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泥捏

第四十五章 泥捏

        京兆尹郭怀卿是个工作狂,这事儿全京城都知道。

        所以中午这个时段,微飏丝毫不担心自己去郭家会碰上郭怀卿本人,开开心心往郭府而来。

        然而,郭怀卿偏偏今天还就在家!

        “他怎么……今天不上班?!”微飏诧异地看向石磐。

        石磐郁闷得很:“晨起的确是去了京兆府的……兴许只是忘了什么东西,回家拿一趟而已……”

        迎出来的管事媳妇笑得格外热情:“郎君听说小娘子的好友来探看,很是高兴。已经命厨下好生整治席面,请微小娘子一定赏光留饭呢!”

        这竟是怕自己打个转儿就跑的节奏?

        难道还有事情找自己不成?

        管他!

        既来之,则安之呗!

        见了郭云筠,看着小姑娘的气色比在女学时好了不是一点半点,微飏不由得调侃:“我还以为云姐姐比我强,定是个好学生。现在看来,也不那么爱上学嘛!”

        郭云筠有些不好意思地抬手摸了摸自己显得粉嫩圆润了的香腮,笑着给微飏让座,又恭敬跟石磐见礼:“姑姑近来安好?”

        “我很好。小娘子们聊吧。我昨晚没睡好,想倒一倒。”石磐也不等微飏暗示,自己索性直接提出要离开。

        郭云筠有些发愣,忙看向微飏。

        “嗯嗯,刚才马车上,姑姑险些睡着了呢!云姐姐让人给姑姑弄点儿吃的,然后请姑姑踏实歇个晌吧?”微飏连连点头,顺便挤挤眼。

        郭云筠失笑,忙照办,又让贴身大侍女亲自去安排:“别让不长眼的闲杂人等冲撞了姑姑。”

        又命人去看午膳:“今儿个天阴阴的,须得吃点热汤热水。去跟厨下说,不要花里胡哨的,三妹妹是个顶实在的人了。”

        微飏小鸡啄米一般点头,伏在郭云筠肩上嘻嘻地笑。

        郭家的仆下们几乎是头一回见到跟自家小娘子这般亲昵的闺中好友,哪能不知道轻重,急急去了厨房,殷殷嘱咐。

        一时屋里只剩了两个人,这才安生到了窗下榻上坐好,亲亲热热地说起了话。

        微飏只把昨日梅会上的事情略略说了一说,郭云筠恍然大悟:“我说呢!”

        “嗯?”微飏好奇。

        郭云筠往外头看了一眼,悄声笑道:“今儿我父亲回来得早,衙门的事只安排了一安排,就赶紧躲回家来了。你道是为什么?”

        “我哪里知道去?!是为了什么呢?”微飏眼睛里闪着八卦之光,几乎要爬过两个人中间横着的小炕几,凑过去仔细听。

        郭云筠看着她的样子,索性笑着把小炕几挪了,跟她手拉着手靠着大软垫子,喁喁私语,低低告诉她缘故:

        “前些日子,她们几个闹那一场,隋家那两姐妹,不是被太子妃叫去东宫训斥了么?结果,因为姑姑已经教训了,所以她们的母亲,靖安侯的妹妹,那位冯氏,竟然就没再说话。

        “但是今天一早,听得说,太子散了朝便把他那舅兄永宁伯叫进了东宫。一个时辰后,永宁伯灰头土脸出了东宫,连家都没回,且去了京兆府衙门,为着上回的事情,跟我爹赔了不是。

        “我估摸着,说不好,之后一拐弯就去太常寺跟你爹赔不是了。”

        微飏目瞪口呆,半晌,才低声说道:“看来,只是太子妃管不住她兄长一家,倒不是太子管不住舅兄啊……”

        “那是!太子妃是个厚道人,太子可不一样……”郭云筠快嘴跟了一句,忙又噎住,尴尬地拿了帕子掩着嘴笑。

        微飏看着她笑就忍不住去捏她的颧骨:“云姐姐,你是不是想说,太子可不是那泥捏的?”

        “嘘!”郭云筠忙竖指于唇,冲着她使了眼色,接着吐吐舌头,悄声笑道,“我这院子里都是耳报神。一句话说不规矩了,到了晚间我阿爹就能知道,我就又要被罚绣梅兰菊竹了。”

        “谁呀?”微飏故意做出个大为惊讶的样子,“你家不就是你和你爹吗?谁还敢欺负你呢?疯了吧?奴欺主?”

        郭云筠一僵,轻轻收了下巴,想一想,莞尔一笑:“我早晚要嫁出去,这家里还得指着人家照看我爹爹,算了。”

        “姐姐若是一直这样忍让懦弱,日后有了婆家,怕也要被人欺负呢!郭家伯伯不肯续弦,多半必是怕委屈了你,你竟还自己委屈自己。若是让郭伯伯听说了,情何以堪呢?”

        微飏忍不住出言责她,又使劲儿拍她一巴掌,“日后你要过不好,你让郭伯伯怎么跟地下的郭伯母交待?你还不赶紧好好的,练着怎么能当家主事?女学里的课业竟都白学了不成?”

        郭云筠吃痛,哎哟一声,撅着嘴横了微飏一眼,竟然也不反抗,哼唧两声,便扬声向外:“茶呢?怎么这么久还没端来?”

        看着她惯了的隐忍,微飏轻轻叹口气,伸了手过去给她揉肩,又问:“我打疼你没有?”

        “也,也还好。”郭云筠根本就半点儿都没生气的样子。

        微飏看着她,无奈苦笑。

        一时侍女端了茶水进来,低头禀报:“午饭就好了,小娘子们吃些热茶,就不要点心了吧?”

        “也好。那催着厨房,可就快些摆饭吧?国公府里就不用说了,三妹妹即便在女学、在宫里,也是半点委屈都受不得的。你们若怠慢了贵客,阿爹责怪下来,这一宗我可不替你们扛着。”

        郭云筠忙仔细说了,又紧紧盯着那侍女的脸色去看。

        侍女愣了一下,眨眨眼,这才答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这真是……没娘的孩子像根草……

        微飏在心里长叹一声,拉了郭云筠的手,刚要再多说几句家常过日子的话,却听郭云筠忙忙地笑着岔开了话题:

        “还说呢!也是刚才,我刚收到女学里的通知。今年天冷,提前放假。三天后便是本年的年终考试,考完了便放假。

        “还有,原本每年都是正月二十二开学。可是今次却通知说,何时再开学,让所有人都等着学里通知。

        “我正想问你,此事你可也知道了?跟昨日梅会,可也有关联?”

        “这倒不知道。”微飏自然不会说是端方帝对女学不满的缘故,笑着敷衍,“总归能早些歇了假期,是个高兴的事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