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小说 - 霍格沃茨的最强之獾在线阅读 - 第271章心魔再起

第271章心魔再起

        20分钟后,熄灭的篝火旁就已经横七竖八的躺着二十多具残缺不全的尸体,从他们身体里流淌出来的黑血侵染了附近的一大片地面,导致踩上去滑腻腻的。

        月亮似乎也不愿看见这般惨状,不知何时藏进了云彩里,将这所有的一切全都埋在了黑暗里。

        林克沐浴着黑暗,就这么站在一堆尸体中间,嘴角不由自主的向上勾起了一个老大的弧度,露出白森森的牙齿,眼睛里全是血丝,脸上的肌肉更是扭曲,还时不时的抽搐两下,看起来残忍又恐怖。

        “呼~呼~”

        寂静的空地中,林克大口喘息的声音显得格外明显。

        这并不是他刚刚忙于杀人导致脱了力,而是空气中正弥漫着一股浓郁无比的血腥气,林克觉得这气味好闻极了,忍不住想要多吸两口。

        事实上杀死那二十来个食死徒根本就没费林克什么力气。

        巫师的肉体贫弱,偷袭之下以弱胜强、以少胜多的事情本就常见的很,更别提这群愚蠢的家伙先前还饮用了大量的酒水,导致神志不清,防备心大大减弱。

        林克手里诸如神锋无影、幻影药剂之类偏向暗杀侧的能力道具也不少,那些食死徒在被林克用诅咒之力和神锋无影咒突袭了一波后就直接躺尸了大半,外加边上还有溜溜球补刀,不消十分钟这些人就死光了。

        对于林克来说,真正麻烦的事情是他发现自己现在又快要失控了。

        当然了,这次的失控并不是麦克引起的,麦克还被关在心牢内呢。

        这次想要将林克推向悬崖的是他体内的特殊血脉。

        对方所做的并不是夺取林克身体的控制权,而是慢慢勾动林克的情绪,让林克自己在完全清醒的情况下自己做出那样的决定。

        硬要形容的话,它就像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者,孜孜不倦、苦口婆心的在你耳边念叨着许多这人世间的大道理,期许你能够多听老人言,好在人生路上走得更平稳些。

        唯一的问题是,它所念叨的大道理全都是歪理!

        树林里那些食死徒原本是不应该死的,放在以前的林克身上他顶多也只会废掉他们。

        这并不是以前的林克多么好心,而是杀掉的话实在是太便宜他们了。

        可林克还是杀了!

        林克不会不要脸到说这完全是体内的特殊血脉蛊惑他做的,因为他很清楚,是他自己想要杀死那群食死徒。

        但不可否认的是,特殊血脉也在其中发挥了一些作用。

        这种影响在林克于林间杀完人后达到了一个小高峰,后来又因为那银发小女孩的喋喋不休以及林克强大的大脑封闭术给强行压制了下去。

        原本事情到这里也就算了。

        可偏偏他又在探查塞德里克等人安慰的途中碰到了那样的惨事!

        这次杀念再起,可就没这么容易压下去了。

        就像现在,林克明明已经把那些食死徒全部杀光了,可心中的那股怒气却始终没有消散,而是在转化为一种怪异的爽感。

        杀人好爽啊!真想继续杀啊!周围的血腥气好好闻,甜甜的,嘴巴也有点干了,如果能喝点人血的话一定能解渴的吧?

        黑暗中的林克忍不住舔了舔舌头,然后又飞快的摇了摇头,用泡头咒套了个透明罩子在自己头上。

        同时他还闭上了那一对血红的眼睛。

        不闭眼不行啊!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营地周围已经围了不少从营地赶过来看热闹的人了,他们虽然不敢过来,但却也没有要散去的意思。

        再看下去的话,林克真怕自己忍不住又大开杀戒。

        压抑这种欲望是相当煎熬的,而在煎熬之中,林克已经在心中把那个狗屁凯恩医生给骂了无数遍。

        不是说已经帮自己用魔药压制好了血脉,好多年都不会再对他造成影响的吗?

        怎么这才两个月不到就又发作了?

        看样子那凯恩医生肯定是个骗钱的庸医!

        不过看弗利夫人当初那么如临大敌的样子,对方肯定是有点本事的,也不太可能骗自己。

        那么也就是说他刚刚所谓被特殊血脉的影响只不过是一厢情愿,事实是他林克自己本身就是个喜欢杀人的边台?

        林克飞快的摇着头,他绝对不承认自己有这方面的倾向!

        要是真有的话,前世自己早就该被官府抓了去砍头,也不至于穿越到这里来。

        或许是胡思乱想转移了注意力的关系,林克突然觉得自己又没那么想杀人了,口齿间那种甜津津的味道也下去了好多。

        本着死马当活马医,试一试的打算,林克运转起了凯恩医生教导的特殊冥想法。

        星星点点的黑色幽光也开始在林克体表下游走,并渐渐组成了一个古怪的图案,像是在压制什么似的。

        而黑色正是凯恩医生给林克所喝的魔药的颜色。

        渐渐的,林克的呼吸变得平稳了起来,脸上狰狞的表情也在缓缓平复。

        ……

        在营地骚乱发生足足快一个小时后,魔法部的傲罗们终于是赶到了现场。

        他们一来,骚乱立刻停止。

        那些残余食死徒们的酒意瞬间被吓醒,他们扔掉了面具和兜帽,装作了一副乖巧的模样混在了营地的一大片良民中间。

        即使是最能干的傲罗也没有把所有食死徒从足足十万观众中全部揪出来的能耐。

        于是本着得过且过的心态,他们在抓捕了一大批负隅顽抗的食死徒后就把工作重心放在了安抚观众以及清理废墟上面。

        然而当他们按序清理到一片距离赛场相当近的空地之时,所有人那原本已经放下去的心却又提了起来。

        只见那一片空地之上正乱糟糟的散落着一地的残躯断臂,而在那些尸骸中央,则是一个身上满是血渍,样貌英俊的金发少年。

        那少年紧闭着双眼,同时摆出了一个怪异的姿势,似是在冥想。

        一只恶形恶状的蜷翼魔正懒洋洋的趴在他肩头,似是吃多了不想动弹。

        临时带队过来的老巴蒂·克劳奇见状鼻子都快要气歪了。

        他在魔法部从业这么多年还从没见过这么嚣张的罪犯,杀了人不跑,还要留在这里公然挑衅魔法部,当下就下令要让傲罗们把这桀骜不驯之徒先给抓起来再说。

        “住手!”

        一个焦急的声音让老巴蒂的动作稍微顿了顿,接着便见哈利三人组以及塞德里克和约翰等一大群人突然从围观的人群中冲了出来。

        “林克是见义勇为!他杀的都是坏人,你们不能抓他!”

        哈利一边跑一边咆哮着。

        他和罗恩赫敏他们刚刚可以说全程目睹了林克的所作所为,之所以在林克完事后的第一时间没上去把林克扶出来完全是因为林克当时的模样太过吓人,直接把他们都给吓懵了。

        现在见有人要抓林克这才反应过来。

        他们可不觉得林克做的有什么问题,那些带骷髅面具的家伙对罗伯茨做了什么事他们也都看见了。

        林克顶多也就是有些过激,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

        哈利这一嗓子嚎出来后,其身后的众人也纷纷附和着。

        老巴蒂见状脸色变得更差了,与哈利他们争论了起来。

        而在这争吵声中,林克也缓缓睁开了眼。

        溜溜球欢快的鸣叫了一声便化作吊坠又挂在了林克的脖颈间,林克摸了摸它的尾巴有些好奇的朝喧闹处走了过去。

        他的心情还算不错,因为事实证明凯恩医生是无辜的,那些魔药的确起到了一个封印的作用,配合那种特殊的冥想法,林克很轻易的就将身上的负面状态全给消除了。

        林克估计自己这次险些失控除了没有完整凯恩医生的一整个疗程,导致封印不完整,略微有些特殊血脉的影响外泄之外,主要原因还是因为那些食死徒做的事情实在是太丧心病狂了。

        他撞见了之后情绪就出现了极其巨大的波动,本身就有着一种强烈的想要将对方全部杀死的冲动。

        不然如果自己不想的话,凭借着体内的魔药封印,所谓的特殊血脉的确是影响不到他的。

        另一边,正在努力维持秩序的老巴蒂和傲罗们见林克正朝他们走来,瞬间就如临大敌。

        毕竟在见识过了空地上的尸体后,他们已经先入为主的将林克视作了一个凶残的黑巫师。

        但塞德里克他们就不这么想了。

        他们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奔到了林克身边,就连先前跟林克出现了些间隙的哈利三人也不例外。

        一大群人围着林克叽叽喳喳的说着些关切的话,细心的塞德里克还用清理一新把林克身上的血污给全部清洗掉了。

        只是林克的目光却始终锁定在了老巴蒂的身上。

        这一会儿的功夫他已经差不多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了。

        看向老巴蒂的眼神也变得尤为不善。

        巴蒂·克劳奇这老家伙在伏地魔倒台期间是魔法部的魔法法律执行司司长,现在空地上死去的那些食死徒里就有很多是当初贿赂了他才逃出生天的。

        在林克心里老巴蒂的形象要比食死徒更坏!

        因为那些食死徒被释放后可不会就这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也就是说老巴蒂间接造成了无数类似于今日罗伯茨一家的惨剧!

        更何况今日他要杀的小巴蒂可是被一群神秘黑影人给救走了。

        而他能想到唯一有动机想要救走小巴蒂的人也就只有老巴蒂了!

        “克劳奇先生你好大的官威啊!”林克盯着老巴蒂的眼睛说道,“不过你一个国际魔法交流合作司的司长,应该是没权利指挥傲罗部队做事的吧?”

        林克顿了顿,后又故意做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道,“哦!我想起来了!你以前是魔法法律执行司的司长,手眼通天,和傲罗办公室的几个组长关系都不错。虽然现在失势了,但凭着以前的关系借几个人办办私活应该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你放屁!”

        老巴蒂气得不轻,破口大骂。

        他很想直接下令把林克先抓起来,但周围的围观群众因为林克最后的一句‘私活’看向他的眼神都已经变得狐疑起来了,见状他只得强忍着解释道:

        “你也说了我是国际魔法交流合作司司长,魁地奇世界杯这种国际赛事本就是我负责监督举办的,在场的这些傲罗也是驻扎在魁地奇世界杯临时办公室的防备人员,奉命听候我的指挥!”

        老巴蒂解释了一大堆,林克理都不理,有些嚣张的扣了扣耳朵便道:

        “我又想起来了。克劳奇先生你当年被从魔法法律执行司司长降职为国际魔法交流合作司司长是因为你儿子是个死忠食死徒的事情吧?听说你还亲自把你儿子送进了阿兹卡班?啧啧!真是一出人间惨剧。不过没关系,凭你的本事,你儿子现在应该已经被你捞出来了吧?”

        小巴蒂的事情原本就是老巴蒂心中最大的伤痛,现在林克毫不留情的给他当众掀开,老巴蒂顿时被气得浑身发抖,怒喝道:

        “我儿子已经死了!死在了阿兹卡班!”

        “好啦好啦,我们都懂的,假死脱逃这种手段我们都懂的。凭你的手段想要做到这种事情简直一点难度都没有。”

        林克摆了摆手,阴阳怪气的说道,“你也别说什么冠冕堂皇的话了,当初像马尔福这种食死徒你都已经不知道放过多少了,再放你儿子一个也不奇怪嘛。说不定这些年你儿子就一直被你养在家里呢。啊!还有!我听闻你儿子是个魁地奇迷,这次世界杯你该不会也带你儿子来看了吧?”

        林克说罢,边上的围观群众们已经议论纷纷了起来。

        魔法部当年收钱放食死徒的事情全天下都知道,现在大家知道了眼前这个老头就是当时的魔法法律执行司司长,当然会更加愿意相信林克。

        不仅是他们,甚至就连那些傲罗中都有不少人在用仇恨的目光看着老巴蒂。

        他们傲罗当初可是在跟食死徒的战斗中死伤惨重。

        对于老巴蒂这种拿他们用生命换来的战果大发私财的家伙他们没有半点的好感。

        而处在这样的状况下,老巴蒂却反倒是没先前那么生气了。

        只是瞪着眼睛,惊疑不定的望着林克。

        因为林克刚刚全说对了!

        他的确是想办法用假死之法把自己儿子捞了出来,这些年一直养在家里。

        这次他也的确是带着儿子来看世界杯了。

        只是……这一切眼前这个少年是怎么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