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热武重生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监察科

第二十章 监察科

        相较刀疤的亲和,高卓为人沉默寡言,给人难以接近的感觉。

        此时听到“高队长”的称呼,立即以不容置疑的语气反驳道:“二位慎言!我们保安队的队长目前还只有一个,那就是杜老大!”

        得!拍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了!

        丘晖、武兵尴尬得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胡铮见状,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出言缓颊道:“既然来开会,咱们别光顾着闲聊,万一让队长、牧先生久等就不好了。二位请!”

        在帮助二人化解尴尬的同时,也不忘再次提起“队长”,以表示他与高卓的立场一致,可见其心思之缜密。

        但对于丘晖、武兵来说,这无论如何都是一个可顺势而下的台阶,岂能不抓住?

        “三位先请!”丘晖的脸上堆起更加谦卑的笑容,坚持让刀疤三人走在前头,自己微微落后半步,才低声说道:“我们对队长和牧先生的脾气不太熟悉,以后还请兄弟们多多指点,多多关照。”

        刀疤的性格确实粗中有细,不愿让彼此拉开距离,特地后退两步,左手搭在丘晖的肩头,右手撘在武兵的肩头,豪爽地说道:“别管那两个家伙,太闷!以后大家都是在一个锅里搅马勺的兄弟,客气来客气去反倒显得见外。要不要听我跟你们说说前天晚上的埋伏战?”

        “听,当然听了,赶紧给我们讲讲,可惜晚来了会儿,没赶上!”丘晖二人看向刀疤的眼神,有了一丝暖色。

        “我跟你们说,那家伙,老精彩了……”刀疤开始以夸张的语气,吹嘘起自己在那场埋伏战中的丰功伟绩。听那语气,除了他之外,别人都是配角,连临时指挥官胡铮似乎也只是动动嘴皮子的角色!

        听着刀疤没心没肺地胡侃,胡铮、高卓却各怀心思:保安队扩张已成定局,不知道自己会被安排到哪一个位子上?今天的会上会不会直接宣布?离目的地越近,这种期待就越热切。

        …

        民圩镇镇长宅邸大厅。

        杜羽居中而坐,左手边分别是牧广元、刀疤、卢军、武兵,右手边则坐着胡铮、高卓、丘晖、高苗。

        高苗之所以会出现在这儿,是因为自从押着俘虏抵达民圩镇后,他看到保安队不但取得空前大捷,而且将整个镇都控制了下来,心中就有了另外的想法,主动凑了过来,改称杜羽为队长。

        杜羽呢,想着眼下正是用人之际,也愿意给他个机会,所以开会时顺便将他也叫了过来。

        见大家都坐定,杜羽首先客气了一番:“此次支援民圩镇,我们不但取得了一场空前的大捷,而且经过诸位的共同努力,用最短的时间将战后事务初步理出了头绪,这几大家都是连轴转,确实辛苦!”

        众人纷纷答道:

        “不辛苦!”

        “队长更辛苦!”……

        杜羽微笑着双手向下按了按,掏出一沓列着表格的白纸,说道:“既然取得一场大胜,自然是有功必赏,有过必罚!这是我与有关人员拟定的一份赏功名单,大家仔细看看,如果有什么失误之处,现在就提出来,以便更改!”

        说罢,将纸递到胡铮的手上。

        当胡铮展开赏功名单,坐在一旁的高卓马上把头凑了过去,对面的刀疤更是迫不及待地站了起来,跑到胡铮的背后,几乎跟胡铮耳朵贴耳朵地看着。

        也不怪他们心急。

        依照他们之前积累的功勋值,要是此次收获够大,加起来恐怕够兑换一瓶煅体液了。

        见杜羽没有制止,卢军、丘晖、武兵、甚至高苗都站起来,凑了过去。

        只见纸上的头几个名字,赫然是:高卓296、胡铮284、刀疤278、卢军262……

        众人一阵欢呼。

        很显然,不但够兑换一瓶煅体液,而且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够兑换第二瓶了。

        翻到第三页是,高苗惊讶地看到了自己的名字:高苗24。

        忙不迭地问道:“功勋值是什么?”

        刀疤赶紧把他拉倒一边,嘀嘀咕咕地解释起来。高苗听着听着,时不时地发出惊叹声。

        胡铮则是细细地将名单看了又看,最后忍不住开口道:“队长,按照咱们保安队的评功规则,以及您说的此战功勋值翻倍计算,我估算了一下,我跟高苗、刀疤等人的数据都挺准确。老胡、黑熊等留守人员的数据也合理,但有几个普通队员的功勋值,似乎有点儿出入。您看,这儿,这儿……”接连指出了三处。

        杜羽听罢,点了点头,说道:“你们都是一线指挥员,比评功人员更了解情况,所以才征求你们的意见的。来你们都过来,看看,有什么不足之处,一并改掉。”

        高卓、卢军也各指出了一处。

        修改之后,杜羽看向牧广元,感叹道:“看来,还得有专门的评功机构才行,不然像现在这样,临时抓差干活,很容易出错。”

        牧广元沉吟了一下,建议道:“俗话说,有功必赏、有过必罚,何不成立一个专门的监察部门,既负责军功,又负责军纪?”

        杜羽听罢,一拍大腿,道:“好主意!我看就叫监察科吧!至于监察科的人选,你们都帮我留意一下,咱们就以半月个为期,到时候再开会确认具体人选。”

        此事告一段落,看着刀疤等迫不及待的眼神,杜羽笑道:“现在不是练功的时候,已经攒够300功勋值的人,会后可以找我领煅体液。现在继续开会!

        “虽说咱们取得了一场大胜,不过我建议大家,高兴一个晚上就好。

        “因为如果把我们的事业比作一场科举考试,到现在为止,我们不过是刚刚走进学堂受老师启蒙的学生。

        “古人说,打天下难,治理天下更加不易,今天我算是领教了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民圩镇很小,安民理政的事情却有一大推。昨晚牧先生跟我谈的时候,我听得头都大了!

        “我就想了,不能单单我一个人头大,让你们躲在一旁看热闹,所以今天把大家都召集过来。

        “时间紧急,咱们长话短说,下面,请牧先生将咱们面临的现状,和接下来的主要任务,跟大家介绍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