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热武重生在线阅读 - 第八章 打移动靶

第八章 打移动靶

        土匪头子单森现在很烦、很暴躁。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伤亡数百,好不容易破城而入,结果东面城头的枪响了,摘果实的来了。

        这就好比,媒婆请了,彩礼给了,眼瞅着迎亲、拜堂、宴宾客一切都十分顺利,正准备进洞房的时候,结果,抢亲的大摇大摆地来了,这让人如何能忍?

        叔叔能忍、婶婶也忍不了!

        更郁闷的是:

        敌人是谁?不知道!

        敌人有多少?不知道?

        敌人打哪儿来的?还是不知道!

        不是都已经把民圩镇的各村武装全部毒打了一遍吗,怎么还会有援兵?

        难道县城来的?

        想想也觉得不可能!

        固城离民圩镇隔着一百三十多里山路,一路上山高路远坑深。即使民圩镇第一时间派出信使,固城接到消息后马上整队出兵,没有三天时间也别想到达这儿!

        更何况,在固城统治者眼中,民圩镇原本就穷山恶水,即使接到消息,救不救还两说呢!

        单森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连续三遍接到援兵请求后,心烦意乱的他立即暴跳如雷,指着手下一个五短身材的土匪头目狂吼道:“铁冬瓜,把你负责的街区清除残敌工作交给老五,多带一些喽啰去,不把他们的脑袋全砍了,不要回来见我!”

        “是,是,是。”铁冬瓜答应得挺爽快。

        可当他转过身,脸马上垮了下来。

        宝宝心里苦啊!

        好不容易将所负责街区的残敌消灭了七七八八,眼见着即将进入梦寐以求的任意抢劫模式,结果被寨主一嗓子喊过来,得,煮熟的鸭子飞了!

        都便宜老五了!

        运气咋就那么背呢?

        可惜,心里再有意见,违逆单森的意志他是不敢的,只能骂骂咧咧地准备把气都撒在搅事者头上。

        …

        与土匪的窝火不同,高卓等人却十分惬意。

        此时,他们正站在东门的城头上,朝视野所及的任何土匪开枪,简直像是在移动靶射击训练。

        平时打移动靶的时候,还得费心费力预先做好靶子、挖好战壕,然后让某个倒霉蛋跳入战壕,弯腰扛着靶子乱跑;而且,为了节省子弹,每人每天顶多打五发,就不得不停下来。

        现在多爽?!

        靶子自己动起来了!

        简直是全自动移动靶嘛!

        而且居高临下,仗着步枪远数倍于弓箭或火铳的射程,自己打得着敌人,敌人够不着自己,还有比这更爽的战斗吗?

        至于子弹,队长刚刚给每个人补足了一个基数(一百颗),简直与无限量供应没什么区别!

        羽哥曾经说过,神枪手都是用子弹喂出来的。

        高卓打着打着,感觉自己的准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提升。这一段时间以来,羽哥似乎变得越来越神秘,比如他背上的行军袋,到底装了多少子弹?昨天掏一次,今天掏一次,就跟掏不完似的。

        明天还能不能从里面掏出子弹?

        按理说,装那么多子弹,袋子应该很沉才对,可羽哥背起来却轻飘飘的,好像没什么重量似的。

        难道武者的力量大到了那个地步?

        …

        与高卓的关注点不同,正保持着均匀节奏、一枪一枪射击的边让,心中对队长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

        原本觉得应该很艰难的救援行动,竟然被他整得如此轻松!

        他们一行八人,几乎是以游山玩水的姿态,大大咧咧地尾随冲锋中的土匪步入城门。队长还边走边朝看过来的土匪高喊:“看我干什么,快点啊弟兄们,再慢,银子、女人就都便宜别人了!”

        那几个家伙居然信了,真的加快了脚步。

        队长这才回头朝队友一笑,带头往登城的台阶拾级而上,边走边给大家做战术讲解:

        “你们看哈,咱们总共才八个人,目标不大;而此时呢,所有土匪的注意力都被城内的战斗、城内的财富女人所吸引,谁会真正关注身后?而且,土匪成分复杂,至少由三个山寨组成,互相都不太认识,这就给咱们机会了嘛;再说,无论是土匪还是咱们保安队,服装五花八门的,根本就没有辨识度,能认出我算他们……!”

        话音未落,城头一个放哨的喽啰,用刀尖指着他们,高声喊道:“你们是谁?哪个部分的?”

        打脸的来了!

        羽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只见他恼羞成怒,快步冲而来上去,抬脚踢掉对方手中的刀,紧接着一巴掌将对方扇到数米开外,这才理直气壮地双手叉腰站在那边儿,张嘴就骂:“连我是谁都不认识,还敢在这里混?”

        高卓见状,也凑上去连踹两脚,骂道:“不打蠢的,不打懒的,专打你这种不长眼的。”

        城墙上,另外几个喽啰顿时傻眼了。

        此时,眼见着胜利在望、收获在即,而他们却被留在城头吹西北风,本来就挺倒霉的。

        没想到,倒霉无下限,居然再遇见这么一个不讲理的。

        看杜羽的架势,确实像个头目,而且土匪武装中,使火枪的基本都是精锐,非他们这些边缘人物可比。

        更重要的是,几家土匪战前有约定,打下民圩镇后,大家将几家合一家。换句话说,不管他认识不认识杜羽,以后杜羽都会是他们的顶头上司,这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得罪这么个蛮狠的头目,日子肯定不会太好过。

        所以,这些倒霉蛋越想越忧心,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正在这时,杜羽朝他们招了招手,喊到:“都过来一下,上面有新任务!”

        待那些战战兢兢的小喽啰走上近前,杜羽等以最快的速度把他们全部放倒,然后各自占据一个方向,朝城上、城下一两百米范围内的土匪开枪!边开枪边齐声呐喊:“援兵来了!”

        “援兵来了?!”城内正在与土匪打巷战的治安队员、家丁、青壮精神一震,反抗得更坚决了。

        呐喊声、枪声,不断引来移动靶。

        边让开枪的同时,口中还念念有词:“二十四两……三十两……三十六……他n的,打飞了……n的,又打飞了……呼,三十六两……”

        这家伙在数钱呢。

        按照保安队的规定,射杀一个敌人,算三个功勋值。此战功勋值翻倍,便是六个功勋值。一个功勋值与一两银子在保安队内部是可以通兑的。

        所以,此时好几个队员与边让一样,看不断向他们冲来的土匪,不像看敌人,反倒像看一群行走着的金元宝。

        至于高卓,自然不能像边让那么没品。

        人家有更要的追求:加上自己本月的薪资、奖励等,半瓶锻体液已经到手,一整瓶还会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