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一脚

第三十二章?一脚

        其实爬树这件事,微飏自己之前很少做。她做这件事的唯一目的,大约就是想看看谁会那么没脑子,跑来当着石磬的面儿捋虎须。

        爬得最快最高的自然是康王。

        康王熟练地骑在最后一个结实的枝杈上,威风凛凛地指着手边的梅枝问道:“阿芥,折哪个?”

        “皇祖父说的,是阿芥姐姐!七哥你又不听话了!”庄王被微飏帮忙托着才笨拙地爬上半中间。此刻满面忍也忍不住的兴奋,学着康王的样子也骑坐在最粗壮的分叉处,随口反驳了康王一句,情不自禁地往远处看去:“哇!我好高啊!”

        费力地往他身边挤过去的微飏悄悄地翻了个白眼。

        梅树,能有多高?!从这树上掉下去,不满地尖刀,想摔死都是个难度系数    8.0    的任务。

        这个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真够可怜的!

        “阿芥,你到底要不要折花?这破树,矮得跟才出生的马驹子一样!有什么可爬的?要不是为了帮你折花,我都懒得上来!”康王一脸嫌弃。

        “哦,那枝!就你左边,那支开了一半的!”微飏忙先给小霸王安排了活儿,然后才对已经在自己脚下的小白甜笑道,“小八,你玩过斗鸡吗?石弹子呢?”

        庄王一脸茫然地抬头看她:“四哥玩的那种斗鸡吗?那不就是博彩?我没钱……”

        祺王博彩?他哪来的钱博彩……

        不及多想,微飏先应付面前的小白甜:“哪儿啊!?斗鸡,就是,架着一条腿,谁先撞倒谁就算赢的那个!我家里没有年龄相仿的兄弟,我老想玩,就没人陪……”

        “是什么是什么?”康王一听便来了精神,手上一用力便撅断了一大枝梅杈,哧溜哧溜滑到了微飏身边,热情好奇地睁圆了眼睛。

        微飏一怔,先四处看看,却见一个凑过来想捣蛋的小娘子都没有,索性笑着拍手:“我们今天有三个人!必定能玩了!走,先下去!”

        “好!”康王一只手拿着花,看看高度,索性一纵身便跳了下去,稳稳落地!伸手便将花枝塞到站在一边看热闹的石磬手中:“拿着!”

        庄王羡慕得目瞪口呆。

        这个高度,微飏也觉得无聊,双手吊住树杈,悠一悠,一松手,也便就落了地。

        “我,我也,我也要!”庄王也不知是急红了眼还是吓红了眼,瘪着嘴都快哭出来了。

        微飏仰头看着他,笑着指挥:

        “你先站起来,对,慢慢的……两只手扶着两边的树杈,对对对!就是这样!然后两只手都换到一边,抱住了,抓稳了吗?嗯嗯,然后把身子挪下来,对,就是要先悬空……

        “手要使劲儿啊,不然就摔了!好好,就是这样,慢一点慢一点!别怕别怕,没事儿的,我和小七在这里接着你!

        “对,就是……对!哈哈,晃一下!晃一下嘛,可好玩了!对,松手!好!好样的!”

        其实真吊在了树杈上时,庄王的脚尖离地面也不过就是两只手掌的距离。可是一旦真的自己落了地,庄王兴奋得都快要飘上天了!

        “斗鸡怎么玩?!”两小冲上来问微飏。

        微飏刚要比划玩法,却见旁边已经袅袅婷婷地走过来了两个人。

        贾颖和隋染。

        唉!

        一个坏的搭配一个蠢的。这个组合下起手来,只怕是不会有分寸的……

        “啊呀,我今天穿的靴子有些挤脚,斗鸡不合适……你们打过石弹子吗?咱们玩那个吧?”

        微飏随口找个借口便绕了过去,不等两小反应过来,就满口催促他二人去寻小石子:“我可是把我们家所有丫头小厮的石弹子都能赢过来的!你们俩肯定不是我的对手!”

        被激起了胜负欲的两小顿时一脸不信:“你就说找什么样的吧!”

        只过了一小会儿,三个人已经不管脏净湿冷,趴在地上玩起了弹珠游戏——没有玻璃弹珠,石子也勉强了。

        这个游戏完全在考验眼力和手指控制力。康王自是大获全胜,可庄王竟然跟微飏互有输赢,这简直就是最大的奖赏!庄王开心得张着大嘴哈哈地笑。

        “再来一局再来一局!”

        “这附近哪有这么多的石子啊?咱们俩的都被小七赢去了!”

        “七哥,你心里记着,我和阿芥姐姐每人输给了你五颗石弹子!明儿我一准给你补上!行不?”

        “嗯……行!那再来!”

        三小趴在地上继续,袍子袖子、小手甚至下巴上,都脏得没了样子。

        石磬抱着梅花在旁边笑笑地看着,满心高兴。

        庄王怎样她管不着。可是,自从半年前入京,康王可是已经有很长时间没这么开心过了!

        尤其是这个专注做事的样子……跟他父亲真像……

        石磬只觉得鼻子有些发酸。

        “姑姑。”贾颖小心翼翼的声音在旁侧响起。

        石磬回头看了她一眼,发现还有隋染,淡淡地欠了欠身:“两位小娘子好。”

        “瞧瞧他们三个,玩得高兴,可是衣衫却脏了的。一会儿皇后娘娘瞧见,只怕会不悦。

        “我们才从那边过来,服侍两位殿下的小内侍正在寻找呢。

        “不如姑姑去悄悄吩咐他们一声,带了干净衣衫过来给二位殿下换了,也别嚷嚷得让皇后娘娘听见,您说呢?”

        贾颖柔声细语,一心体贴的样子,真是思虑周全。

        隋染倒是想张嘴说话,可是看看石磬的脸,又瑟缩了一下,抿着嘴不吭声。

        石磬犹豫了一下:“这个……”扭头看了看快要滚成泥猴儿的三小。

        “我和阿染妹妹在这里暂时陪着,不会有事的。”贾颖含笑,一脸的温柔端庄。

        谅她们也没那个胆子真在皇宫里作妖。

        何况隋染还是庄王名义上的表姐。

        也正好,把这个碍事的花枝找地儿放一放。

        石磬应了一声:“贾小娘子说的是。”再欠一欠身,转身走开。

        眼看着她快步走远,绕过山坡,贾颖和隋染对视一眼,彼此眼中的恶毒清晰可见。

        “你这个又要被我打进洞了!”

        “你才没那个本事!”

        “不要吵!小八我来救你!”

        “哈哈,谢谢七哥!”

        “啊呀你们还联手呢?哼!看我力战双雄!”

        微飏趴在地上,聚精会神。

        一双脚悄悄地挪到了她的背后,其中的一只,慢慢提起。

        趴在微飏对面的康王和庄王都诧异地抬起了头,看向那个人。

        那只脚狠狠地蹬在了微飏的后背上!

        微飏猝不及防,一个蛤蟆扑,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一张脸,结结实实地埋在了泥里!

        那泥里,还有三五一十五颗尖尖棱棱的小石子。

        脚拿开,微飏深色圆领袍的后心处,几乎看不出来的,一个泥脚印。

        庄王傻傻地看着那个人,疑惑地问:“二表姐,你干嘛?”

        费力地从泥里抬起脸来,微飏用袖子先在嘴上抹一抹,再擦了眼睛上的泥,却不睁眼,一张嘴,“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行,终于网到一条鱼,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