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霍格沃茨的最强之獾在线阅读 - 第16章 斯内普教授

第16章 斯内普教授

        去厨房改善伙食的事情先不急,林克也不想大中午的就去麻烦人家厨房。

        于是在艰难的消灭了面前的食物后林克直接会寝室午睡了一会儿,随后便直接带着一堆魔药设备来到了魔药课教室。

        是的,他们今天下午的课程就是魔药课。

        所谓的魔药课教室其实也就是个半地下室,这里阴暗潮湿照明完全就依靠那几盏已经变得暗淡无比的老旧魔法灯以及墙壁上的火把。

        并且教室四周还布置有很多摆满了标本罐的柜子,里面用某种不知名液体浸泡着各种奇形怪状的人类器官以及古怪生物搭配上那诡异的光线将整个魔药课教室都映衬得分外可怖。

        而在教室最里面的讲台上则是摆放着一整套炼制魔药所需的坩埚、小型锅炉、量杯、刀具等物品。

        只不过现如今那讲台上没有任何人的身影,显然教导这门课的教授并不像麦格教授那般喜欢提前到场。

        稍微打量了下周围的环境林克便按照区域划分坐进了属于赫奇帕奇们的区域里,并从随身的空间袋子里将坩埚和课本等各式工具摆放在了桌面上。

        而在林克整理桌面的时候,其余同学也陆续抵达了教室。

        这次和林克他们一起上课的是格兰芬多学院。

        据说只有那些最勇敢的学生才会被分进格兰芬多,并且和其学生品格相吻合的是,格兰芬多的代表色和象征物也恰巧是具有勇气象征意义的金红色,以及一头雄狮。

        值得一提的是,现任的霍格沃茨校长邓布利多也是格兰芬多出身的,并且邓布利多还具有超凡的实力以及杰出的成就,被外界称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白巫师。

        在他的示范作用下,格兰芬多也被一些人称之为霍格沃茨最好的学院。

        当然了,拉文克劳学院和斯莱特林学院对此不屑一顾并且表示强烈谴责。

        至于赫奇帕奇学院则是秉持着一副无所谓的吃瓜姿态。

        ……

        言归正传,一直到上课铃响起的瞬间,魔药课教室的大门才被再次推开。

        一位有着一头油腻黑发,面容冷漠严肃的男巫迈步走进了教室。

        并且由于他步伐十分大,还穿着一件宽大的黑袍,所以从林克的角度去看,他那走路的样子活像是一只大黑蝙蝠。

        他便是魔药课的教授,西弗勒斯·斯内普,同时也是斯莱特林学院的院长。

        斯内普才刚一抵达,教室内的气氛就冰冷了下来,即使是以勇敢而著称的格兰芬多们此刻也默默的坐正了身子。

        而斯内普本人则是快步走到了讲台前,右手随意一挥,一块光秃秃的黑板就从天花板上垂落了下来。

        “你们最好祈祷自己做了预习,要不然的话我们今天可就有乐子了。”

        斯内普教授缓缓说着。

        他的语速极为缓慢且声调古怪,不带一丝感情色彩,听起来就像是梦呓。

        这样的声音再搭配上他那张似乎永远没有表情的脸,自然而然的就给了在场众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台下的同学们也很配合,一下子就变了脸色。

        见状斯内普又接着说道:

        “今天我们要制作的是迷乱药,它是一种具有一定危险性的药剂。只要稍稍饮下一点点,你就会变得鲁莽狂躁,并且会做出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事情。

        它的组成材料有坏血草、独活草、喷嚏草以及十汤匙的清水和两汤匙司格尔溶液。要想制作出完美的迷乱药,你首先需要用刮刀剥离出喷嚏草的根茎,然后再用……”

        斯内普教授继续用那种冷漠的音调说着,一边说,一根粉笔还自动飞到了黑板上将其所说的话一一记录了下来。

        同时讲台下方也是一片沙沙沙的落笔声,同学们都在快速摘抄着课堂笔记。

        这是上魔药课的必要步骤,因为这些东西是完成魔药课后作业的基础。

        如果你没有及时记下,那么这些课堂作业你是无论如何也是做不好的,只能是去抄同学。

        而至于做不好作业和抄作业被发现的后果。

        那只能说是相当悲凉了。

        斯内普教授可是全校大部分学生心中最最痛恨和害怕的教授,没有之一。

        在教训犯错学生这方面上,他绝对有着行业顶尖的水准。

        林克也在写着笔记,不过他并不只是将其当作了完成作业的资料,而是真心想要学好魔药这门课程。

        而在抄写笔记的过程中,林克也发现了斯内普板书中的一些奥秘。

        林克之前可是预习过迷乱咒内容的,魔药课的课本上也记载了有关于迷乱药的制作流程,并且还是非常详细的那种,详细到了林克甚至觉得只要有材料,他压根不需要教授指导就能开始制作的程度。

        但此刻斯内普所写出的步骤内容却和书本上有着些许差异。

        比如当中有关于搅拌已加热药液的流程,课本上写的是需要顺时针搅拌,但斯内普写的却是逆时针。

        又比如在处理喷嚏草的时候,课本上写的是需要从根部开始一点点剥离,但斯内普写的却是切开一条小口子然后直接撕。

        林克并不知道这两种方法到底哪个比较好,但在课本和斯内普教授之间,他毫不犹豫的就选择了斯内普。

        先不说不听斯内普的话会有什么后果,林克可是阅读过原著的。

        所以他很清楚,自己眼前这位头发油腻的中年大叔可是一位世界顶尖的魔药大师,论起魔药水平那些编写教材的家伙还真不一定有斯内普高。

        另一边,讲述完整个魔药制作过程和原理的斯内普也没有特意等待学生们将笔记抄完,而是直接开口说道:

        “以上就是有关于迷乱药的一切内容了。说实话,这简直是我见过最简单也是最无用的魔药了。如果你们连它都做不好,恐怕我就真的需要让庞弗雷夫人尝试下掀开你们的脑壳,看看里面装着的到底是不是浆糊了。”

        言罢斯内普面无表情的摇了下手臂,随即三株造型奇葩的植物以及两罐透明的液体便出现在了每个人的桌面上。

        “那么,就开始制作吧!”

        随着斯内普的一声令下,台下的同学们也不管笔记写没写好了,立刻便抄起了手头的工具开始制作迷乱药。

        这时林克也写完了最后一个字母,开始了行动。

        不过和别人相比,林克的动作却要从容和谨慎的多。

        只见他先是认真的戴好了防护用的龙皮手套,这才拿起刮刀开始准备处理原材料。

        而此时,讲台上的斯内普教授也背着手走了下来。

        他那一对冰冷深邃犹如深潭般死寂的眼睛不断在学生们身上来回扫视着。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林克觉得他此刻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时刻准备为同学们答疑解惑的教授,而更像是一头非洲大草原上游走在水源边的狮子,正在那些饮水的动物中挑选着猎物!

        ……

        嘿嘿!都这么多天了,该投点什么应该不用我多说了吧?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