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热武重生在线阅读 - 第九章 冤家路窄

第九章 冤家路窄

        紧赶慢赶,杜羽一行终于在午后一点多抵达石壁村口。

        “我们就在这里分开!”杜羽转身看向其它同伴,叮嘱道:“到家后,要第一时间把峰头岭土匪即将到来的消息告诉家人,并尽快传播出去。最好能让高老爷允许所有村民暂避到坞堡内,并组织青壮进行抵抗!”

        高老爷,正名高德荣,今年五十来岁,是石壁村最大的地主,也是石壁村望族——高家的族长。

        由于身处乱世,且身家颇丰,与其它村镇的富户一样,也修坞堡、养武装以自保。

        坞堡呈正方形状,占地二十来亩,位于石壁村最中心的位置,由围墙、正楼、角楼等组成。四面城墙高二丈、厚五尺,相当于缩略版的大城城墙,高家的家丁队常年在上面值守。城墙正中为厚实的城门,门上筑由门楼,墙的四角分别修着一座稍稍外凸的箭楼,人可躲在里面射击。

        高家的家丁队虽然只有三十多人,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刀盾手、火铳手、弓箭手等兵种兼具,总体来说,颇为精锐。如果能够结合村中数百青壮,同仇敌忾,据堡而守,土匪想破城而入并非易事。

        杜羽觉得,只要土匪一时半会儿攻不破坞堡,且高德荣允许自己参与城头防御,居高临下,一杆单发步枪,完全有可能成为敌人的噩梦!

        胡铮问:“如果高老爷不同意怎么办。”

        “还能怎么样,跑呗!”杜羽故作轻松地朝几个伙伴笑了笑,说道,“山豹的德性你们还不知道?哪一次出去不是带上几百人给自己壮胆?凭我们这些人要是能挡得住,在峰头岭就直接把他解决了,还用狂奔数十里跑回来?

        “因此,下午三点半,最迟四点钟,如果高老爷不同意,我们就组织自己的家人,和其它愿意跟随的乡亲,退入后山老林中跟对方周旋。

        “不过,这毕竟不是最好的办法,如果找不到人、抢不到东西,万一土匪点燃整个村庄泄愤,我们可真要无家可归了!”

        胡子奇笑道:“我觉得你们多虑了,以高德荣那抠门的性子,听到山豹等要闯进他的坞堡抢劫,不拼命才怪。”

        高卓附和道:“我想,只要高老爷不傻,应该会同意羽哥的方案。抛开他的性子不谈,如果村庄被毁,我们损失的,不过几间空房子而已,他老人家家大业大,仓促之间能带走多少?几代人积累的财富,可就毁于一旦了。”

        高卓的话,让大家的信心增强不少。

        虽然已经除了五服,但他好歹也算高老爷的族人,论起对高老爷的了解,众人中自然以他为最。

        “但愿如此吧。”杜羽点了点头,补充道:“我想,山豹此时肯定正率众向这儿赶来。陈三狗与关卡值守喽啰的死,不定让他怎么咬牙切齿呢。即使我们往山里跑,估计他也不会轻易放过。哪怕不进山搜索,他还可以先退回去,过几天再来。怕就怕到了那时候,我们没有了防备,被打个措手不及,就真悲剧了。”

        其实,这些话也是半真半假。

        说它假,是因为有了前世百年的修炼经验,加上系统的神奇,他相信,只要给他一定的时间,收拾山豹肯定只是小意思。所以,时间拖下去对他反倒有利。

        说他真,是因为他觉得,有了单发步枪,若占据坞堡的有利条件,他有信心一次性解决这些土匪的威胁。古语说得好,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况且,他也没那么多时间跟山豹这样的小人物玩躲猫猫的游戏。

        “放心吧,我们肯定努力促成高老爷同意开放坞堡。”

        众人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一致同意杜羽的安排,赶紧回家通知家人,并散布土匪即将屠村的消息。

        …

        告别伙伴后,杜羽为了不让家人担心,特地拐入一条荒宅小巷,解掉绑在背后的纱布,扔到一处茂密的灌木丛中。

        伸手一摸,皮肤光环如新,伤口已然消失不见。

        不禁感叹:修复液还是一如既往的神奇!

        刚刚拐回主道,迎面碰见一个锦衣华服的少年。

        冤家路窄!

        居然会遇到他,高德荣的儿子高展!

        小时候,这小子经常带着几个跟班,在村里横行霸道,没少跟自己起冲突。干了几次架后,仇就算结下了。偶尔碰到,也是臭脸相向或擦肩而过,从不曾好好打过哪怕一次招呼。

        他不是被送去郡城习武了吗,怎么会在家?

        哦,难怪前世土匪屠村事件发生后,便没有再没听到他的消息,敢情是恰好回村探亲,也撘了进去?

        不出意料,许久不见老冤家,高展特地停了下来,皮笑肉不笑地挖苦道:“杜羽?不是听说你当土匪去了吗,怎么,山寨里也给探亲假?待遇不错啊!”

        说到这儿,他恰好注意到杜羽肩膀上的枪,便故作夸张地绕着杜羽走了一圈,口中啧啧有声:“哥们,混得不错啊,火铳都配上了,今儿你这算是衣锦还乡呢,还是算土匪进村?你说我要不要假装害怕,往坞堡里躲躲?”

        若按照杜羽前世的性格,此时正年轻气盛,难免针尖对麦芒,直接回怼。

        而高展呢,估计等的就是这一刻,仗着在城里修炼了几年,肯定想趁机教训杜羽一顿。

        不过,今时毕竟不同往日,只见杜羽的脸色异常平静,以不容反驳的语气一字一句地说道:“躲是肯定要躲的,不过,不是躲我,是躲真正的土匪。昨夜,我们凑巧得到消息,一伙数百人的土匪正向这儿赶来,准备打劫咱们石壁村,估计黄昏时抵达。”

        “真的?”

        “不信我你总该相信你叔叔吧,他也回来了!”

        “我叔叔?”

        “高卓啊,他跟我刚刚在村口分开。”

        高展的脸色瞬间憋得通红,咬牙切齿地狠狠指着杜羽。

        这一刻,似乎觉得所有骂人的话都有点苍白,只是将脚重重地在地板一跺,道:“你,你,你要敢骗我,我跟你没完!”

        说罢,转身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