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热武重生在线阅读 - 第九章 四面合围

第九章 四面合围

        民圩镇,镇长宅邸大厅。

        单森、张鼎、牧广元三大寨主正十分放松地靠在沙发上,一边随意地聊着战况的进展,一边欣赏刚刚从这栋房子就地找的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跪着给他们泡茶。

        后院中,有几个亲信在翻箱倒柜地清理财产;

        远处,枪声、喊杀声、啼哭声隐隐约约传来。

        对于这些,他们都恍若未闻,因为他们都认为,战斗基本已经进入垃圾时间,此时该关心的是:蛋糕即将上桌,该如何下刀子?

        整合之后的人事安排,以及诺大的民圩镇利益该如何瓜分,涉及到三个山寨数千人的切身利益,很难做到面面俱到。

        单单就顶层的人事安排而言,作为唯一的武者,单森一把手的位置毋庸置疑,无论整合后称镇长也好,称首领也罢。可张鼎、牧广元二人谁坐老二的位子、谁坐老三的位子,却一直悬而未决,连单森都不太好表态。

        因为这不单涉及到权力,还关乎面子和利益!

        除此之外,还有上百的高层、中层、基层位置需要安排,这实在是一件极具挑战性的工作。

        而且这件事还不能无限期地拖延下去。

        整合近在眼前,张鼎决定先下手为强。

        他微微前倾着身子,目光灼灼地看了看单森,又看了看牧广元,装出一副诚恳的样子:“两位老大,镇子咱们算是打下来了,接下来的整合工作肯定不能像原先那样,一直停留在方向性、原则性的商讨上。我的想法呢,单寨主虽然贵为武者、威信卓著,但说到具体事务,牧寨主素来足智多谋、思维缜密,咱们三家的整合细则,还是由牧寨主来提比较合适。”

        好一招以退为进。

        牧广元心中暗暗提高警惕:这家伙表面上面面俱到,既捧单森,又恭维自己,实际上却独独把枪口对准自己,准备把自己架在炉火上烤。

        整合细则,无非是权、钱、地盘三要素罢了!

        单森身为武者,是理所当然的一把手人选,他这一方的利益无论如何都必须得到保证。

        真正需要费心、费脑的,是他与张鼎之间。

        让他提出细则,如果方案对张鼎有利,对方大可奉上一顶高帽,然后顺势同意下来;如果方案更偏向自己,先不说会不会给单森留下不好的印象,难道还能不允许张鼎讨价还价?

        很显然,出头的椽子先烂,先提建议的人先吃亏,他提什么方案都是吃力不讨好!

        很显然,这是对方在给他下套。

        而且这个套,自己似乎还不好往外推,事情拖到这个时间节点,如果自己再不开口以打破僵局,就该他们两个人一起挤兑自己了。

        可是,即使揽下此事,也得先把其中关窍与单森单独沟通过才行,否则自己绝对明亏、暗亏一起吃!

        正当牧广元考虑如何措辞以拖延时间之际,门口一个喽啰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一下子跪在单森面前,带着哭音说道:“寨,寨主,铁大人……”

        “铁冬瓜怎么啦?”单森脸色微变。

        “他死了!”

        “废物!”单森一脚将汇报的喽啰踢了个大跟斗,骂道:“每次都跟他说,不要冲在第一个,非不听!!现在好了,天快亮了,他却尿床了!你们都是死人吗?上百人呢,都保护不了一个首领,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喽啰没有再爬起来,像滩烂泥一样躺在地上,口中发出嘶哑的干嚎:“他们也死了,都死了,只剩下我一个,呜……”

        “怎么可能?”单森嚯地站起来,一把抓住喽啰胸前的衣襟,就地拎了起来,高声吼道:“对方到底来了多少人?”

        “七八个。”

        “七八个?”

        “对!七八个,可他们人手一支射程超过两百米的单发步枪!”

        “这怎么可能?”

        这下,连张鼎、牧广元也坐不住了!

        哪怕是固城来的军队,都未必有如此先进的装备,他们这是出门被从天上掉下的鸟屎糊了眼睛吗?

        单森稍稍放下报信的喽啰,扯着往外走,边走边狂吼道:“留几个在这儿守着,其他人马上召集部队,随我给铁冬瓜报仇去!”

        “是!”众人轰然应诺。

        武器再先进,也不过七八个人、七八条枪而已,没有人觉得应该害怕,反而被复仇的愤怒激红的眼睛。

        张鼎、牧广元对视一眼,也各自召集部众,浩浩荡荡地跟着去了!

        …

        城头上。

        高卓等人像木头一样愣在那儿,一动也不动。

        不怪他们心理太脆弱,实在是战况发展得太突然:

        进城前,他们以为自己正在执行一次不可能完成任务;

        登上城头打移动靶时,他们觉得人生最惬意的事情不过如此;

        当某矮冬瓜带着上百人发起一波流冲锋时,他们开始心惊胆战;

        如今,街道的拐角处涌出密密麻麻的土匪,他们则是被彻底吓住了——有人浑身哆嗦,有人喃喃自语,有人两眼痴痴地看着前方犹如看着自己思念了三十年才终于重新遇到的恋人。

        唯一镇定的杜羽见状,轻轻摇了摇头,就近拍了下一个茫然失措的队友,笑道:“喂,醒醒,天亮了!”

        没有人笑!

        被他的“笑话”惊醒的人,脸上的忧色不曾减弱半分。

        之前那个矮冬瓜带队冲锋时,若不是因伤亡过半吓得中途想退回去,至少有十几二十个土匪能冲到他们的面前。真要那样,自己这八个人,现在还能站着的有几人?

        但现在向这边儿涌来的,目测过去有三五百人之众,只要不犯中途认怂的错误,不用几分钟就能毫无悬念将他们八个人淹没!到时候,杜羽这个武者能不能逃出生天不好说,其他人绝对不可能有活命的机会!

        有人不禁把目光投向不远处一条残存的坠绳。

        可惜,他们的念头刚刚升起,就被无情的现实浇灭了。

        城内的土匪,在单森的指使下,分出一部分绕城门而出,冲向这一段城墙,显然是为了防止他们跳墙逃跑。

        唯一的退路,断了。

        没什么说的,决一死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