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开发了一个武侠世界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陈真入套(今天一万字完成,求推票)

第七十三章:陈真入套(今天一万字完成,求推票)

        月色撩人,刚跑没几步的燕青脚步一顿,抬头,一道人影从天上朝他杀来,眨眼就到头顶。“轰!”

        人影一脚踏下,燕青七伤拳打出,身下水泥地碎裂,两只脚陷入到膝盖。

        昆仑世界的武学都有经脉运行方式,联邦武者没有,拿到秘籍,从练气开始练不现实。

        于是联邦高层有人改良,把昆仑世界的武功改成适合联邦武,虽然效果没有原版强,但发挥效果还是杠杠的。

        可即便是这样,有一样还是无法改变,那就是只有是昆仑玩家才能修炼。

        “锵!!”

        剑音回荡,沈良已经到了,趁机偷袭,人影被斩飞出去砸到墙上。

        这是一个二十出头男子,头发微卷,脸颊苍白,看起来就是个人,在他胸前,一刀剑痕从锁骨斜斜贯穿半边身子,差一点就被开肠破肚。

        燕青一喜,“好家伙,你的实力又提升了,不好,特么的快跑。”

        像是感应到什么燕青转身就跑,沈良没来得及思考,下意识跟着后面,没冲过来的柳如丝几人也是一溜烟跑得比他们还快。

        五秒钟后……

        “吼!!”

        巨大的兽吼震荡,强大的气波四散,一头直立行走的黑豹冲了出来,速度快到极致。

        “黑豹,陆奇!”

        认出来者,身受重伤的陈真顾不得伤势,爬起来就跑,仗着半步先天的修为几秒钟就追到沈良他们。

        妖人很多,但要说最出名的就那么几个,陆奇,外号黑豹,先天级别的妖人,死在他手上的猎妖队员不知道多少。

        强大的压迫感传来,死亡气息越来越重,满头大汗的陈真心底一狠,抓起身边的陆小风就往后丢。

        “你特么的……横贯四方!”余光一直观察着周围形式的沈良反手拔剑斩向陈真,猝不及防,陈真肋骨斩断七八根,一口血吐出往后倒飞出去。

        猛冲过来的黑豹手里提着螳螂,身后是卷毛男和中年男,没有杀陆小风,也没管斩飞过来的陈真,迅速从几人身边掠过,抵达沈良身边时诧异的来了句牛逼。

        以他的目光怎么不可能没看见陈真把伙伴往后丢,也看见这个持剑的年轻人反手一剑报复回去。

        够狠!

        看着黑豹从身边逃离,燕青脚下急刹车,转身一看沈良和陈真陆小风三人落后很远。

        “咳咳咳,噗!!”地上,陈真吐出一大口血,每次呼吸都会带动肺部的剧烈疼痛。

        “队长!”陈真队员跑过来查看他的伤势,其中几人二话不说长刀斩向沈良头颅。

        “拔剑术!”长剑归鞘,沈良右手扣在剑柄,屈膝弯腰,脚下猛的一踏,人影消失,下一秒出现在后天六层的小队长身后。

        “扑通!”

        一队的这位小队长脖子上一道血线环绕,倒在血泊中。

        “给老子回去!”

        见沈良被围攻,燕青加入战场,一拳轰向其中一个小队长,长刀一碰即碎,铁拳打穿对方胸膛。

        脚下没停,鞭腿抽出,空气发出爆裂声,一腿踢到另外一人肚子,砸飞出去十几米远,地上翻滚几圈后没了声息。

        陈真带来九个人,之前一个照面被妖人解决三个,这会被杀三个,就剩三个护在他身边。

        “燕青,你特么想干什么?”

        “我干什么你心里没数吗?你们想杀我的队员,我被迫出手反击。”

        “放屁,是你的人突然拔剑偷袭我们队长,剑伤为证,你等死吧。”

        看起楚陈真身上的恐怖剑伤,燕青心虚,看了沈良一眼,他跑在最前面,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

        “你为什么砍他?”

        深呼吸几口气,沈良缓过来,对燕青道:“这厮和妖人是一伙的。”

        “刚刚我看见他和大黑豹子贼眉鼠眼,还想把我丢出去,幸好陆小风帮我挡住。”

        “队长,我作证。”地上滚了几圈,啥事都没有的陆小风大声道:“陈真他想杀,杀沈良,幸好我挡住了。”

        燕青看着一队三个队员和半死不活的陈真,沉声道:“你们还有何话说?”

        陈真只是想求生,却被沈良陆小风一唱一和给说成妖人同伙,想开口解释,伤势却让他说不出话,张口就是大口血涌出来。

        “队长,先别说话,一旦血液倒流进入气管真的没救了,我带你回去。”

        “燕青,是非如何明天说,现在解释不清楚,我带陈队先走。”

        背起陈真,一队三人就要离开。

        拳头握紧,燕青正准备上前,身后的楼梯口传来声响,柳南生他们到了。

        看着如此惨烈场景,一帮赶来的惊了,还以为是被黑豹陆奇攻击,一问是沈良和燕青干的,柳南生顿时黑脸。

        听到燕青说陈真勾结妖人,一帮人又是一惊,不知道该相信哪儿边。

        半步先天的队长重伤命悬一线,三位精英死亡,全都是栽在自己人手中,为了公平,柳南生把沈良和燕青关押,准备等事情调查清楚再放出来。

        ……

        下半夜,猎妖局小黑屋中,燕青和沈良两人刷火锅。

        睡是不可能睡了,上半夜被轮番问话,哪儿还睡得着,只有吃顿火锅才能缓解郁闷的心情。

        “别担心,柳局关咱俩是为了我们安全,陈真重伤,陈家不会放过你,现在最安全的就是这里。”

        手上夹着烟,拿着筷子,燕青一边往锅里捞一边说话,看的沈良担心烟灰掉进去。

        “这我知道,我奇怪的事你当时为什么要杀一队那两人?以你的实力,完全可以伤而不死吧?”

        “这不是为你安全吗?见你腹背受敌,我情急之下只能出重手,一不小心没收住。”

        “真的?”

        “这还有假,要不然你以为是哪样?”

        捞起一块豆腐,沈良淡淡道:“我还以为你是受到柳叔指示,故意杀人呢?”

        “咳咳咳,你别乱说啊。”喉咙被呛到,燕青咳嗽,瞪着无辜大眼睛道:“我就是为了救你,天王老子来了也是这句话。”

        沈良笑笑没说话,燕青的实力他清楚,别看是后天八层,估计面对九层都有一战之力,怎么可能收不住手。

        或许,今晚的行动一开始就是阴谋,冲着陈真去的。

        早上,柳南生过来看他们俩。

        “人死没死!!”沈良和燕青同时开口,都很关心陈真情况。

        不关心不行,要是没死,被一个半步先天高手惦记着,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报复了。

        嘴角上勾,柳南生道:“放心,没死,挺过来了,他承认不小心抓到陆小风,然后引起后面一连串误会。”

        燕青声调变大,跳起来夸张道:“那妖人出现在他们家工厂这么说?这么大事说撇干净就撇干净了?”

        坐在床板边,柳南生叹气:“陈江河已经给了交代,猎妖局的陈家人都撤出去了,从今天开始陈真也不会出现在一队。”

        “并且东海集团该履行的义务一样不少,照样为东海提供日常便利。”

        “就这?”燕青不敢相信。

        陈家的工厂为妖人提供庇护,陈真卖队友,就凭着两点直接拔了东海集团都不过分。

        “事情和陈家无关,是那个工厂厂长擅自勾结妖人。”拿起床头的烟盒,柳南生点燃一支,吸了一口后道:

        “上面有人保他们,能有这个结果已经是最大限度了。”

        看了两人一眼,柳南生道:“还是关心一下你们自己吧,砍杀队长,杀死三名队员,虽然是误会,但想一点事都没有是不可能的。”

        “现在我宣布对你们的处理结果,燕青剥夺队长职务,开除,沈良开除。”

        深深吸了一大口烟,把烟头扔地上,柳南生严肃对二人道:“陈家吃了大亏,早晚要报复回来的,你俩首当其冲。”

        “我的时间不多了,本来想在走之前解决陈家,没想到李景林死活要保他们。”

        陈家能躲过一劫远没有表面那么风平浪静,私底下交易做了不知道多少。

        这件事说是厂长勾结妖人,其实是东海集团高层勾结,还不是一个两个,现在这些人现在已经被丢海里喂鱼。

        没了官方身份,不是要等死吗?沈良脸色一变,“柳叔,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会时间不多呢?”

        “我说的时间不是命短。”柳南生摆手,“每个地区突破到先天的人都要去前线,我也不例外。”

        “到时候我会安排其他人来接手猎妖局,畏于陈家势力,他们不一定保你们。”

        “回去收拾好行李,带着家人跟我走吧,其他市区我还是有几个朋友的,你们去那边生活。”

        “就没有第三条路?”好不容易在东海站稳脚跟,沈良不甘心,眼中杀机闪过,“如果陈真死了呢?”

        “没用。”柳南生摇头,“陈家招收打手很多,陈真死了还有陈江河,一样可以找人追杀你们。”

        “嘟嘟嘟!”口袋手机震动,柳南生拿出来一看,眼睛顿时放大,“卧艹,陈江河挂了?”

        “什么鬼?”燕青不敢相信。

        “陈江河死了,妖人杀的,刚刚的事,肠子都被掏出来。另外陈真那边也受到袭击,幸好陈家高手全在那边,保住了他一命。”

        陈家就一根独苗,不敢再有闪失,陈江河把身边最强的高手调过去保护,没想到因此把自己命丢了。

        “这么说我不用跑路了?”燕青窃喜。

        “不,陈真还没死呢。”

        沈良目光幽深,“这就交给我吧。”

        搞死了陈爱阳,弄垮了陈家,现在陈江河死了还不放过陈真,沈良觉得自己快成反派了。

        中午,沈良提着一篮水果去医院看陈真,被暗杀一次,陈家直接把医院包了,他也是等了几分钟才能进入大门。

        四楼,各层走廊全是来自一队的高手站岗,404号房,陈真躺在病床上。

        为了安全,现在他每隔几个小时就换一个房间,上药前医生都不知道他在哪儿。

        提着水果进来,沈良敲门进来,带着歉意道:“陈队,没事吧,昨晚的事不好意思,刚从禁闭室出来我就过来了。”

        没事?你特么一剑差点把老子砍死,你说有没有事?我爹现在躺在殡仪馆,你说有没有事?

        昨晚一夜之间东海集团死了上百人你说有没有事?

        老子以后要退出猎妖队,不能再当队长,你说有没有事?

        “当时事发突然,也不怪你,理解。”陈真身上插着七八根管子,费力说道。

        沈良背后是沈知白,他惹不起不想结仇,至少现在不想结仇,不过这一剑记下了,以后有机会肯定十倍还回去。

        “陈队大量,谢了!”放下水果,沈良感动的泛起泪花,“我听说要不是你没追究我责任,我可能要抵命。”

        “自家兄弟说这些干嘛,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都过去了,别说了。”

        一脸愤恨,沈良道:“狗曰的柳南生,我算是看起楚他的嘴脸的,从头到尾就是在利用我。”

        “一开始骗我卖秘籍给他,还不给钱,然后让柳如丝接近色诱我,白嫖我秘籍,套我的消息。”

        “等等!”陈真脸色一变,“你刚刚说什么?”

        难以启齿,像是吃了天大的亏,沈良咬牙道:“柳如丝色诱我,天天孤男寡女住一个房子,我倒是忍住了,我小兄弟没忍住,这才铸成大错。”

        老子哪儿有时间听你讲这些破事,陈真再次开口,“我问的是秘籍,这又是什么情况?”

        “秘籍?就是沈爷爷给我的秘籍,柳南生给我买,不对,骗走了。”

        “柳南生秘籍从你这拿到的?”要不是身上插着管子,陈真就要从床上爬起来,只见他激动道:“沈老怎么会把秘籍给你呢?”

        见沈良露出戒备神色,陈真换了个语气,温和笑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问问,你卖秘籍给柳南生是缺钱吗?”

        “废话,当然缺,沈爷爷让我低调,平时给的钱也只是够基本开销,要不是昆仑的出现,我这辈子过的都是普通一生。”

        眼珠子一转,脑子快速运转,几乎是瞬间陈真就把其中道道理清楚了。

        他查过沈良,昆仑出现之前就是一普通家庭,昆仑之后才开始牛逼的,结合刚刚说的话,不难猜出,他人生的转折点是昆仑。

        准确的说是昆仑里的东西让他屌丝逆袭。

        沈知白给了他某个东西,他才能段时间从普通人到后天五层,至于能给什么东西,太简单了,除了秘籍还能有什么?

        沈良这个败家子修炼秘籍,很快就到后天,不过因为缺钱被柳南生蛊惑,卖了不少秘籍。

        这个过程中柳南生发现他的身份,然后让柳如丝色诱,为的就是搭上沈知白这条线。

        想通这点,陈真装出愤怒表情,“没错,柳南生确实是个小人,这么多年我早看透了,柳家从上到下没一个是好东西。”

        铁青着脸,沈良瞪着眼道:“我不准你这样说丝丝,她不是那种人,一切都是柳南生搞的鬼。”

        “玛德,呸,死舔狗,活该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心里腹诽,陈真嘴上说着:“不好意思,兄弟我有点激动了。”

        “这次就算了,再有下次咱们关系没了,我来也来了,看也看了,就这样吧,先走了,有机会再见。”

        “等等。”见沈良要走,陈真叫住他,“你既然缺钱,秘籍卖谁不是卖,为什么不给我呢?”

        “别拒绝,听听我开的条件,不管柳南生出多少钱,我给双倍,而且你放心,我打死也不会说秘籍是你卖给我的。”

        昆仑世界的秘籍太难得了,从进入山门到学,没个三年五载人家不教,硬来又不行,打不过。

        陈家用大量金钱换到不少秘籍,但都是些大路货,和沈知白那种巨佬肯定没得比。

        人家去一趟皇宫,跟明皇随随便便要几本就是他们一辈子也拿不到的机遇。

        沈良和沈知白关系不一般,拿到的秘籍也不一般,能短时间到后天五层,绝逼是顶尖那种。

        转身坐下,沈良拿出果篮里的橘子剥皮开吃,一边吃一边道:“这你找我算是找对人了。”

        “柳南生卡在后天巅峰多年一直不能突破,前段时间突破了,知道为啥不?”

        陈真疑惑道:“你做的?”

        “嗯。”沈良自豪点头。

        我尼玛……

        要不是条件不允许,陈真想爬起来掐死沈良,要不是柳南生突破先天,差一点他就能当局长。

        搞了半天都是眼前王八蛋搞的鬼。

        “兄弟,柳南生买的什么秘籍?我要同款,多少钱都给。”

        能突破先天的秘籍,打死都要弄到手,这对他太重要了。没有外力帮助,他要到先天少说两三年。

        没有说话,沈良吃着橘子,伸出一个手指头。

        “一千万?那好,说到做到,我出两千万。”

        两千万买一个突破先天机会,不亏。

        “不是,是一亿!”沈良吐出橘核。

        你特么怎么不去抢?陈真差点从床上蹦起来,过来几秒,脸色僵硬道:“兄弟,贵了。”

        “不是你说的双倍吗?而且柳南生还倒贴柳如丝,这点我都没跟你算呢。”

        “咳咳,情况不一样,柳南生先天无望,自然贵一点,我最多两三年就是先天,换位思考,让你花两亿买两年修为,你愿意吗?”

        柳家有钱不假,但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开口就是两个亿,这是拿他当凯子呢。

        摸着下巴思考,沈良道:“你们俩情况不一样,确实有点贵了,那你出多少?”

        “这样吧,我也不让你吃亏,一亿五千万。”

        听到这话,沈良手里橘子丢地上,二话不说起身离开。

        陈真没开口,目光就这么看着他走,一个贪财好色的人会拒绝一亿五千万?他不信。

        “陈队,你这洗手间在哪儿呢?我尿急?”走到门边的沈良转身问。

        陈真含笑指了指房间角落一道门。

        “谢谢!”

        一分钟后,马桶出水声响起,沈良笑着出来,一把抓住陈真的手,“成交。”

        这特么没洗手吧?陈真恶寒,他都没听见水龙头放水声音,“好说好说,那这秘籍?”

        “先给五千万定金,我不要钱,全部换成等值黄金,尾款等你拿到秘籍再给我。”

        沈知白说联邦不安全,未来一旦东海沦陷,货币是个问题,黄金是硬通货,哪儿都能用,换成黄金保险一点。

        “妥!”陈真点头,“其实不用这么麻烦,你现在把秘籍给我,我直接把价值一亿五千万黄金给你就行了。”

        沈良笑笑,“这么重要的东西,你觉得沈爷爷会直接放我身上吗?那样不是帮我,是害我,恐怕不知道多少人天天打劫我家呢。”

        “那你是……”

        “沈爷爷给我的秘籍几十本,我哪儿全背得下来,而且不管是存家里还是脑子里都不安全,我藏在昆仑呢,需要的时候去拿就行。”

        “你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咱们昆仑见,我直接给你,你背熟后把尾款给我就行。对了,你有昆仑账号吗?”

        “有!”下意识陈真点头,接着道:“就不能你去背熟,然后带出来给我吗?”

        他大哥死在昆仑,前车之鉴还没忘呢,到了那边他就一弱鸡,完全任人宰杀,而且现在还不能秒退,被盯上就是死路一条。

        “背?”沈良声调拔高,嗤笑道:“几万字呢,你让我怎么背,一次背几百,分几十次?”

        “中途要是少几个字,你练走火入魔怎么办?还不如你自己看原籍,反正你半步先天,记忆力强,要不了一会就记下。”

        “要不就是你不信任我,怕我害你,实在不行你随便找个人来也可以,只要钱到位就行。”

        “沈兄弟别误会,我怎么可能怕你害我,行,那咱们约个时间,昆仑见,我在江陵地区,你在哪儿?”

        一拍大腿,沈良感慨,“巧了,我也在哪儿。”

        嘿嘿,不管你在哪儿,我都在。

        “那好,等我这边好点,咱们约个时间,到时候见。”

        十分钟后沈良走了,留下一地橘子皮。

        他卡里那几千万也拖陈真给他兑成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