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热武重生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一枪爆头

第十六章 一枪爆头

        城上城下很快统一了立场,继续打!

        第二轮的攻击阵型简单明了。

        愤怒的山豹,手持双重盾牌,护住身体的主要部位,走在顶盔掼甲的彪悍亲卫队的正中间。

        刀盾队排着整齐的队形,紧随其后。

        再接着,是抬着五架拼接云梯、提着数十条钩绳的先登队。

        最后压阵的,是两排弓箭手。

        再接着,连火枪也排成两排,缓缓逼了上来。

        沉重的脚步声,重重地压在城上人员的心头。

        大家心中明白,之前的死伤惨重,加上杜羽的火上浇油,这一轮恐怕就得彻底决出胜负。

        …

        杜羽一动不动地趴在城头,眼睛盯着准星,右手食指轻轻搭在扳机上,心中默默计算着与山豹之间的距离:

        200米,150米,100米,90米,80米!

        突然,山豹将举着的盾牌迅速交到左手,右手从身边的土匪手中接过一捆钩绳,双脚在原地重重一蹬,向城头飞奔而来!

        其它土匪亦同时发动!

        城头上,所有人的心猛地一纠,似乎被一只无形的手瞬间握住:完了,完了,武者的气势居然如此吓人,这怎么抵挡?

        甚至有人心中开始咒骂杜羽,自己找死还非得拉他们垫背。

        城下的土匪恰恰相反,都觉得胜利在望,冲锋的脚步更轻快了。

        就在城上城下经历着冰火两重天的心情时,突然——

        “砰!”地一声,枪响了!

        飞奔中的山豹,狠狠摔在了地上,鲜血从头部汩汩流出,瞬间染红了地上的沙土!

        世界瞬间安静了!

        时间瞬间凝滞了!

        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地张大了嘴巴!

        堂堂武者,就这么死了?

        像普通人一样,一枪毙命,扑倒在尘土中?

        仿佛过了很久,又仿佛只是一瞬间,一阵惊呼首先在土匪丛中响起,城下原本整齐的队形开始变得凌乱:

        有人高喊“寨主”,冲向了山豹;

        有人高喊“报仇”,继续冲向坞堡;

        更多人的土匪,只是呆呆地站着,无所适从。

        紧接着,城头响起第一声欢呼,然后传遍整个坞堡!

        “山豹死了!”

        “我们赢了!”

        “山豹死了!”

        “我们赢了!”……

        …

        此时,无论土匪,还是村民,心中都有点空落落的。

        强如一阶武者,还是躲不过高速激射的子弹么!

        练武到底有何意义?

        特别是高德荣父子,心情尤其复杂。

        不过,杜羽的心中,却是波澜不兴。

        区区一阶武者而已,前世实力比山豹强的武者,死在他手中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他只是瞟了一眼城下的慌乱,便以最快的速度取出一枚子弹,塞进枪膛内,保险栓一拉,迅速进入瞄准状态,再次扣动扳机!

        “砰!”

        第二声枪响。

        百米余外,率领弓箭手为进攻者提供远程火力支援,此时正因为山豹的意外死亡而进退失据加愣神的雷猛,同样倒下!

        雷猛的实力无限接近武者,但毕竟不是武者。

        虽然与杜羽之间的距离比山豹远,但无论对危险的感知能力,还是千钧一发之际的瞬间闪躲能力,都远逊武者,于是毫无悬念地再次被一枪爆头!

        这一下,土匪彻底乱了。

        有人抬着两个当家的尸体往后跑,想退出射程之外;有人还是没有放弃报仇的执念,还想着往前冲;更多的人,却是慌乱无措,有不少土匪甚至直接扔掉手中的武器,大喊大叫着转身逃命!

        太可怕了!

        连往日高高在上的山豹、雷猛都被一枪爆头,谁知道下一个会不会轮到自己?

        杜羽却依然一动不动,全力保持自己所能达到的最快射速,将最积极鼓动复仇的悍匪一一点名!

        于是,出现了令城头上所有人都感到目瞪口呆的一幕:

        当一个又一个冲锋的土匪倒在杜羽的枪口下,最终,城下所有的土匪都开始转身逃命,但杜羽依然没有罢手,继续一枪一个收割着土匪的性命。

        100米,一枪毙命;

        200米,一枪毙命;

        300米,一枪毙命;

        直到所有的土匪都跑出400米开外,杜羽才摇了摇头,起身,对高展等“围观者”笑道:“追啊,等什么,不杀到他们胆寒,说不定他们到了半路就敢去而复返!”

        说罢,直接提起一条在第一轮战斗中缴获的钩绳,将钩子在城头上扣牢,然后一把抓住绳子,快速坠墙而下,独自追敌去了!

        紧接着,刀疤、高卓、胡铮、胡子奇,甚至连最胆小的黄山河,都提着一把刀,坠绳而下,喊打喊杀地紧随其后。

        高展眼见杜羽这个自幼时开始,唯一敢跟自己作对的臭石头,几乎以一人之力杀退土匪,并抢先追击,心情异常复杂的,朝父亲喊道:“爸,我也去。”

        “等等!”高德荣挥手制止了儿子。

        开玩笑,场面如此混乱,连武者山豹都死在自己面前,这个被自己寄予厚望的儿子连武者都不是,安全能有保证?

        “高老爷,我们是不是也追?”看着群匪已经兵败如山倒,连高远也有点儿跃跃欲试。

        “追!当然要追!高远,打开坞堡大门,带领家丁队追杀五里,顺便接应杜羽等人,嗯,高展也去!”说吧,还特地向高远使了个眼色,让他保护高展的安全。

        “放心吧,老爷!”高远豪情万丈地朝家丁队一挥手,“弟兄们,都跟我杀敌去,咱们不能让人小瞧了!”

        于是,带着高展、家丁队一溜烟往城下的大门跑去。

        也有个别勇武者则直接顺着钩绳坠下,也追杀去了。

        望着儿子追出坞堡的背影,高德荣久久无语,仿佛置身梦中。

        眼前发生的事儿,实在太不可思议。

        在这一片方圆百里区域范围内,逞威了十几年的土匪头子山豹、闻名遐迩的一阶武者,就这么被刚刚年满16岁的杜羽一枪爆了头?

        预料中凶险万分的坞堡保卫战,就这么赢了?

        杜羽手中是什么枪?

        效射程有多远?

        哪来的?

        一切的一切,都让他有点懵。

        “其它人谨守坞堡,小心土匪半路折返!”高老爷赶紧发出第二条指令。

        万一小股土匪真的绕路复返,而己方守卫力量却倾巢而出,就成被调虎离山的经典悲催案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