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历史小说 - 热武重生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镇长、副镇长

第二十一章 镇长、副镇长

        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保安队这个群体实在太年轻了,杜羽有时候甚至觉得,现在给自己身边的小伙伴们肩头压担子,有揠苗助长之嫌。要不是在俘虏中挖掘出牧广元这样的人才,他们连一张安民告示都搞不定。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认识,这两天,牧广元的理政能力不但得到杜羽的高度肯定,也得到刀疤、胡铮、高卓等的初步认可。

        因此,听了杜羽的话,他也不客气,直接竖起一根手指,说道:“先跟大家通报一件事情。经过再三权衡,队长决定让民圩镇原镇长吴长庆的长房长孙——八岁的吴光辉,继任民圩镇镇长之位,并且已经派使者向固城送去了举荐报告,不出意外的话,批复这几天就会下来。”

        没想到,这老头子要么不开口,一开口就把大家雷得离焦外嫩的。

        “什么?让一娃娃当镇长?”刀疤首先表示不解,在他想来,既然镇子打下来了,镇长宝座岂有拱手让出去的道理?

        “八岁的镇长?”丘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牧先生,您确定不是在开玩笑?”高卓也忍不住开口。

        “队长,你自己当不行吗?”此时的胡铮毕竟太过年轻,很难一下子猜测到此事的前因后果。

        杜羽淡淡笑道:“升官发财的事儿,谁不想啊?坦白说,我也想,很想直接坐在镇长的位子上,这样做起事来也名正言顺,可惜现实他不允许啊!具体原因劳烦牧先生向大家解释一二。”

        大家的目光转向牧广元。

        后者点了天点头,坐直了身子,目光淡然地看向大家,说道:“有一句话想必各位都听说过,叫做‘皇室与世家共天下’。这句话说的就是咱们长河帝国政治体制——名义上是中央集权的郡县制,实际上呢,说好听点儿叫领主制,说难听点儿叫军阀制!

        “它的特点就是,每一州每一郡、甚至每一县每一镇的军政主官,基本都遵循兄终弟及、父死子继的惯例。

        “虽然自列强入侵后,这种惯例被不止一次打破过。但请大家记住,打破惯例是需要实力的。因此,在拥有那样的实力之前,我们还必须低调行事、埋头发展!”

        杜羽笑了笑,再次接过话头:“牧先生解释得委婉,我就直接点儿说罢。假如把我推荐上去,上头的县令、郡守可能会想啊,终于有敢于破坏规矩的愣头青出现了?太好了!他们会琢磨,我是把这个职位给亲戚朋友好呢,还是直接把它卖了换钱划算?

        “也许过了几天,就会有一个手持正式官方任命书的家伙,打着维护帝国固有军政体系的旗号,大摇大摆地跑到这儿来暂代镇长之职!到时咱们该怎么办?退出民圩镇,还是杀官造反?

        “而将吴家子弟报上去就不一样了。县令在仓促之间,很难找到批驳的理由;哪怕上头派来了新镇长,我们还能借助吴家的名义,以继承伦理进行对抗!

        “所以,让年幼的吴光辉继承镇长之位是咱们目前最好的选择——吴家保有镇长之位,我们则以镇长的名义发号施令,大家都不耽误。”

        见他说得有趣,众人皆笑。

        待笑过一阵子,杜羽面容一肃,正式说道:“虽然此战过后,只剩下一些老弱妇孺的吴家,注定会失去镇长的权力和大部分的山林、田亩、房子。没办法,他们原来占得太多了,即使我们不拿过来,凭他们失去镇长之位、失去治安对保护,失去大部分家族成年男性,拥有如此巨额的家产,犹如小儿举金过闹市,是十分很危险的。但是,我在这里要郑重警告诸位,他们的基本生活来源、人身安全、生命尊严,必须得到保证,这是底线!我不想留下欺负孤儿寡母名声!不管是谁,如果触碰了这条底线,必定严惩不贷!”

        “是!”众人心头一凛,暗暗提醒自己,回去后一定要严厉警告自己的手下,省得坏了队长的忌讳。

        牧广元温言补充道:“吴家据有民圩镇超过百年,影响力几乎渗进镇里的每一个角落。苛待吴家,即使他们无力反抗,也与我们的名声有碍,是一笔极不划算的买卖。”

        见大家确实把这些话听进去了,杜羽才继续开口道:“至于副镇长的重任,我打算委托给牧先生,让他全面负责民圩镇的民政工作,大家没意见吧?”

        “没有。”

        “没有意见。”

        “没关系,有意见就说出来!”杜羽笑笑地威胁道,“我可以让他替代牧先生帮我处理安民、抚恤、发展农耕、收取捐税等民政事务。”

        众人一听,纷纷发言,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刀疤:“我就是一粗人,打打杀杀的还行,这绣花的活我可干不了!”

        胡铮:“队长知人善任,牧先生是最合适的人选。”

        高卓:“坚决拥护牧先生出任副镇长!”

        卢军:“坚决拥护牧先生出任副镇长!”……

        牧广元团团作揖:“多谢队长的信任,多谢各位的支持。”

        众人互相客气过之后,杜羽敛容叮嘱道:“牧先生在处理政务的时候中还请记住,在保安队形成战斗力之前,以维稳为主,不宜有的大的动作!”

        “是!”牧广元拱手领命。

        他听明白了杜羽的意思:没有强大的保安队保驾护航,计划中的大移民政策别说实行了,就是连消息都不能透露出去。

        杜羽又道:“如果俘虏中有原来用得顺手的手下,允许你找几个来协助工作,也可以举荐给保安队。但要注意尽量做到名正言顺,免得在俘虏中掀起不必要的波澜。”

        “明白,我会谨慎的!”牧广元心中一阵激动。

        两天来,他一直想帮几个心腹摆脱俘虏的身份,却因为刚刚融入保安队这个群体,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毕竟,还没怎么开始干活,还没体现出自己的价值,就提一大推的要求,哪一个东家会觉得开心呢?

        现在东家主动提出来,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表明,不但自己受到赏识、信重,而且东家本身也是个共情能力很强的好领导,容易让人产生“士为知己者死”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