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热武重生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震慑

第二十九章 震慑

        在峰头岭,白干活于底层土匪当中,堪称驰名商标。

        不是因为这个老油条地位有多高,而是因为他的眼力劲儿是出了名地好。

        到山豹止,这老家伙先后熬死了三任寨主,乃实打实的三朝元老。

        没有人知道他的年龄有多大,也不知道他究竟在峰头岭呆了多少年,只知道他见谁都笑眯眯的,对下不欺压底层小喽啰,对上也没有成为任何一任寨主的心腹。

        有人说,他是真正的老麻雀;

        有人说,他是峰头岭的活历史;

        也有人说,他说整个山寨的万金油。

        不管谁当寨主,他都是峰头岭接待处主管,在普通土匪中威望不低。

        如今,他出言催促,不但给了王虎三人投靠的台阶,也代表这老家伙对杜羽认可。如果不是看好杜羽的实力,相信杜羽能成为最终的胜出者,白干活不会有这么积极的表现!

        因此,王虎三人只是简单交流了一下眼神,便小心翼翼地走进院子,穿过蹲了一地的大小头目,恭敬地走到杜羽面前,抱拳道:“杜……大人!”

        这话有点别扭。

        王虎,丘晖,武兵三人的年龄都在二十岁上下,比杜羽要大一些,算山寨的正式“编制”。以往遇见时,愿意跟杜羽等人点头打招呼,甚至偶尔聊上几句,是因为他们的老家与石壁村相去不远,看在老乡的面子上,才“折节下交”的。

        仅仅几日前,大家路上碰到时,还“小杜小杜”地喊着,差点儿没喊“小肚子”,现在马上改口称“大人”,心理上确实一下子有点儿转不过弯来。

        “什么杜大人,既然进来了,以后大家就都是兄弟了,何须客气?”杜羽也理解他们此时的心里,友善地笑了笑,示意他们暂时站到一边。

        口子已经越开越大了,很不错的开局!

        借得东风好撑船!

        杜羽随手从地上捡起一把大砍刀,轻松跃上院子的围墙,单脚在墙头轻轻一点,再次腾空而起,跃向离院墙五六米外的老柏树。然后一抹刀光闪过,直径两尺余的大树干,从离地约三米高的位置,被一刀斩断。

        众人惊讶地张大了的嘴巴。

        山豹、蒋骏等怎么死的暂且不论,昨晚院子里的大小头目怎么成为俘虏的他们也没有见过;但这一刀之威,表现出来的绝对是武者实力,足以震慑当场!

        待树冠轰然落地,杜羽奋力一跃,立于三米高的树桩上,对所有围观的喽啰朗声说道:“各位老少爷们,你们之中,也许有人认识我,如果不认识也没关系,我重新介绍一遍!我姓杜名羽,来自离此不远的石壁村!

        “在昨天之前,我还和大家一样,是峰头岭的成员之一,安分守己,默默修炼!如果不是山豹、雷猛带队劫掠石壁村,如果不是蒋骏贼心不死,为了一己之私,准备打着为山豹报仇的旗号再次出征石壁村,今天,我不会站在这里!

        “俗话说,杀人者,人恒杀之!

        “我杜羽明人不说暗话,山豹、蒋骏、雷猛,以及他们不少的铁杆心腹都直接或间接地死在我手里!还有一些大小头目也成了我的俘虏,此刻就跪在院子内!

        “如果还有谁不服,想报仇,或者还想继续攻打石壁村,不妨都站出来,当着峰头岭所有人的面,划下道来,无论围攻还是单挑,我都接着!”

        大家面面相觑,愿意当出头鸟的却一个都没有。

        反抗高高在上的武者?

        吃撑了,还是活得不耐烦了?

        山豹稳坐峰头岭大统领的位置数十年,不是没遇到过敢于起心动念的人,但无一例外的,最后都化为黄土一抔。可以说,山豹能长期占据寨主之位,依仗的不是他的资历、狠戾,而是凭他的武者实力!

        而今日,站在他们面前的少年,是一个刚刚干掉山豹、蒋骏、雷猛三大当家,杀戮、俘虏了山寨几乎所有大小头目的狠人,凭这些小喽啰们又怎么敢兴起反抗的念头?

        更何况,虽然他们只是底层人物,只见过山豹这么一个武者;但一个十六岁的武者,与一个修炼半生才踏足武者境的山豹,两者谁更难得、谁的前程更加远大,他们还是知道的。

        若不出意外,将来杜羽晋升至更高境界,几乎是可以肯定的。

        追随二阶、三阶武者,比追随一阶武者,好处会不会更多他们不知道,但走出去更有面子是肯定的!

        所以,只在刹那间,不少人开始你看我、我看你,都想着只要有人第一个主动站出来拥护,自己马上马上跟进!

        没想到,院外的人还没行动,院子里跪着的大小头目却毫无节操地抢先开口求饶:

        “杜……大人,我们错了!”

        “杜大人,饶了我们吧。”

        “杜大人,我们有眼无珠。”

        “杜大人,我们再也不敢了。”……

        围观的喽啰们都觉得有点丢脸:难道这就是他们能当头目,而自己始终只是一个小喽啰的原因所在——为了成为人上人,从此节操是路人?

        其实,真不怪他们骨头软,时至今日,三大头领的死忠基本都死光了。剩下的人,要么与三大头领的关系本就比较疏远,既没有义务为他们报仇,更没有兴趣为他们陪葬;要么只把土匪当作一个职业,一种谋生的手段,从未打算真正效忠某一个个人;要么本身就是骑墙派,谁当寨主就服从谁,谁实力强就听谁的指挥。

        如今,眼见一个实力强大、前途无量的少年成了峰头岭新的主人,而他们却因参加进攻石壁村的动员宴饮而沦为阶下囚。换位思考,如果他们处在杜羽的位置上,此时恐怕巴不得有几个硬骨头站出来装英雄、充好汉,好给他一个杀鸡儆猴的现成借口!

        何苦来哉?

        面对院内此起彼伏的求饶声和院外众人的忐忑不安,杜羽双手高高举起,又缓缓下按,周围瞬间安静下来:

        “首先我要声明一点,我杜某人不是嗜杀之辈,今天站在这儿也不是为了杀人。你们之中,有些人昨天去过石壁村,有些人没去过,这都没关系,毕竟上头有命令,你们也是身不由己。

        “但是,作为始作俑者,山豹、蒋骏及其铁杆心腹,却有必死的理由!

        “我杀他们,不为山豹的残忍短视,雷猛的暴虐嗜杀,以及蒋骏整日里只知道勾心斗角、搞阴谋耍诡计;只为他们兔子专吃窝边草,直接对石壁村下手!你们说,他们都要劫掠我的乡亲、杀害我的父母了,我还需要跟他们客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