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孤单

第五十四章 孤单

        这一日,也不知道是因为微飏太忙,还是微隐太忙,原本在郭家下决心要把女学和梅会的事情仔仔细细都告诉父亲的微飏,居然到了临睡,还没听见微隐回府的消息。

        她所不知道的是,微隐回府时已近三更,兼且精神恍惚。

        林氏听说丈夫回府直接去了外书房,心里说不出的怪异。更加上女儿已经告诉自己,永宁伯今天白天特意去太常寺当着一群人跟他道歉,却把他说了个莫名其妙。林氏早就忐忑起来。

        微隐虽然是个方直近迂的人,双眼却是揉不进砂子的。自己将这样重大的事情都瞒了他,只怕他心里会极度不舒服。

        心乱如麻地等了一会儿,还没听说微隐有出书房的迹象,林氏深吸一口气,决定自己亲自走一趟。

        外书房里,微隐在书桌前呆坐了许久,连身上的官服都没顾得上脱换。

        他今天,先是被永宁伯真真假假阴阳怪气的道歉吓得浑身是汗,好容易坐立不安捱到散衙,却又被两个穿着寻常衣衫的人拦住,低声告诉他:陛下要见他。

        战战兢兢被带到一座金碧辉煌的酒楼,才知道端方帝又一次微服出宫,却是只为了在外头等他,要好生跟他聊聊阿芥。

        “……阿芥活得辛苦……”

        “……孩子太聪明,微家家里怕是会容不下她……”

        “……若有莫名流言,爱卿可要相信自己的孩子……”

        “……朕没有孙女,心里实在是爱惜阿芥,若非朝中后宫,正是汹涌诡谲,朕都想认个干孙女,赐她个名分……”

        “……爱卿当差,朕是放心的,你娘子娘家,朕让人看了看,也是规规矩矩的生意人,这极好……”

        “……你夫妻只要保护好了阿芥,你儿子的前程,你不用操心,有朕呢……”

        汗透后背的两个时辰。

        端方帝甚至还请他吃了顿极好的饭食,甚至还打包了几个酒楼拿手的好菜,让他“带回家去给你娘子和阿芥尝尝”,笑呵呵地告诉他“阿芥昨天在宫里吃饭,似乎更喜欢这个口味一些”。

        微隐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如在云雾之中。

        皇帝突如其来的关爱宠信,父亲虽然信赖皇帝却被冷言冷语地敲打,女儿年方七岁却能在女学和梅会两次事件中游刃有余地全身而退……

        自己家里,这究竟是天降了神迹,还是有了一个不世出的“妖孽”……

        微隐轻轻地闭上了双眼,双手捂住脸。

        不不不!

        陛下开创大秦,英明神武,处断国事睿智又客观。即位三十来年,除了盛怒时错罚过他老人家自己的孩子,还从未有过昏聩之举!

        他老人家怎么会被自家那个才八岁的女儿迷了心智?!

        绝不可能!

        叩叩!

        书房门响。

        微隐惊觉:“谁?”

        “二郎,是我。”林氏温婉的声音在门外柔柔应道。

        微隐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书房,甚至都还穿着官服,忙起身去开了门,换了温和表情,道:“我正想回房,你便来了。”

        “妾身来接您。”林氏看着他的脸,心里终于松了下来,脸上的笑也便就更加温柔。

        夫妻两个携手回房,自有各种沟通,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翌日清晨,微飏自己起了床,又去练武厅练完功,回房盥洗用饭毕,如常去林氏的院子请安。

        林氏也刚吃完饭,正跟荀阿嬷笑吟吟地闲话,见微飏来了,笑容顿时宠溺起来,伸手把她揽在了怀里,轻声细语地问她昨晚睡得如何、今晨吃得如何、石磐姑姑哪里去了等语。

        微飏抱着母亲的脖子撒娇,过了好一时,才惊觉母亲今天温柔的时间持续有些长,不免坐到一边,怀疑地打量了母亲一刻,转头问荀阿嬷:

        “阿嬷,我阿爹昨夜可是回来的极晚?我还以为他回来会来看看我呢!”

        “可不是!二郎君回来都快三更了……”

        荀阿嬷刚顺口答应了一声,就被林氏柔声命她去外头吩咐今天的家务要早些处断:“今天阿朴会带了人来,别一起弄得乱糟糟的。”

        这边见屋里没了人,林氏这才轻声把微隐昨天的遭遇一一都告诉了微飏,一丁点儿都没隐瞒:“你阿爹被吓坏了,换下来的衣衫,险些连绵袄都湿透了!”

        啊天!自家这神仙老乡到底是有多贴心啊!

        还是自己那个时代的暖男,又周到又聪明!

        微飏心里美滋滋的,脸上便格外眉飞色舞,嘻嘻地笑着抱着母亲的胳膊撒娇:“阿爹也是疼我,所以听见陛下这样对我好,不免心惊胆战。”

        “正是呢!我都不知道,你这个皮猴子,有哪点儿能让皇帝陛下看得进眼里去?!”林氏咬着牙,亲昵地微笑着往她脑门上轻轻地戳了一手指。

        微飏的笑容微敛,过了一时,叹了口气,看看外头,抱着林氏,悄悄地说:“阿娘,陛下太孤单了……先前陛下只是疼我,我也很乐意哄他开心。但就仅此而已了。

        “可是这次梅会……陛下挺贴心地送了两个小郡王过来跟我一处玩,都只比我小一岁。我开始还觉得他们幼稚,还带着他们爬树打石弹子。

        “然而后来我被隋染暗算,被带到陛下跟前去时,我听见了小庄郡王哭哭啼啼跟陛下禀报的那一席话……阿娘啊,我听得毛骨悚然……”

        林氏色变。

        “连一个七岁的孩子,在那种时候,都能那么快就学会怎么欺瞒他祖父。阿娘,陛下身边,您说,还能有一个说实话、真心待他的人吗?”微飏说着,眼圈儿一红。

        这是千古以来,所有帝王,都无法避免的境况。

        孤,家,寡,人。

        “这也就是陛下这般爱重你的缘故。”林氏轻叹了一声,怜爱地抚了抚女儿的头顶,“只是君心难测。娘总担心有朝一日,说不准哪句话,你就会惹恼了陛下。”

        “我若从此时起,便对陛下以诚相待,不跟他撒一句谎。他若不喜欢我了,想必也不会对我太差,顶多也就是淡淡疏远。

        “可若他能一直都受得了我这样坦白,阿娘,我一定会像孝顺您和阿爹一样孝顺他。让他能开开心心地过个晚年。”

        微飏弯唇笑笑,脸上都是天真孺慕。

        林氏微微一顿,笑着缓缓点头,捏捏女儿的小脸:“好。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