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盟军

第二十二章 盟军

        微飏定定地看了林朴一会儿,收回了刚刚要伸过去牵住林朴袖子的手,慢慢地把双手背到了身后,十根手指轻轻地交叉纠结在一起,低下头,看向了地面。

        看着面前的小姑娘忽然流露出来与年龄绝不相称的沧桑荒凉,林朴脸色一沉。

        “舅舅,我不仅看到了杀人,我还亲手杀了人。我不仅亲手杀了人,我还没有不舒服、没有生病、甚至没有任何不对劲的感觉。”

        微飏的声音轻飘飘的,就像是游荡在半空的孤魂一般,带着一股浓浓的落不到地上、抓不住根基的,恐惧。

        林朴脸上的表情更加严肃,双唇紧闭,一字不发。

        “我,最近,常常有梦。”微飏转了个身,把半侧脸半背影留给了林朴,声音越发幽微缥缈,“很多梦。不一样的梦。舅舅,我现在夜里外床不敢让人伺候。”

        听到这里,林朴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大燕。

        迷迷瞪瞪的大燕被他的眼神冷得一激灵,忙低下头,往旁边走了几步,离得更远了一些。

        “我怕我说梦话。

        “桓王早死了……他弟弟也一样……

        “皇帝爷爷根本不是现在这样的性情……

        “祖父是横死的,不明不白……大伯一家子落拓到了冬天只能躲在酒楼厨房大灶隔壁取暖……阿爹阿娘……”

        说到这里,微飏深吸了口气,仰头看天,拼命想让眼泪回去。

        “舅舅,我跟您说这些,是因为,我没梦见您。其实我每回醒的时候,都想问问您:”

        微飏转回身来,蓄着满眼的泪,咄咄逼人,“舅舅,您在哪儿?我和哥哥相依为命、苦苦求生的时候,您在哪儿?!

        “您那么大本事,那么多人脉,那么深厚的家底,便买命,买不了我爹娘,还买不了我和哥哥么?!您为什么不帮我们?!一次都没有!?”

        再也没有其他的疑问,林朴一把将微飏紧紧抱在了怀里,声音压得不能再低:“这个话,除了这一回,以后再也不能跟一个人去说!知不知道?!会死的!一定会死的!而且一定会死无全尸!不得好死!”

        微飏抓着林朴的衣襟,原本三分真七分假的绝望和愤怒,顿时化作了十分委屈,哇地一声,痛哭起来:“舅舅,舅舅……我害怕……”

        ”别怕别怕。以后都有舅舅。”林朴鼻子发酸眼睛发涩,脸上却闪着阴沉的寒光,“梦里那些……你自己也说了,桓王、皇帝,都不一样了,都做不得数!

        “往后,不论碰上什么,不论发生什么,不论变成什么……舅舅都是你的舅舅!你的事儿,就是舅舅的事儿。舅舅必不让你再受一丁点儿——那样的委屈!”

        “嗯,嗯,嗯!”微飏一边哭,一边在林朴怀里胡乱地点着头,鼻涕眼泪蹭了林朴一前襟。

        林朴拼命压下去自己心头的震惊,然后把着微飏的肩膀,弯腰看着她的脸,逼着自己挤出个笑容来:“现在,阿芥,你告诉舅舅:你祖父带你去银钩,是谁的主意?”

        这才是正经大事!

        微飏当然明白:林朴来自己家一次,并不容易。所以,必须要抓紧时间说最重要的关键点!

        一边拽了手帕擦着自己腮边的泪花,微飏一边迟疑地怯声答道:“不知道。我原想着人去打听,可身边这几个,我不知道到底哪个才是真正可信的。我不敢……我怕打草惊蛇。”

        “做得对。”林朴深深点头,直起了身子,沉吟片刻,“原先你娘让我给你预备小女孩子使唤,我只想到了忠诚老实,现在看来,光老实还不行。”

        微飏眼睛一亮,急忙把与自己一起学功夫的这个条件说了,又轻声道:“顶好还有父兄之类的人,有本事能暗地里跟着舅舅,打听外头的消息,最好。”

        林朴好笑地看了她一眼,屈指敲在她的额角:“你是不是看着舅舅的袖袋说的这话?我用了三年才养出来的两家子,你这是就要撬走不成?”

        竟然真的有?!

        微飏张大了嘴,惊讶地看着林朴,刚要说话,又忙看看周围,见没人经过,才小声问:“舅舅,你训练这样的人做什么?”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做事么,能人异士身边可以放几个,终归是方便不少。”林朴显然是不愿多说,笑着又问她:“还有什么要舅舅做的?”

        微飏沉默了一会儿,抬头问林朴:“我多梦的事,舅舅能不能别跟我阿娘说?”

        “你阿娘就是个花架子,外强中干的,也就是吼一吼你我。这种事情,说出来白吓破了她的胆。不仅是她,你那个榆木脑袋的阿爹,一根弦儿的哥哥,咱都不告诉他们。”

        林朴抚一抚微飏的头顶,怜惜满溢,柔声道:“往后这类事情,你来找舅舅。舅舅给你撑腰。”

        “你又要纵着她做甚么坏事了?”林氏匆匆赶了来,恰好听见最后一句,不由得再度抱怨起来,“这两个孩子的胆子一天比一天大,不都是你这一句给他们俩撑腰?!你就惯着罢!”

        林朴笑了起来,伸手揽住了微飏的肩膀,把她往自己身后藏了藏,分辨道:“正说姐姐上回吩咐我的事情呢。”又悄悄捏一捏微飏的手腕。

        微飏会意,嘻嘻地笑着,蹦蹦跳跳一溜烟儿跑了,边跑边喊:“舅舅再见!回去替我问外祖和舅母、陶哥儿好!”

        见她走了,林氏这才松了口气,上前告诉兄弟:“正要你别走。你姐夫马上就回来了,他说有事找你,请你留步。”

        林朴微怔,失笑道:“姐夫不是又想让我去进学考试吧?我不是那块材料……”

        “不是那个话。”林氏摆手道,“虽然他没说过,但近些日子,我见他总是忧心忡忡的。你就当是帮姐姐的忙,好好解劝解劝他。”

        冬天毕竟寒冷,林氏走得急,额角微汗,又站着跟兄弟说话,汗被风禁,话到此处便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林朴忙道:“我等着姐夫就是,你看你急得是什么?荀阿嬷派个人带我去外书房,赶紧带姐姐回去吃一碗姜汤。”

        说着只听林氏又打了个喷嚏,荀阿嬷心疼地唉声叹气:“连着着急上火,这内热外寒不就闹起来了?”

        林氏便摆手不肯听。荀阿嬷无奈地摇头,看向林朴。

        林朴正色道:“姐姐,您可病不得!你们家大娘子听说,又该说您装病不想做家务,不肯放她回娘家尽孝了!您快回房去好生暖暖,出身透汗就好了!”

        林氏一呆,忙掩住口鼻,嘱咐兄弟一句:“万万等着你姐夫来家。”然后自己回房去珍重吃姜汤捂汗了。

        瞧着姐姐远去的背影,再转头看看蕉叶堂的方向,林朴蹙着眉,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