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茶味

第五十六章 茶味

        这一次的面对面,是微飏今世重生后第一次跟微琅正面说话。

        “阿芥感觉怎样?上次出门、女学湖畔,加上梅会被欺,几重寒气侵身,你小小的年纪,可知标本轻重?”

        微琅看似长姐殷殷,却每个字都透着审慎和警告。

        微飏诧异到无以复加:难道自家祖母这样厉害的吗?被她老人家亲手教出来的长孙女,原来竟是这个段位的?那前世……

        一念及此,微飏愣住。

        她前世、前前世,嘉定侯府似乎都早早地便退出了各种朝堂争斗,甚至前世时,她这位长姐,在她成为太后的若干年里,都从未出现过。

        况家好像……

        微飏努力想了很久,才想起来:况家在和国公府败落的前一年,便因为不知道什么事情惹恼了先帝,直接被褫夺了爵位,全家都离开京城回了祖籍……

        所以,如果从保全性命上来说,嘉定侯府居然是所有开朝老臣中,唯一一家得了善终的……

        呀?!长姐居然落在了那么一个具有前瞻性、警惕性和谦逊心的家庭里吗?而先祖母竟还犹疑许久、让自家阿爹去好生考察了一下男方……

        微飏都想嘟个嘴表示很不爽了。

        祖母真的好爱长姐啊!

        相比之下,微环和自己真的都很像是捡来的!

        “……阿芥?”

        “大姐姐,祖母真是最疼你了。”

        林氏和微琅都愣住了,眼瞧着微飏忽然气哼哼地站了起来,叉着腰冲微琅皱鼻子:“往常二姐姐妒忌我,一看祖母给我安排的院子就气得跳脚,我还觉得她不讲理。

        “如今我瞧着大姐姐的仪态,听听大姐姐跟我说话的腔调,再想想嘉定侯府在朝中的分量,我忽然觉得,我能理解二姐姐了!

        “祖母就是疼大姐姐!从头疼到脚!”

        微飏撅着嘴,满脸嫉妒,斜着眼歪着头,像个泼皮无赖一样,狠狠地跺着脚:“到底是谁害得祖母年寿不永的?!

        “若是祖母在世,我和二姐姐的亲事,祖母必定也会殚精竭虑、四方周全的!儿姐姐就算是想要嫁进皇宫做妾、我就算是想选个天下第一风流才子当女婿,祖母也必会一巴掌摁下来,看看往后的日子我们会不会受委屈!

        “如今倒好,祖母没了。二姐姐动了不该动的心思,知道的人都只会分析此事对和国公府的利弊,可有一个人想想,二姐姐日后会过什么样的日子……”

        “三妹妹!”微琅迎着林氏诧异惊骇的目光,急忙断喝,“我娘教养环儿的确不妥,环儿自己也所思不良!但这些事,我心里都有数!”

        微飏嘟着嘴重又坐下来,手里不轻不重地抓了旁边一个帘幕穗子乱揪。

        见她不再顶嘴,微琅这才略略放了心,和缓了语气,轻声笑语:“你看看,你还差了哪去?我才一句话说出来,你倒有八千里外几万句话等着我。

        “早就听说陛下赐给你的是尚仪局的姑姑。我和婆母聊起来,还觉得,只怕是借了个名头的寻常宫女,现在看来,果然是一应规矩、枝节、曲折,都能仔仔细细教给你的尚仪姑姑了……”

        微琅一边说,一边仔细观察着微飏的表情。

        微飏拿着眼角的余光瞟过微琅,又重重地哼了一声,高高地扬起了头,小鼻子冲着天。

        林氏一巴掌拍过去:“你给我好好说话!再瞎扯八扯,我就给你胡编!出了篓子你自己去跟陛下解释!”

        “长姐您想问什么,您说,我知道的都告诉您!”微飏几乎停都没停就凑到了微琅跟前,天真可爱。

        微琅看着她定住。

        她恍惚觉得,眼前的小妹妹眼中明晃晃写着一行大字:你想知道什么?我现给你编!

        微琅看着小妹,带着一丝哀怨,歪了歪头。

        微飏的笑容更假、更深,甚至带着一丝令人匪夷所思的吓人,凑到了距离微琅只有两奓远的地方。

        所以,这就是,坚定的成心。

        微琅挫败地塌了腰,有气无力:“好妹妹,听说祖父前些日子竟带你去了赌坊……”

        “啊,那个事儿啊……”微飏立即巴拉巴拉,将端方帝告诉宫中上下的故事说了一遍。

        “女学……”

        “是这么回事……”

        “梅会……?”

        “长姐。我正要问您此事。”

        姐妹两个终于都停下了虚情假意的编造。

        微飏看着微琅,目光冷清疏远:“我那时扑倒在地,您站的位置,离我并算不得很远。为何我自始至终没等来您和二姐姐的半句询问?”

        这……

        微琅轻轻地咬了咬下唇。

        她正想上前查看的时候,是高夫人先拽住了她的臂弯,微环后勾住了她的腰带。

        且,几乎是紧接着,石磐姑姑便将微飏抱了起来,她便知道,这个时候不论自己出不出去,自家三妹妹得到的必是最好的照看。

        深吸一口气,微琅略带一丝疲惫,轻声道:“我人微言轻……石磐姑姑一把抱起你,皇后娘娘沉声问责,石磐姑姑直直以陛下有旨对之……

        “三妹妹,咱们这些人,第一眼看到的,若只有骨肉亲情、拼死相护,那九成九,便是全军覆没。”

        微飏的心里一跳。

        全军覆没……这才是武将世家该有的思维方式……

        “我当时袖手旁观不吭声,且约束住了环儿。我婆母因此对我态度好转了不知道多少。

        “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唯有我清醒理智地面对这些事情,才算是真正巴到了一个侯夫人行事准则的边儿!”

        微琅艰难地吞了一口口水下去,才让咽头火辣辣的感觉稍稍褪却:“祖母曾经教给我的理智、现实、衡量,在那一瞬,全都冒了出来。

        “三妹妹,不是我不想去帮你。而是在我身后,在那一刻,恰好站满了况家和微家。我实在是没那个勇气,去得罪皇后娘娘,和俞淑妃娘娘,两座后宫!”

        所以,那个时刻,在场的所有诰命都看出来了:自己已经把邬皇后和俞淑妃,都得罪了。

        微飏高昂的头慢慢地回到了正常的位置,然后稍稍地低了下去,甚至还有闲心笑了笑:

        原来,自己在外,已经是这个形象。

        喔呵呵呵呵,弱才对啊,弱才好啊,弱才能搞事啊!

        茶味儿,才是这世上最美的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