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一章 又来

第一章 又来

        八岁的微飏半跪在雪地上,垂着眸,慢条斯理地擦拭着细长匕首上的血迹,粉嫩华丽的襦裙锦袄上,刚刚沾染的血迹恰似点点盛开的红梅。

        今次跟以往的两回不同了。

        比如这次的幽长巷子里,竟然没有英雄冒出来救人;再比如她身后那个以后会名震天下的梁相,竟然还没能想办法偷溜,至今靠在墙角里装死……

        微飏轻轻抬起头,有些迷茫地看向天空。

        自从穿越到此,这已经是她第三回重生。上一次,她已经苟成了这个架空朝代第一位活到寿终正寝的太后——宫斗冠军人生赢家啊!

        可是,她居然又轮回了!

        人都是要死的……

        永生就已经够可怕了,竟然还被关在同一个轮回中岁岁年年——加起来,她已经活了一百五十多年了!

        “人家就是个正宗的老妖怪啦……”微飏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小声抱怨。

        实在是不愿意回忆自己那三生三世都没有桃花的过去,微飏收起了寒光闪闪的匕首,站起身来,踢了踢地上死不瞑目的两具尸首,转头看向依旧委顿在墙角的——书生。

        这就是上一世她眼睁睁看着从新科榜眼,一步一步爬进六部,做了封疆大吏,成了礼部堂官,最后跟她联手,阴死了她丈夫,将她的养子直直地拱成了新帝的——本朝立朝以来最低调沉默的相爷,梁擎,人称梁半朝。

        年轻的梁擎这是第二次被她救了。

        上一次,她刚刚努力将这两个想杀他的人打晕,他便偷偷地跑了。

        不过这一回,这厮怎么还没动静?

        微飏下意识地学着梁擎的习惯,挑起一边眉毛,叉着腰看向那边,却见年轻书生嘴里塞着手巾、双臂绑在背后,依旧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别是……死了吧……

        微飏心里打了个突。

        今次与往次不同,她还是别要太过经验主义的好!

        快步上前,轻而易举便扶了他起来——这厮竟然还有瘦成一把骨头的时候?

        微飏脑海中闪过梁擎那永远微胖的身材,麻利地拿掉堵嘴的巾帕,解开绑绳,狠狠地掐了两把梁擎的人中,把他弄醒。

        清秀的书生双目朦胧,眨了两下,猛地睁大,带着一丝愤怒、三分恐惧和微微地颤抖,下意识地转向旁边,却又一眼瞧见那两个已经气绝身亡的大汉,似乎是明白过来,再看向微飏的目光便多了三分疑惑。

        “我姓微,和国公的孙女,自幼习武。这两个人显然是要杀你,被我撞见,想杀人灭口,所以我先下手为强了。”微飏简单说明,然后故作不知地指指梁擎,“你,叫什么?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你?”

        其实她当然知道。

        只不过,梁擎上辈子从未正面承认过,她总不好煞风景不是?所以,此事大家都讳莫如深罢了。

        这一回么,既然一切有了不同,那她不如顺势问问。

        可是梁擎眼皮一垂,摇了摇头,一声不吭。

        这个——货!

        跟上辈子一模一样!

        微飏有些头疼。

        以前她就最怕跟梁擎说话。这厮的话从来都不肯直说。最多的时候就是不吭声,让你自己去猜,猜到了,他只弯弯嘴角点点头,这就算是交流了。

        “那你是在哪里被他们弄晕绑起来的?”微飏倒也习惯了,心平气和地开始追问其他细节,以便接下来“猜”。

        果然,这是个可以聊的话题。梁擎只犹豫了片刻,便缓缓开口,一把嗓子如天籁一般:“悦来客栈。”

        悦来客栈?!

        这如雷贯耳的,怎么会前世她都没听说过?而且,她记得前世追杀梁擎的人,是出自一个叫吉祥酒馆的地方。

        真的是,截然不同了。

        下意识地抬手捂了捂眼,叹口气,微飏的目光瞄向梁擎已经冻得有些发紫的嘴唇,利落地站了起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送我回家,就说看见我在路上哭,所以伸了把手。”

        梁擎愣了一愣,眼睛眯了眯,一边的眉毛习惯性地高高挑起,轻轻闭紧了双唇,目光充满了审慎。

        咳!竟然忘了这货有多强的警惕心了!

        微飏呵地笑了一声,指着那两具尸首解释:“不论是你,还是我,只怕都不大想跟这件事扯上关系。毕竟,我要名声,你要性命,对吧?”

        所以,以女童迷路、路人救助的名义赶紧躲进和国公府,是最好的方法——之一。

        稍稍放心的梁擎落下了那条标志性的眉毛,点一点头,费力站起,打算照着这位彪悍小娘子的提议去办。可是就在此刻,一个苍老的声音笑呵呵地响起:“怕是没那么容易吧?”

        微飏眸中寒光一闪,右手立即扶在了腰间,那里正是那把削铁如泥的匕首所在。

        可梁擎却几乎是一瞬之间,不假思索地抬脚迈步挡在了她前面,慢条斯理地开口:“即便杀伤人命,也是学生自卫,与这小娘子毫不相干。她只是恰巧路过罢了。”

        竟是将她摘了个干干净净。

        微飏诧异极了!

        这厮生来冷淡,不论是对人还是对事,他的第一本能都是远远躲开。前世他们算是结盟了大半辈子,她都从未见过这厮如此积极主动地自找麻烦!

        个头还没长高的小姑娘抿着嘴站在年轻书生的背后,仰起头来看向那双瘦削却挺拔的肩,忽然弯唇笑了笑。

        这是个蛮不错的开端嘛!

        看来这一世跟梁半朝的合作,应该会开展得更加顺利,也会更有效率。

        “和国公可不是个护犊子的。我刚刚看见他从隔壁的银钩赌坊输光了回家,连自己是带着孙女儿出门的事儿都给忘了。

        “所以,这里的两具尸首,我恐怕单凭着你们俩口说无凭,是糊弄不过去的。”笑呵呵的声音清晰明白地走到了他们面前。

        微飏歪了歪头,从梁擎的背后露出脸来,好奇地看了出去。

        一个低调奢华、不怒自威的老者,带着一个秀色夺人、温柔和善的青年,以及八个黑衣护卫,正笑眯眯地看向自己,和梁擎。

        微飏眨了眨眼,声音变得比刚才软甜了不知道多少倍:“您是谁呀?怎么当着我的面儿,说我祖父是烂赌鬼呢?”

        前两辈子,自家的祖父可都是全天下最老实巴交、只喜欢种菜习武的国公爷!

        这是,终于要开启轮回“大礼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