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梅会

第二十七章 梅会

        二房这边,微隐回家时,林氏已经吃了药安稳睡下,微飏也处置完了家务,若无其事地跟着范阿嬷乖乖地学绣花。

        浑然不觉家里已经闹腾了一整天的二郎君聚精会神地在外书房灯下写了五六千字的关于如何整饬国公府的方略——当然,日后这东西会被拿来垫桌腿这种事他也是不会知道的。

        待大房母女两个的争吵传到微飏的耳朵里,已经是转过天来的早上、练功早餐完毕之后。

        “锦王?”微飏满眼茫然。

        前世里倒是有“十皇孙闹京城”的火热戏码,可是其中并没有一个什么锦王啊?这又是哪个路口岔了出去?

        石磬看着她一脸无知的样子,只觉得匪夷所思:“您不会连锦王都没听过吧?陛下的二皇孙,先二皇子诚王殿下的长子,桓王回京前号称宗室第一美男子的锦王,小娘子竟不知道?”

        呃。

        这个……

        微飏撅起了嘴。

        虽然说是有了个石磬等于拥有了本时代的某度某科,可这个某度某科总是会跳出一些直击心灵的验证问题,这玩意儿谁受得了?!

        还是得想办法跟神仙老乡说一声,以后禁止石磬提问,只许回答!

        一念未了,外头有人来报:“上回那个千山护卫来了,说是陛下有口谕给三小娘子。”

        啊?这么心有灵犀的吗?!

        微飏嘻嘻地笑,跳下地来就往外跑。

        石磬看着她比往常矫健了三分的身影,心头闪过一丝怪异感觉,好像这位微家的三小娘子和皇帝陛下才是自己人,而自己这个跟随御前十几年的尚仪女官,反倒是个外人。

        “明天进宫去看梅会?梅会是什么?”微飏好奇地看着千山问道。

        千山身着便服,仍当自己只是个护卫一般,欠身抱拳,解释道:“先孝恭皇后素爱梅花。所以陛下便每年都在冬至前挑一天,在宫中排宴,请各皇亲贵胄人家的女眷们入宫,陪着先后赏梅。

        “因先后过世,这梅会便停了下来。直到去年新后册立,梅会这才重启。

        “这次宴饮的帖子原本早就送到各府了。陛下今天随口问了一句和国公府都请了谁,这才知道并没有邀请三小娘子。

        “陛下说,今年的绿梅开得比往年都好,若是看不见就太亏了。所以令下官特来知会小娘子,明天一定要去。”

        “啊?我们家也有帖子吗?给谁的?”微飏讶异极了。

        这帖子必定是邬皇后派送的。她明知道端方帝对自己另眼相待,怎么会不给自己呢?难不成是整个和国公府都没收到?

        “看名单上,是请了贵府大小娘子、嘉定侯长媳,以及她的胞妹、贵府二小娘子。并无旁人。”千山微微一笑,看了站在后头满面无辜、袖手旁观的石磐一眼。

        石磬有些不耐烦,转了转脖子,开口道:“梅会上能看见的人多。后宫的娘娘们长日无聊,就喜欢趁着这个时候相看各家小娘子,牵个线做个媒什么的。”

        欸!?梅会竟然是个相亲大会?!

        微飏张大了嘴。

        石磬想了想,还是摁着性子给她仔细分析:“嘉定侯府还有一个小郎[文学馆    www.wxguan.info]君两个小娘子未曾成婚,所以贵府大小娘子身为长嫂,在受邀之列的确是正理。

        “至于二小娘子和您——二小娘子已经到了说亲的年纪,可您还小。所以皇后娘娘邀她不邀你,倒不是为了别的。”

        哼!这可未必!

        微飏瞟了石磬一眼,转向千山时却格外和颜悦色:“好,我知道了。您回去替我谢陛下,就说:我明儿一定去,不仅去,我还有好东西献给陛下!”

        “这可太好了。陛下总说如今的冬日实在无趣,不及当年家乡热闹。”千山含笑欠身,又加一句:“陛下常说小娘子又聪敏又孝顺,下官等只觉得这话突兀。现在看来,还是陛下烛照万里,慧眼识人。”

        微飏咯咯地笑,手一扬,一支纯金的飞镖嗖地飞过去,被千山捞了个正着。

        看着千山捏着金飞镖的不解样子,微飏冲他挤挤眼:“使劲儿捏一捏,外头买两盏热酒吃!”

        所以,这不是飞镖,这是金子!

        千山顿时爱不释手,宝贝一般塞进腰里,连连道谢,笑着去了。

        “都升了大首领、领了车骑将军衔了,还这么一幅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真是!”石磬嫌弃地哼了一声。

        微飏愣了愣,眨眨眼,歪头看着石磬,认真地问:“千山升官儿了?那怎么会是他亲自来给我传这么无关紧要的话?”

        “……”石磬语塞。

        微飏嘻嘻地笑,拍手道:“我知道啦!那是因为我和千山是一样的,都是最得陛下信任的人,我们俩说话呀,肯定投契,不会给皇帝爷爷横生枝节添麻烦!”

        信任,投契,横生枝节,添麻烦。

        这就是在说,自己不信任她,跟她不投契,动不动横生枝节,不仅没帮上忙,反而给她添了麻烦……

        石磬实在是忍不住了,冲着天空翻了个白眼。

        这种指桑骂槐、弦外之音,她上次听见,还是在后宫看热闹的时候呢!今天居然在这位八岁的微小娘子的口中听见,这可真是——新***鲜!

        “而且,我估摸着,姑姑这个尚仪之职,肯定是先孝恭皇后给您加的衔,对吧?”微飏再说一句,并附赠一个大大的假笑。

        这就是说,如果换成端方帝,肯定是不会给她这样的官衔——对比起千山骤然被提了大首领,意思就是端方帝根本就看不上她这个尚仪女官!

        石磬深吸一口气,咬紧了牙根、闭上眼劝自己:忍住,忍住!这个熊孩子明天还得进宫,今天揍一顿的话,明天会留痕迹。这样不好,不好!

        “姑姑!”微飏忽然站住,脸上流露出一丝怪异的笑,转头看着石磬,“您说,这回的梅会,是不是就是,我二姐姐说的那个——”

        给锦王挑媵妾?!

        石磬挑眉,想一想,注意力瞬间被转移:“还真有这个可能。锦王乃是十个皇孙中唯一一个已经成了婚的,陛下常笑说就等着抱重孙了。

        “可锦王妃来京后水土不服,小毛病不断,所以到了今天这肚子还没动静。宫里的娘娘们想借着梅会给锦王府添上一两个新人,也算是给新年喜上加喜!”

        啊呀呀,吃瓜八卦看热闹,她的最爱啊!

        微飏越发眉开眼笑:她家这神仙老乡,可是太懂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