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热武重生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高家对策

第四十三章 高家对策

        坞堡,高家大院,书房。

        西天的晚霞穿过窗棂分割的格栅,斜照在书架上,一排排簇新、整齐的书籍在光影中斑斑驳驳。

        高老爷坐在办公桌后的大靠背椅上,看着对面白墙上挂着颇为风雅的“卧山听泉”四个大字,心情却无论如何也平静不下来。

        他向门口看了看,起身走到窗前,目光毫无焦距地俯视沐浴在晚霞中的院中花草,不一会儿又踱到屋子一角的沙发椅坐下,然后又焦躁地站了起来,显得坐立不安。

        正在这时,门被推开。

        高展、高远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父亲。”

        “老爷。”

        高德荣长长呼出一口气,装作镇定自若地样子,朝二人招招手,走回办公桌后面坐下,又指了指对面的两张靠背椅,这才问道:“外面怎么样了?”

        高展率先坐下,开口道:“据我们了解,有意参加保安队的青年,起码有上百人。”

        高远亦拉开椅子坐下,补充道:“每餐白米饭、每月二两银子的待遇,对那些穷小子的诱惑实在太大。”

        “这在意料之中。”高德荣点了点头,眉头紧皱,冷声说道:“好好查一查,看这小子的大米和银子哪里来的。”

        家丁队的月饷一两。

        保安队的月饷二两。

        这不但是与自己打擂台,而且有意无意地告诉这些家丁:老爷苛待了你们,哪怕你们曾为之出生入死。

        高展皱眉猜测:“难道是山豹遗宝?亦或是南旃王国之行,他劫掠了某个大财主?”

        高远却道:“我觉得更大的可能是他在耍障眼法!也许他根本就不像咱们想象的那么有钱,只是将手中所有的银子换成大米,等招到人以后,稍加训练,便冒险出去劫掠,打着以战养战的主意!”

        在二人的启发下,高德荣顿时脑洞大开,说道:“还真有这个可能。而且,说不定买粮的银子就是我当初给的那一笔!至于给我们的枪,也许是机缘巧合之下,他在南旃王国走了狗屎运得到的,比如偷,比如抢,比如人家黑吃黑打得两败俱伤被他捡了便宜。”

        高远一向明白老爷的心思,便顺着他的话接言道:“也就是说,南旃王国之行,这家伙不但侥幸得到了枪,还省下了当初您给的银子。有钱有枪之后便野心滋长,打起拉队伍的主意。”

        高展皱眉道:“当初不是派高苗、黄祥跟着他吗?有这事他们能不知道?”

        高远摇了摇头道:“事后,我曾旁敲侧击了一番,高苗、黄祥二人对购枪的某些细节,讲法颇有出入。基本可以推断,在购枪的过程中,两个家伙至少曾被杜羽甩下过,某些重要的环节他们根本就没有参与。”

        高展顿觉怒火中烧,“噌”地站了起来,嚷嚷道:“那他们为什么不说实实?我去把那两个家伙找来对质!”

        高德荣却抬手制止了高展,说道:“就算他们承认了又怎样?惩罚他们?客观地说,他们此行虽然事情办得不圆满,但毕竟冒险进入过南旃王国,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苛责他们,容易寒了人心。”

        高展默然,心中暗暗想到,高远不愧是父亲的心腹,对父亲的心思揣摩得透透的,哪怕早就瞧出了高苗、黄祥二人的破绽,也没有主动揭发,。

        只是,自己的心里怎么就那么不舒服呢。

        这时,他又听到高远在那儿恭维:“老爷英明!我现在担心的是,高远手上还有没有更多的枪被藏了起来。还有,我们现在必须决断,该采取怎样的应对措施。”

        高德荣闻言,没有开口,只是皱着眉头,右手食指在桌面上一下一下、有节奏地触打着。

        高远、高展静静地坐着,不敢开口打扰。

        良久,高德荣才看向高远,问道:“你觉得杜羽成立保安队的目的何在?有没有可能是为了对付我们?”

        高远想了想,摇头道:“我们跟他无冤无仇,我想,至少短期内对付我们的可能性不大,否则他就不会那么痛快地将六杆步枪交给我们。但是,若将来真让他发展壮大了,损害您在村里的威信是肯定的,弄不好还会与我们发生利益冲突,毕竟一山不容二虎。”

        高展插言道:“要不,咱们直接灭了他?”

        高德荣的脸色变了又变,最终喟然一叹,对儿子说道:“杜羽此人,年纪虽小却心机颇深,你们想想山豹是怎么栽在他手里的。我觉得,他既然敢大张旗鼓地成立保安队,就不会毫无防备。万一他手里有更多的枪,要小心打虎不成反被伤。你的这个想法太过冒险。”

        高展的声音不自觉地提高了些:“难道我们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将队拉起来?父亲,要不我成立家丁二队,给他来个釜底抽薪,将有可能参加保安队的人都给他拉过来!”

        高远皱了皱眉,见老爷看过来,却马上装作好不在意的样子,立即附和道:“我觉得不但要跟对方抢人,而且可以在村里散布谣言,说杜羽准备拿乡亲们当炮灰;还可以采取分化瓦解之策,做高卓等人的工作,让他那几个铁杆加入我们家丁队;这样三管齐下,看杜羽孤身一人还能有什么作为?”

        高德荣默默地看着眼前互别风头的两个人,心中暗赞高远的灵巧机变,相比较起来,自己的儿子还是显得稍稍嫩了一些。

        见高展还想开口,他抬手往下按了按,语重心长地对儿子说道:“我高家最终能走到什么高度,不取决我,不取决于高远,更不取决于杜羽,而取决于你,取决于你能否突破武者境,甚至更进一步!我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看到你带领高家走向辉煌!所以,你的任务是尽早回师门修炼,而不是插手村里的事务。就这么大个鱼塘,折腾得再起劲,能有多大的收获?!”

        说罢,以命令的语气对高远说道:“放出风声,家丁队准备扩招!刚才你提议的其它对策也可以同时去做!这事儿由你率领家丁队全权负责!”

        “是!”高远瞟了高展一眼,起身领命。

        高展嘴巴嗫喏了一下,低声说道:“能不能过几天再走,我想看看杜羽到底能折腾出什么花来?”

        高德荣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