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陵夭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狼烟起(三)

第二十章 狼烟起(三)

        群楼顶,那原本供雷神号停落的足有数万平方米面积的广大平台,此时成了雷裔居最大的一处战圈,数千人在这里混战,场面近乎失控。

        不断有白金色身影从平台边缘跃上来加入战斗,只能勉强抵挡的警卫队已经完全处在了劣势,如果不是令行部的骨干挡住了绝大部分殿司,现在的警卫队人数恐怕还要减半。

        一头赤红色中碎甩动,两把三叉刺在欧阳琪手中动若游龙,抵挡着一个殿司的暗红镰刀,不时找准机会撕裂暗红衣袍在对方身上留下一道伤口。

        青色光剑与暗红镰刀碰撞,剑身断裂,剑柄有青光涌出,光剑再度恢复完整,班世手持特殊制式的光剑凭着丰富的战斗经验已经将一个殿司杀得节节败退、伤痕累累。

        宋峰、布莱恩等人也在,每人抵挡一个殿司,只不过相比班世、欧阳琪等人明显有些力不从心,一个疏忽就会被暗红镰刀那弯月状刀体伤到。

        只是在婚礼现场出现过的加西亚队长在雷电王殿现身就带着晨曦护送几位轩主躲避进工事了,纵使战斗的心情再强烈,也没有一个人违抗命令从工事里出来。

        晨曦并不是为了参加前队长婚礼而来的,事实上晨曦的每个成员都希望参加亚当这位前队长的婚礼,在他的带领下,晨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是令行部当之无愧的第一行动队。

        北美的天还处在观察期的危险阶段,晨曦原本是在令行部北美分部执勤,几天前接到保护轩主的新命令,与叶莲娜交接完工作才急匆匆赶来。

        虽有任务在身,但能参加前队长的婚礼,队里每一个成员都非常高兴,毕竟在这之前他们连来现场的机会都没有。

        命令大于一切,即使他们再想参加前队长的婚礼,也不能违抗命令,所以说他们由衷感谢这次接到的新命令。

        一抹白金色影子闪进顶楼的楼梯口,与殿卫身上的流云甲胄不同,这抹白金色没有金属的光泽,反而有种踏实的质感。

        凭借矫健的身手和对环境的熟悉,贝颖摆脱身后几个企图拖住自己的殿卫进了楼梯间,除了清洁人员几乎十数年无人走动的楼梯此时却也有着大大小小的战斗,令狭小的空间变得热闹起来。

        一进入楼梯间,贝颖就看到了被六个殿卫围攻的三名警卫,将楼梯拐角的空间占据得极满。警卫呈三角而立,保护着中间的小女孩,有的失去了胳膊,有的腹部血流不止,可即使如此,他们也咬牙忍痛奋力挥舞银色光剑,将小女孩护得严严实实。

        个体战斗力本就不如对方,敌人数量又两倍于己方,警卫三人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极限。

        一头被束起的白金色长发在脑后晃动,贝颖一步跃起,飞起一脚将一个试图偷袭的殿卫踢飞出去,娇躯灵活转动,一把短小的白金色匕首就插入了另一个殿卫漆黑面部。

        也不管爆开的黑色雾气,贝颖右手握紧成拳,穿过黑雾,裹挟着凛凛拳风轰在一个高举青铜长剑的殿卫身上。

        无视指骨传来的疼痛,她欺身而上,又是一把短小的白金色匕首出现在手中,角度刁钻地刺中殿卫那唯独没被头盔保护到的面部。

        一出手就干净利落地解决两个殿卫,换下伴娘服的贝颖一身深色作战服,火力全开,身手敏捷地绕到三名警卫身边,挡住仅剩的四个殿卫。

        少时,随着砰的一倒地声,一团黑色雾气爆开,围杀警卫和小女孩的六个殿卫就全部被贝颖解决。

        轻轻呼出一口气,袖子擦了下白净额头的汗珠,贝颖通过微米耳机说:“我是贝颖,孩子得救。”

        “谢谢。”耳机中传来佳娃的声音。

        贝颖看向相互倚靠坐在地上死去的警卫,即使死他们也没有闭上眼睛,不过那紧绷的脸上却因为小女孩的得救而多了丝放松。

        小女孩泪痕满面,瑟瑟发抖,明显受到了惊吓。

        “希望你能好,也但愿你以后……做个听话的孩子,不乱跑。”贝颖眼神复杂地摸了摸因贪玩没有知会父母就玩起躲猫猫而没能第一时间躲进地下工事的小女孩的脑袋,叹息地说了一句。

        将小女孩交给赶来的警卫,情绪瞬间收敛,贝颖捡起地上的白金色匕首,一步半层楼梯地飞跃下楼,冲向几层楼下的另一战圈。

        楼梯间的战斗,可远不止一处。

        危险的平台边缘,两团黑色雾气爆开,凡妮莎和绮娜各自解决了一个殿卫。

        “破坏我宝贝的婚礼,该死。”绮娜对着缓缓消散的黑雾狠狠地说了一句。

        “这大概是最让人难忘的婚礼了。”已经换下婚纱的凡妮莎站在平台边缘,朝下看了眼,数百米的高度足以让恐高症患者瘫软昏死过去。

        “不能让那两个家伙走。”穿着紧身作战服的绮娜也来到平台边缘,望着被踢下去顺势借助镰刀下降的衣袍破碎的狼狈殿司。

        两个殿司,已经下降了有三四十米的高度。

        “杀了那么人,当然不能放他们走。”凡妮莎平静的声音中有压抑着的愤怒。

        “影丝只有二百米。”

        “够了,走!”

        对视一眼,两女一同后退数步,下一秒后退改为前冲。数百米的高空,两个凹凸有致的倩影齐齐从平台边缘一步跃出,吸引了上百双眼睛。

        纵身跳出平台,高空中的两个倩影动作一致,腰部发力,娇躯水平旋转180度,紧接着如跳水运动员俯冲而下。

        跃出平台的一瞬,珍珠大小的金属球就从两女后腰的战术腰带中间射出,拉出纤细如发的金属丝,飞射过程中金属球弹出细小的倒刺和钩爪,深深嵌进.平台边缘的理石墙壁。

        战术腰带不断放出金属丝,两女飞快下降。俯冲缩短大半距离后,两女按下腰带一侧按钮,腰带停止放出金属丝。

        纤细如发的金属丝超乎想象的坚韧,拉拽着两女荡回玻璃墙面。两女再次按下腰带按钮,腰带继续放出金属丝。

        脚踩玻璃墙面,娇躯与地面平行,长发一黑一粉朝上飞舞,两女在墙面上飞奔而下,直追伤势不轻的殿司。

        阴暗的天空突然亮起一个紫红色光点,光点明亮,扩大为一道紫红色光束射下,轰的一声,光束轰击在广大平台的中央,十多名警卫瞬间失去生命。

        紫红色光轮从光束中飞出,围绕一圈又是带走十多名警卫的生命,光芒减弱,露出其中人影。

        紫红衣袍猎猎作响,充满灵性的紫红锁链环绕悬浮在衣袍人腰部,光轮飞回,化为紫红镰刀,铿的一声,刀柄尾部落到地面,砸出蜘蛛网般的裂痕。

        不朽军团,三殿司,赫迩蠓。

        “好多人啊。”阴森的笑声从袍帽的黑暗中传出来,一对黑黄色灯笼亮起,环视着平台。

        “麻烦了。”班世脸色难看下来。

        欧阳琪等人的心沉入谷底,紫红衣袍人的存在和身份已经不是秘密,赫迩蠓,不朽军团的三殿司,迄今为止仅次于王殿的厉害家伙,虽然远远无法与王殿相提并论,但戴维斯队长都险些死在其手上。

        无疑,这才是令行部的大麻烦。

        “四王殿大人有令,《雷电之哀》必须加上新的一页!”赫迩蠓病态肤色的手高举紫红镰刀,“不朽军团,杀!”

        “杀!”

        “杀!”

        “杀!”

        …………

        一把把青铜长剑高高举起,昏暗的光线环境中却也爆发出摄人心魄的寒光,广场上的数千殿卫齐声高喊,战意高昂。

        “欧阳,我们上。”班世说。

        欧阳琪无声地跟上。

        只是两人没走出几步,原本的对手——两个暗红衣袍人就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还没有打完,怎么可以放你们走呢?”其中一个殿司说。

        “老老实实待在这里吧,你们可不是赫迩蠓殿司的对手。”另一个殿司说。

        只与班世对视一眼,欧阳琪就明白了他的想法——必须拦住赫迩蠓,不然就是虎入羊群,眼中闪过一抹冷厉之色,三叉刺轻微晃动,欧阳琪就要率先发起冲锋。

        “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还是交给我们吧。”淡漠的男声在这片天地扩散开来。

        所有人仰头,循声望去。

        雷电交加的天空忽然下起了流星雨,一道、两道、三道……数十道银色流光从高空如流星一般倾斜落下,驱逐了阴森暗沉,明亮了人心。

        壮观的一幕令人有些痴,就是殿司们,眼中也有惊讶之色浮现,唯独赫迩蠓一双黑黄色眼睛眯了起来,低语一句“出现了啊”。

        可当银色流光真正接近平台,众多殿卫和殿司才意识到了不妙,那逼人的气势和威压让他们感到了浓浓的威胁。

        轰!轰!轰……

        银色流星雨坠落,爆炸声响起,有的坠到地面,有的砸进高楼,但更多的还是落在了平台上,单个所造成的声势比不上赫迩蠓的出场,可却架不住银色流光的数量多。

        除了少数几道流光目标是某栋高楼的某个位置,十多道流光锁定了雷裔居一角地面上正大肆破坏的池惑并头鳄。

        大地震动,电光四溅,流光携带着强大的冲击力和破坏性的雷电之力轰击在池惑并头鳄那披着厚重鳞甲的背部。

        受到猛烈撞击,一只只并头鳄健硕的四肢都有些坚持不住,如小山的身体一沉,险些趴在地上。褐色眼睛涌现凶光,并头鳄甩动尾巴,鳞甲肉球就朝着背部抽打而来。

        一个个被淡淡银光包裹的身影灵活跳开,鳞甲肉球抽打在背部,并头鳄终于尝到了自作自受的苦头,沉重的力量直接令其趴在了地上,蓝红色鼻息都弱了许多。

        不给这些棘手的大家伙任何休息的机会,十数个光影凭借矫健的身手游走攻击,专挑并头鳄的眼睛出手,再加上远处警卫队强有力的火炮支援,一时间竟与这些实力远超自身的庞然大物打得势均力敌。

        三十多道流光落下,平台地面剧烈震动,出现一个又一个黑漆漆的凹坑,每道流光都有选择性地坠落到了殿卫集中之地,一道流光坠落,就有二三团黑色雾气爆开。

        刹那间,就有近百殿卫死去。

        凹陷的数十黑坑中,电光与黑雾交杂,随着黑雾散去,电光也逐渐减弱,露出一个个挺拔如松的年轻人。

        清一色的银色西装,留着黑色短发,已经摘了黑手套的双手呈银色,电弧跳动,周身萦绕着淡淡的银光,危险的气息震慑着近处的殿卫。

        在这一刻,奥古斯丁家族最强的武装力量,电银之手,终于参战了!

        围绕着赫迩蠓的是五个黑漆漆的深坑,是流星雨中最为强盛的五团银光,电弧如鞭抽打着凹陷的地面,五个年轻人从电光中走出来。

        正是电银之手的手领奥恩巴卜和除了身受重伤的电闪外的其他四位一级电银。

        “你的命还是交给我们兄弟五个吧。”奥恩巴卜冷脸看着紫红衣袍人。

        控制住雷监司,科技研发部的人赶到开始修复雷神源系统,电银之手就展开了对虬司簿能的全力追杀。

        可不知道那个叛族的可恶家伙躲到了哪里去,电银之手居然一点线索没有发现,对方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踪迹。

        身为手领,奥恩巴卜自然明白大局为重的道理,虽然追杀叛族之人洗刷耻辱对家族万分重要,但眼下更重要的是战场杀敌。

        外敌入侵,无时无刻不有人死亡,作为家族最强大的武装力量,电银之手怎么可能被一个被宣判死刑的人耽误时间?

        所以一见短时间无法将虬司簿能追捕斩杀,奥恩巴卜就给电银之手所有成员下达了作战命令,立刻折返,参战杀敌!

        好在不算晚,雷神岛的战争只发生不到半个小时,一切才刚刚开始。

        只把奥恩巴卜的嚣张话语当作蝼蚁的无知,无视这个电银之手的手领,赫迩蠓一双黑黄色眼睛看向其他四位一级电银中的一人。

        视线落到那人身上就再没有移动,狠戾的眼神中有惊喜之色浮现,仿佛嗅到了猎物美味至极的气息,赫迩蠓低沉的声音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激动,握着紫红镰刀的手都因兴奋而颤动了一下:“终于……找到你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