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热武重生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各得其所

第二十一章 各得其所

        接着,又是一番明争暗斗。

        杜羽表现得犹豫不决,似乎既垂涎于巨大利诱,又担心前路危险,难以抉择。其实恨不得赶紧把那些白银拿到手,然后直接从系统中兑换出六杆步枪、500发子弹,连同手中仅剩3发子弹的步枪一并甩给他,彼此皆大欢喜。

        而高德荣、高修然二人则一唱一和、软硬兼施、恩威并用。

        在这场对飙的大戏中,杜羽看似弱势的一方,实则就像欣赏一部大片,眼瞅着剧情正一步步朝自己所希望的方向滑向终点,心中的感受只有四个字:快乐、刺激!

        高老爷表面上是强势的一方,其实心中隐隐有点儿打鼓:上千两的白银,相当于家族超过两年的利润,就这么交给一个十六岁的少年,万一鸡飞蛋打,叫人情何以堪?但为了那平时有钱也买不到的步枪,面上却是一点儿也不能表现出来。

        结果自然是皆大欢喜。

        交易在高德荣的“强人所难”和杜羽的“不情不愿”中顺利达成。

        仅仅半个多小时后,高远便带着两个家丁,手提银子、干粮,腰挎朴刀,几乎是半押送着杜羽南出坞堡,径直朝村外而去。

        …

        待所有人离开,高展终于忍不住了,皱着眉头问道:“爹,我觉得根本不用搞得那么麻烦,直接让他告诉我们接头方法不就完了?”

        在刚才的交易过程中,他数次想要插嘴,都被父亲的眼神制止掉。

        高德荣拉过儿子的手,轻轻拍了拍手背,欣慰地说道:“离家几年,不说别的,单是这心性便大有长进。若是以前,你恐怕等不了这么久,当场就能把事情给搅和了。”

        说罢,将儿子的手放回桌面,耐心地反问道:“就算他把接头方法告诉了我们,你敢保证他没在那上面动手脚?”

        高展双眼一瞪:“他敢?”

        高德荣淡淡回答道:“为什么不敢?人家可是通过杀人、夺枪、逼供等手段,好不容易才得来购枪渠道的。换了是你,你会心甘情愿地交出去?而且,不要忘了,杜羽虽然年轻,可他当过土匪、杀过武者,手上的人命不止十条八条,你觉得他是好欺负的人?”

        高展想了想,迟疑道:“他的父母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高德荣打断了儿子,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语重心长地说道:“儿子,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易把别人逼到墙角,也不要轻易把自己逼到墙角。我问你,如果杜羽真把购枪渠道双手奉上,我们派谁去?你,还是我,亦或是高远?如果派出去的人一去不复还,我们该怎么办?”

        高展不假思索地说道:“当然找杜羽算账!”

        “找杜羽算账?”高德荣冷哼一声,起身踱到窗边,看着庭院中几片被秋风吹得左飘右荡的落叶,淡淡说道:“南旃王国是真正的混乱之地,我们任何一个人到了那里,都会像那几片落叶,难以掌握自己的命运。说不定走着走着,就被过路的土匪、见财起意的地痞给灭了,这也怪杜羽?”

        高展张了张嘴,想辩解,却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言辞。

        高德荣瞥了他一眼,继续道:“况且,你想过没有,如果杜羽真是冤枉的,而我们却把他逼急了,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他干脆不管自己的父母,直接提着步枪跟我们打游击,时不时打我们的冷枪,我们该怎么办?”

        这下子,高展彻底不说话了。

        俗话说,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从小到大,高展从来都知道,杜羽这家伙可不是什么软茬子。

        真把他逼急了,以这家伙的秉性,完全有可能会彻底豁出去。真要那样,他们父子不死也得脱层皮!

        尽管如此,高展依然心有不甘:“可这价格……我敢肯定,一把枪带子弹的价格绝对用不了150两。”

        高德荣摆摆手,道:“我知道!据我了解,120两左右是这款步枪带一个基数子弹的一般黑市行情。杜羽没有任何根基,买的数量又少,估计拿到的价格比这个可能还得再高一些,就算130两吧。多出来的20两价格,人家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去赚的!如果连这点银子都舍不得,那就是典型的‘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了。”

        “您安排高苗二人,难道不是为了走私渠道?”高展问道。

        “能顺便获得走私渠道固然好,不过我不强求。”高德荣捻着胡须解释道:“他们的首要任务,是保证那一千两白银的安全。只要杜羽不携款潜逃,这笔交易能顺利完成,让他赚点钱,也不是不可以,反正以咱们的财力,一时之间也买不了几支枪,自然也就不会有太多的差价让他赚。”

        听了这一席话,父亲的形象瞬间变得高大起来。

        小时候,当他听到村里人背后称父亲“高老抠”时,他既愤怒又觉得丢脸。

        现在看来,父亲似乎也不是真抠门,只是比较节俭而已。

        该花钱的时侯,他可一点儿也不含糊。比如,花大价钱送自己出去学武;比如,千余两买枪的银子,说拿就拿了。

        正当高展感慨出神的时侯,耳边传来父亲语重心长的教诲:“即使杜羽成功把枪给咱们带回来,也只是给这座坞堡增加了几分安全系数而已。生逢乱世,咱们高家要想真正崛起,终究还得靠你,靠你早日成为一名真正的武者!”

        “是,父亲,我先去练武了!”高展起身朝父亲郑重鞠了个躬,才朝门外走去。

        走到门口,父亲的声音在背后再次响起:“展儿,眼睛不要只盯着这个小小的乡村,父亲希望,高家会因为你而成为州郡望族,没必要与一个有点运气的乡村小子争一日之长短!”

        高展在门口顿了一下,抬头恰好望见太阳钻出云层,洒下满地的光芒。

        他没有回头,向外走去的步伐却更加有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