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将乱

第五十七章 将乱

        “嗯,好吧。大姐姐的解释,我都接受了。”微飏两只脚一荡,从稍有些高的椅子上跳了下来,扬起脸看向微琅,直接将自己在紫宸殿看到的事情说了出来:

        “不论是谁跟隋家站在一起,这个时候,也只有赶紧划清界限的份儿了。毕竟从陛下到太子,已经完全不相信他家的教化约束能力。

        “至于锦王——他其实跟桓王殿下处境类似,都是可怜人。大家都知道,陛下是个长情、心软的人。

        “所以只要桓王和锦王二位殿下不做出有违律**常的事情来,陛下一定会保护住这两个已经父母双亡的孙儿。

        “锦王妃有了身孕,看似是个往锦王府塞人的好时机。可外有杨扬州名满天下,内有陛下倾心相护,还顶着大秦朝第一个皇重孙的名头。

        “这种情况下,谁伸手谁死——别提什么地位靠山,没用!陛下杀气腾腾,连桓王这把漠北凶刀都祭出来了,就为了要狠狠砍断几只贪婪狠毒的爪子。

        “嘉定侯府若是有什么亲戚朋友想要在这件事上动脑筋的,长姐最好赶紧警告高夫人一声:万万不可!”

        “桓王?”微琅只觉得头皮发麻,“怎么还会牵扯到桓王?”

        微飏笑一笑:“陛下希望这两个孙儿能彼此帮衬。陛下可是当着邱医正的面儿,亲口叮嘱锦王妃必要好好地生养这个孩子。

        “然后,好让锦王时常地抱着这个孩子去馋桓王,以便陛下能催着咱们这位皇长孙赶紧成亲!”

        这份儿……看似常理的,乱!

        微琅忍不住伸手揉了揉额角。

        “桓王即将出任宗正寺正卿。”微飏把最后一颗炸弹抛了出来。

        微琅有些恍惚,没大明白这句话是甚么意思,顺口还问了一句:“哦?何时?”

        “此事陛下会亲手写旨,且已经跟太子说过了。”微飏看着微琅笑了笑。

        长姐还是嫩,经历得少。

        所以,在微琅晕晕乎乎地回到嘉定侯府后,将微飏的这些话都一字一句转告高夫人之后,高夫人遽然色变:“你说什么?陛下要让桓王出来了?!”

        “出,出来?”微琅有点儿转不过弯来。

        高夫人来不及跟她解释,腾地起身,扬声令人:“通报外书房,我要见侯爷!”丢下一个满面茫然的长媳,匆匆走了出来。

        嘉定侯府的前身乃是定国公府,老国公比端方帝年长近二十岁,又是在战场上为救端方帝才丢了性命。所以大秦初立,端方帝第一个先追封了老公爷的爵位。

        可嘉定侯为人脾气刚硬,不爱转弯,尤其是旧同袍之间,但有不合,不大愿意分解,只是拳脚过去,打服了再说。

        他几场架打下来,御史台群情鼎沸,端方帝也焦头烂额。嘉定侯自己也知道不妥,渐渐收敛了脾气不说,还自请削爵。定国公府这才成了嘉定侯府。

        这样脾气的人,听见高夫人低低告知的消息,眉头皱一皱,挥手让妻子去跟母亲说一声:“不就是陛下的这帮孙崽子都要入朝搅风搅雨了么?

        “儿子都不成器,陛下为难,只好放了孙子出来看看。这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这才过了二十年,你就把那些事都忘了?

        “你跟阿娘说,从此开始,咱们家照着二十年前的日子活就是了。算不得大事。”

        “这还不是大事?!”高夫人气得胸口发闷,“那咱们家该往哪儿站?这关系着况家的未来……”

        “站什么站?!这日子刚消停了几天?!朝中的人,尤其是武将之间,谁家跟谁家没点子救命之恩生死刎颈的交情?没法站!

        “咱家要不然就想辙离开京城,回老家,安安生生做个富家翁,也能平安百年。要不然就乖乖地站在陛下身边,旁的谁也别搭理他们!”

        说到这里,嘉定侯忽然想起来,皱了皱眉,“你说消息是哪里来的?微家?”

        “就是微家那个小阿芥,行三的。”高夫人说到这里,口气不由得和缓下来,甚至还带上了一丝艳羡。

        “微家老的,实在是不成话。带着八岁的孙女儿逛赌场,差点儿把孩子丢了!还是陛下微服路过,救了阿芥,后来听说是微家的,气得当场让侍卫去家里臭骂了和国公一顿……”

        絮絮地说了一番。

        嘉定侯扬了扬眉:“我说呢!守愚一向不肯跟他大哥争,我劝了多少次,他也不肯向前。如今倒好,悄没声地去了太常寺。我还埋怨他怎么不亲自来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原来如此。”

        “子不语父过。微二郎在规矩上迂得很。他老子办出这种事儿,他一边是儿子,一边是亲爹,他怎么说啊?也是为难。”高夫人同情地叹了口气。

        才顿一顿,忽然又红了眼圈儿,拿了帕子擦眼,“也不知道阿谟在边关得吃多少苦!可怜的孩子,摊上这样的祖父亲爹……我总说,他要是二房的儿子多好,哪儿至于受这份罪!”

        嘉定侯皱紧了眉头,重重地哼了一声:“微家叔叔真是……三十年都没丁点儿长进!尤其是五年前婶子没了,他就更没人管了!”

        “其实,国公爷还算听你的话,不然你找个机会,劝劝他吧?”高夫人忧心忡忡,“你也听见了,陛下说了,若是国公爷还这么闹,就要让阿谟出去单立门户了!

        “这听着好听,哪儿那么容易呢?大房那俩蠢货,再没了国公爷镇住一二,不要趴在阿谟的脖子上喝血呢?”

        “嗯,你虑的是。我过几天去看看微家叔叔。”嘉定侯看着高夫人再点头赞扬一句,“你可比母亲心胸宽广多了,如今也肯好生教导大郎媳妇了,这才是一家和气的过法。”

        高夫人脸上一红,忙指了件事退了出来。想想又回去找微琅,见她正在处置家务,含笑颔首:“大郎媳妇,辛苦你了。”

        微琅受宠若惊,笑得惶恐:“不过些许份内小事,当不得阿家这样说。”

        “你来,咱们娘儿俩个里间儿说话。”高夫人头次让微琅进了内室,在窗下榻上坐下,细细地跟她解释微飏那句能惊落满天风雨的话,究竟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