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热武重生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一决胜负

第十五章 一决胜负

        这一刻,山豹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脸色瞬间涨得通红!

        出乎意料的挫败、敌人的羞辱,仿佛化作一股怒火从两肋间窜了上来,在胸中熊熊燃烧起来;紧握的拳头暴起道道青筋,愤怒的眼神死死地盯着杜羽,歇斯底里地咆哮起来:“小兔崽子,你死定了,我告诉你,不但你死定了,连你全家,不,全村都死定了!”

        很好,很强大。

        成功激起山豹的怒火,杜羽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成一半,必须趁热打铁!

        “不用你说,我早就知道了!”杜羽高声应了一句,朝众土匪继续喊话:“峰头岭的弟兄们,在今日之前,我和大家一样,一直在山寨里混口饭吃。昨天却无意中听到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山豹将带队洗劫石壁村,并下达了烧光、杀光、抢光的命令!逼不得已,只能偷偷溜回来报信。垃圾豹,你这个天生的贱种,敢不敢告诉大家,我们石壁村到底得罪你什么,让你居然连道上的基本规矩都不顾,吃起窝边草来了?”

        说罢,也不给山豹回答的机会,瞄准土匪中的熟人,开始挑拨离间:“王虎、丘晖、武兵三位大哥,你们村离峰头岭不远,就不怕我石壁村的今天,就是你们村的明日吗?这是什么垃圾头领?!你们还要继续为他卖命吗?”

        王虎、丘晖、武兵三人脸色微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反驳吧,杜羽说得有一定的道理,几乎无从驳起;不反驳吧,等于默认了杜羽的挑拨,山豹能不在心理给他们记上一笔?

        这是赤落落的阳谋!

        心中暗骂杜羽不厚道,专坑熟人!

        他们的腹诽杜羽自然听不到,此时他正拄着步枪站在城垛上,继续将光荣、伟大、正确的挑衅事业进行到底:“今天,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大家,石壁村的老少众志成城,将坞堡守得犹如铜墙铁壁一般,不填上两三百条人命,休想攻下来!卑鄙懦弱、愚蠢垃圾的垃圾豹,论攻城拔寨的经验,你多少有点儿,敢不敢昧着良心否认这个事实?”

        一番连消带打的挑衅、激将、挑拨,成功勾起了不少土匪的负面情绪。

        俗话说,盗亦有道。

        劫掠石壁村,确实违背了土匪这个行当的潜规则,本就让不少土匪的心中多多少少有点儿抵触情绪,只是慑于山豹的威势,不敢表现出来罢了。

        而首次攻击失利、死伤累累的事实,让这些只习惯打顺风仗的土匪,更是心中开始打鼓。加上杜羽的分析、挑拨,让大家理所当然地将目光齐刷刷投向山豹:如果武者能够带头冲锋,他们是不是就不用白白送死?!

        此时,站在后排的山豹,后牙槽紧咬,面沉如水!

        武者的尊严,岂是什么人都能挑衅的?

        而且,他什么时侯下达过“三光”命令?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兔崽子,竟敢公然朝他身上泼脏水?!

        是可忍,熟不可忍!

        看着众土匪的表情,他知道解释是苍白无力的。

        今日唯有带头攻击,将那小兔崽子斩落刀下,才能挽回他业已受损的威信!当然,在他看来,这也没有多大的难度。堂堂武者,岂是村里的阿猫阿狗所能伤得了的?

        于是,狠狠踏前几步,高声喝道:“小兔崽子,你等着,看我过会儿怎么将你身上的肉一块一块地割下来喂狗!”

        “老子等着你!垃圾豹!”杜羽双手抱胸地站在城垛上,淡定地看着远处气急败坏的山豹,脸上挂着满不在乎的表情,心中却暗暗对自己的表现点了个赞。他知道,这一轮挑衅成功了!

        只是,旁观者却暗暗为他捏了一把汗。

        刀疤、高卓等人都用担心的眼神看着他。

        舅舅高修然更是特地跑过来,低声埋怨道:“小羽,你太冒失了,以刚才的伤亡率,说不定土匪再攻一次还打不下来,自己就退走了!可被你这么一喊,恐怕只能不死不休了。”

        高老爷虽然没说什么,却也摇头叹了一口气。很显然,他有相同的看法,且已将不满借高修然的口说出来了。

        杜羽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立即沉声说道:“舅舅,高老爷,我在峰头岭呆了那么久,十分了解山豹的为人。从以往的抢劫经历来看,如果我们打一开始就服软,将命运完全交到他的手上,任其宰割,还有可能留得一条性命。一旦奋起反抗,并给土匪造成伤亡,屠村是必然的。可以说,从决定反抗的那一刻起,我们就与这一伙土匪没了任何妥协的空间。要么打疼打退他们,要么石壁村鸡犬不留!”

        高修然、高德荣面色有点儿发白,转头看向高卓等其它从峰头岭回来的小家伙,很显然,对于杜羽的话,他们并不完全相信。

        “确实如此!”一向沉默寡言的高卓第一个开口附和。

        “山豹很残忍!”胡铮亦点了点头,转身面向高修然、高德荣,以及其它看向他们的家丁、村民,高声煽动道:“临战之际,我们决不能自乱阵脚,更不能把石壁村乡亲们的生死寄托在敌人的仁慈上!自从山豹决定劫掠石壁村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注定了只能与他不死不休!”

        “对,怕个卵子!不是他死,就是我们亡!”刚刚砍过土匪的刀疤,手握滴血的朴刀,跃跃欲试。

        典型的好战分子。

        砍人居然能砍得这么兴奋。

        就在这时,站在一旁的高展也插了一句:“既然开打了,就不要瞻前顾后!否则,很容易给敌人造成可乘之机!”

        高德荣这才放弃幻想,走过去拍了拍高修然的肩膀,说道:“也许他们是对的,到了这个份上,只有彻底豁出去才有活路!”

        说罢,对高远吩咐道:“刚刚因为死伤所缺的岗位,马上找人补上去!告诉乡亲们,越怕死越死得快!我高德荣将会与他们一样,始终坚守在城头上,直到战斗结束的时候!”

        “是!”高远应诺离开。

        高修然也不再说什么,转身去准备下一轮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