法币,黑市价格就更高了。最关键的还不是这个,由于抗战急需大批的外援,guo府方面对外汇管控极其严格,法币正在不断的贬值,米金是绝对的硬通货,你即使手里有法币,想换成米金也很难,更何况是这么多呢?

        黄佩珊看到高九出手如此大方,觉得这个准女婿似乎也不那么讨厌了。当林燕妮说高九要给他们在重庆买房或者修建公馆之后,黄佩珊忽然发现,自己的这个准女婿似乎有一点儿可爱了。她仔细想了想,高九是闻名天下的抗日英雄,就连军委会都对他十分器重,明摆着是前途无量的。而且高九本人身材高大,相貌英俊,一表人才,自己的女儿跟上这样的人物,说出去脸上也是有光彩的。

        于是她就不再反对林燕妮跟高九来往了,只是唠叨了一通,让她注意安全,还让林燕妮提醒高九,一定要注意安全,可不能让自己的女儿年纪轻轻的就守寡。

        黄佩珊的话虽然说得不好听,可是林燕妮看到母亲不再反对自己跟高九来往,还是感到十分开心。

        在高九出现之前,原本黄佩珊有和他们张家联姻的想法,因此和刘美玉走得很近。现在,她已经觉得张克明的确是比不上高九了,因此也不再主动跟刘美玉来往了。

        看到刘美玉找了上来,黄佩珊心情有些不好,可是,面子上的事情她还是要过得去的。刘美玉以前知道黄佩珊很讨厌高九,于是她见到黄佩珊之后,就开始滔滔不绝地诉苦,她把高九说得十分不堪,令黄佩珊心里很不痛快。

        刘美玉只顾着宣泄自己的情绪,没有注意黄佩珊的脸上,已经渐渐地表现出了不耐烦的神色。

        刘美玉和黄佩珊都是大家闺秀出身,可是刘美玉自从嫁人以后就一直是全职太太,黄佩珊好歹还在妇女委员会挂了个职,经常参与社会活动,眼界还是要比刘美玉高一些的。她现在已经看不上刘美玉所说的一些家常里短的话了,她尽可能的保持着耐心,劝解刘美玉说道:“现在是新时代了,儿女长大了,有些事情不是咱们这些做家长的,能够完全替他们做主的了。”

        刘美玉一直以为黄佩珊跟自己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看到黄佩珊似乎态度有所转变了,她的心情更加恶劣了。她不停地用她自己认为的道理,说高九是土匪,出身低微,没有前途,比不上他们家的克明等等,想劝说黄佩珊改变主意。

        黄佩珊是场面上的人,她心里早已经拿定了主意,不可能将女儿嫁给那个窝窝囊囊的张克明了。但是表面上她是不会表现出来这个意思的,她继续耐心地劝解刘美玉。

        刘美玉也不是个傻子,虽然黄佩珊态度十分和蔼,可是,她从黄佩珊的话语中仍然可以感觉到,林家似乎已经认可了林燕妮跟高九之间的关系了,他们家的张克明是没有希望了,她就对高九更加痛恨了。

        “土匪、流氓、恶棍……”刘美玉把各种难听的标签儿一个劲儿的往高九身上贴,听得黄佩珊也有些恼怒了。

        黄佩珊站起身来,正要下逐客令,客厅里的电话铃声却忽然响了起来。黄佩珊走过去接了电话,她听了两句之后,举着话筒对刘美玉说道:“美玉姐,是找你的电话。”

        刘美玉过去接了电话,听了几句之后,顿时呆在了那里,手里的电话也掉在了地上,片刻之后,她大叫一声:“克明。”然后跟黄佩珊连招呼都没有打一声,就直接奔了出去。

        黄佩珊感到莫名其妙,不过,从直觉上她感到可能是张克明出了什么事儿了。

        黄佩珊猜的没错,张克明真的出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