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热武重生在线阅读 - 第七章 都是蚊子惹的祸

第七章 都是蚊子惹的祸

        峰头岭地势险要,易守难攻。

        理论上,有两条道路可进入山寨。但实际上,后山是高达约三百米的悬崖峭壁,没有武者的实力或特殊的攀爬工具,想都不要想。因此,对于普通人而言,关卡乃是上山入寨的必经之地。

        但是,再坚固的城堡,从内部攻破总是比较容易。

        峰头岭的防卫一向外紧内松,关卡值守人员的眼睛习惯性地只盯着山下,而不会防备来自山寨内部的攻击,这正是杜羽等人的机会。

        月光下的视野,并不太近。

        为谨慎起见,接近至关卡二三百米处,杜羽便示意伙伴们躲入一簇潮湿的灌木丛中,稍稍观察了一会儿,隐隐约约可见关卡处三个守卫的身影,地上两个,瞭望塔上一个。

        “才三个?”事隔百年,关卡上到底有几个守卫,杜羽有点儿记不清了。

        “总共六个!这个时间点,另外三个轮上半夜的,肯定在寨门旁的小屋中睡觉。”胡铮回答道。

        “嗯。”杜羽也想起来了,为化解尴尬,便朝高卓问道:“瞭望塔上的那个如果交给你,要靠多近才有把握?”

        众人中,高卓的箭术最好,也只有他带着弓箭。

        但前世高卓箭术大成,是在军中当斥候的时侯。如今毕竟年幼,尚未经过军队的磨砺,水平到底有多高,杜羽的心中也不是太清楚。

        而他手中的步枪,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动用的。

        枪声一响,很可能把整个山寨都惊动了。真要那样,山豹等人恐怕就不是等天亮后再出发了,而是马上带人将他们追杀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视野不足,三十米内,估计有六成把握。”高卓的回答明显底气不太足。

        杜羽明白了,现在的高卓,严格来说还只是个射箭爱好者,而还不是三四年后那个经过严格训练的“神箭手”。即使靠得再近,估计也做不到一箭封喉。

        看来,这个瞭望手得自己动手解决。

        又轻声问刀疤、胡铮:“如果地面上那两个值守人员交给你们,有没有把握不弄出声响?”

        边说,边比划捂嘴、抹喉的动作。

        “没问题。”刀疤回答得很肯定。

        “应该没问题。”胡铮的回答相对保守。

        这符合他对二人战力的判断。

        这些人中,除自己外,论近战能力,刀疤最强,胡铮、高卓相差无几,黄山河还不如胡子奇。

        杜羽示意大家靠近些,低声分配任务:“等下高卓把弓箭给我,那个瞭望手归我解决。地面上拿两个,刀疤负责左边,胡铮负责右边,高卓跟在胡铮身后两三米处,随时准备支援。你们三人的任务是,无声无息地干掉他们!胡子奇和黄山河摸到小屋门口,守在门两边,如果这边的战斗惊动了他们,你们要在人冲出来的瞬间,干脆利落地解决他们!如果那三个人没有出来,不管是否被惊动,你们都不要管。都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大家低声回答。

        此时,杀陈三狗的好处体现出来了。

        如果不是杜羽将陈三狗的人头提到他们面前,此时他的命令,肯定会有人提出质疑。至少,高卓不会这么干脆就把弓箭交给他。毕竟在此之前,从未有任何迹象表明,他比高卓更擅射!

        …

        斜月西落。

        光线渐暗。

        胡子奇、黄山河抵达小屋门口。

        刀疤、胡铮、高卓已运动到离两个值守人员不足十米处,正猫着腰等待杜羽的命令。

        因为射击角度的需要,此时杜羽离关卡尚有十来米远。

        黑暗中,只见他按照约定的信号,右手高举,手指一根一根收起来:“3,2,1!”

        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射出手中闪烁着森冷光芒的利箭。

        斜靠在木柱上,正朝山下看的瞭望手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就软倒在了瞭望塔上。

        与此同时,刀疤等人处传出了声响。

        杜羽没有任何停顿,眼到手到,第二支利箭已经指向关卡处。

        目光所及,胡铮负责的目标已顺利解决,倒是刀疤负责的那个值守人员,正歪着半个身子在垂死挣扎,口中下意识地叫骂着什么。也许是刀疤进攻太急,让他没找到大声疾呼的机会。

        高卓正冲过去支援。

        胡铮也许是刚刚杀人还不适应,弯着腰,在原地喘粗气。

        人影晃动,找不到射击的机会,杜羽在快速接近的同时,干脆将箭头瞄向小木屋的门口。

        近身搏斗,以刀疤的战斗力,加上高卓的支援,那个家伙在受伤的情况下,很难有翻盘的机会。

        此时,最大的潜在危机,反而来自小木屋中。

        门开果然了。

        杜羽不等看清人影,手一松,箭离弦!

        下一刻,屋内探出的脑袋,仿佛自动往箭尖上凑一般,利箭直透面门!

        紧随其后的另外一人,可能以为同伴只是刚睡醒,有点儿迷糊,被什么绊倒了,所以正伸手去扶。

        才刚刚扶住,还不等他为同伴脸上的箭矢而惊讶,自己的脸上也被杜羽赏了一支,发出一声闷哼,仰面倒了下去。

        过了数秒,杜羽冲进小木屋。

        眼前的情景让他差点笑场:床上躺着的另外一个家伙翻了个身,嘴巴嘟哝了一句什么,呼噜声再起。

        始信响雷唤不醒熟睡人!

        杜羽没有客气,快步靠上去,掏出匕首,轻柔而利落地划过脖颈——能死于睡梦中,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转身,看到刀疤三人也解决了对手,正向这边跑来。除此之外,四周依然一片寂静。其它土匪与山寨大门相距至少数百米远,刚才这点儿动静,显然没有惊动他们。

        回家的路,已是一片坦途。

        杜羽迎出门外,低声喝道:“到底怎么回事?”

        他确实有点小情绪,最有把握的刀疤,反倒弄出了意外。

        “草,我就是点儿背。”刀疤也是无奈。

        根据三人的解释,当他们接近时,关卡口的两个值守人员似乎也正轮流休息。

        胡铮负责的那个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处于闭目养神状态,总之很容易就被解决了。

        而刀疤负责的那个家伙,不知道抽了什么疯,可能当时正好被母蚊子亲了一口,扭头一巴掌挥了过来,恰好拍到刀疤伸出来的手。然后,两人就打在一起了。

        “收拾战利品,准备离开!”杜羽吩咐了一句,返身进入屋内。

        抽空瞄了一眼系统面板,发现成就点还是零,果然单单靠杀人增加不了成就点。

        值守人员都是穷鬼。

        当六人离开山寨时,身上只多了十几两银子,以及一副弓箭,一柄长剑,四把朴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