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热武重生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鏖战

第十三章 鏖战

        “打!坚决打!”

        山豹恶狠狠地命令道:“让弓箭手和先登队做好准备,一刻钟后发起进攻!一群有了防备的农夫而已,能有什么战斗力?攻得猛一点儿,多杀几个,能把他们吓出尿来!”

        在山豹的心目中,抢劫一个村庄,最麻烦的不是对方誓死反抗,而是村民躲进深山老林中。更何况,如今人家固守坞堡,摆明车马要干一架,如果自己反倒怂了、撤了,这要传出去,面子往哪儿搁?以后还要不要在土匪圈里混了?

        “连一群农民都收拾不了”的名声,实在太难听。

        带着山寨大半主力,出来武装游行了一圈,然后灰溜溜地回去,野心勃勃的二当家看到了,估计做梦都能笑醒!

        “是!”雷猛抱了抱拳,转身准备去了。

        …

        在坞堡前两三百米外的空地上,土匪们开始有条不紊地做着进攻前的准备:

        弓弩手持弓搭箭;

        先登队抻开一条条钩绳;

        刀盾手左手藤盾、右手朴刀,排成整齐的队形;

        还有一些喽啰,将从民房中搜罗到的木梯子,三架一组接起来绑牢,做成长长的云梯……

        在火把闪耀中,所有的攻击手段,都被摆在明面上。

        杜羽强忍住开枪的冲动。

        以他的准头和这把枪的射程,两三百米外杀几个喽啰不难,难的是如何一枪干掉山豹!

        要是一枪不死,反倒让对方有了防备,事情恐怕会陷入不可控的境地。

        他太知道一个武者的破坏力了。

        如果让山豹冲上城头,不但会造成本方人员的大量伤亡,而且整个坞堡都有可能因之陷落。

        所以,他的目标自始至终只有一个:山豹!

        擒贼先擒王!

        只要干掉山豹,对面的那群乌合之众就有可能一哄而散;否则,即使干掉十个八个土匪,也于大局无补!

        为保证射的突然性,他绝不能让山豹提前知道他手中有一把无论射程、射速、威力都大大超过燧发枪,足以威胁一阶武者性命的单发步枪,!

        …

        “踏,踏,踏……”

        石墙下,一排整齐的盾墙,向坞堡缓缓接近!

        刀盾手后面,是抬着云梯、提着钩绳的先登队。

        再后面,是两排弓箭手。

        火铳手没有出动,因为在仰攻的时候,火铳比起能抛射的弓箭差远了。

        坞堡的其它三个方向没有任何动静,很显然,土匪准备集中力量直接从正面拿下。

        “羽,羽哥,你说,我们能守得住吗?”黄山河颤抖着嘴唇,话都有点儿说不完整。

        直面数百土匪的进攻,别说胆小的黄山河了,即便是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刀疤,此时都紧抿着嘴唇,说不出什么大大咧咧的话来。

        “背靠坚固的坞堡,面对一群乌合之众,有什么守不住的?”杜羽拍了拍手中的步枪,笑着说道,“等下就让你们见识见识陈三狗送的这一份大礼,绝对能让山豹他们喜出望外!”

        步枪的来历,在回家的路上伙伴们问过,杜羽也解释过——陈三狗的收藏品,只是没有具体告诉他们这把枪的射程和威力。当然,估计说了他们也不信,还以为杜羽在吹牛呢。

        刚才的打趣,若在平时,大家早就乐了,此刻却没有笑声。

        胡铮见状,看了看黄山河,问道:“你是不是尿急?”

        “黄小娘,如果真想尿就直接尿在城头,不许溜号!”刀疤瞅了瞅黄山河苍白如纸的小脸,嗤笑道:“叫你黄小娘,又不是真的小娘子,我们没兴趣偷看。”

        “没,我没想尿!”黄山河低声说道。连平日里特别排斥的外号,此刻似乎都不那么刺耳了。

        众人绝倒。

        几句打趣之后,大家似乎没刚才那么紧张了。

        “好了,不开玩笑,敌人的箭雨覆盖马上就到!”杜羽摆了摆手吩咐道:“等下我和高卓自由射击。其它人由胡铮带队,在敌人登城之前,就蹲在墙垛后面躲避乱箭,等敌人爬上城头,就按高老爷的安排,充当救火队员,哪里危急救哪里,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众人答道。

        杜羽有拍了拍黄山河的肩膀,吩咐道:“等下紧跟刀疤,他会照顾你的!”

        “嗯!”黄山河重重点头,站到了刀疤的身边。

        …

        “踏,踏,踏……”

        石墙下,整齐的盾阵,还在缓缓逼近!

        200米,100米,80米,50米!

        “快,开枪,射箭!”高老爷声嘶力竭的声音传来。

        “砰!砰!砰!”

        “嗖!嗖!嗖!”

        所有严阵以待的远程兵种都瞬间发射。

        夹杂在十几把燧发枪的声音中,杜羽第一次扣下扳机!下一刻,一个刀盾手身体一歪,抱着脚蹲了下去。

        杜羽看也不看结果,快速取出一粒子弹塞进枪膛内,再次瞄准,射击,又一个刀盾手蹲在了地上,还是小腿中枪!

        50米,是燧发枪居高临下的有效射程,也是杜羽预先想好的开枪时机,既不太引人注意,又能以最大的效率杀伤敌人。

        刀盾手的盾牌只有不到一米高,为了护住头部、身子等要害,以及身后的先登队、弓箭手,只能把膝盖以下的部位露出来。而50米内打移动中的腿,对杜羽来说,简直是裤裆里捉鸡——手到擒来!

        因为连续两个刀盾手倒地,原本严密的盾阵,露出了破绽,给城头上的弓箭手、火枪手提供了绝佳的射击机会。

        “砰!砰!砰!”

        “嗖!嗖!嗖!”

        连续的枪响,不但将杜羽的枪声淹没,也给城下失去防护的先登队和远程射手带来了一定的伤亡。

        尽管如此,坞堡下的土匪非但没有后退,反而在各大小头目的大声催促下,以更快的速度向坞堡冲来。

        单发步枪的射击频率实在太慢,城头弓箭手和火枪手的准头又差,土匪仅仅付出再倒下五六个人的代价,城头就迎来了第一波覆盖式乱矢!

        按理,以坞堡的高度,仰射以距离30米为最佳。但为了减轻被压着打的心理压力,突前指挥的土匪头目一过40米,就命令弓箭手还击。

        “嗖嗖嗖——”

        某家丁队员肩头中箭发出的惨叫,点燃了城头的恐慌,尽管大部分弓箭都没能射到城头。

        “鬼叫什么?中了一箭而已,又死不了!”家丁队头目高远见状,大声呵斥了一句。

        话音未落,更加密集的乱箭接踵而至。

        战正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