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太乱了

第六十九章 太乱了

        三个小调皮蛋玩了个痛快,连午饭都没吃,只凭着随手几块点心打底。看看红日西斜,桓王逼着他们回来吃饭时,连一半都没吃完,仨人便倒了个横七竖八,睡着了。

        扶额无奈。

        桓王让人把三个各自抱了屋里去睡。

        “算了,明天一早再走吧。”看着睡得呼呼的三小只,桓王哭笑不得,命人,“给东宫和国公府说一声去。”

        天擦黑,送信的人纷纷回来。

        面色怪异的桓王把梁擎叫了过来:“你听听和国公府的回话。”

        送信的人低着头再说一遍:“林娘子当时脸色便不好看,问了地方远近,说:林家也有座园子,离这儿就几步路,三小娘子总闹着要去逛逛,不如今儿就过去。

        “当时焦娘子也在,立即便拦了,说大晚上的不安全,让小娘子安心在这里住下,明儿也不急着走。

        “说是,她即刻给隔壁嘉定侯府带话,让他们家大姑爷、嘉定侯的长子况陵亲自来接三小娘子回去。”

        梁擎左边的眉毛渐渐抬了起来。

        “林娘子接口便道:大姑爷还有差事在身,怎好麻烦?亲舅舅就在脚跟脚的地方,哪用得着外男去接?说明天一早林家舅爷会过来接人。焦娘子这才罢了。”

        桓王便看梁擎:“微家还是乱。”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水至清则无鱼嘛。”梁擎表示很正常。

        桓王苦笑一声,点头:“你再听听宫里的。”

        梁擎才放下的眉毛再度挑起。

        “东宫给桓王殿下道多谢,说庄王调皮,请他大哥哥不要留手,好好管管。

        “蓬莱殿很不高兴,要派嬷嬷、内侍和禁军过来。陛下过去,把蓬莱殿正殿的琉璃如意,砸了。”

        桓王长叹一声,带着三分轻松。

        梁擎看着他,冷笑,转向带信的人:“你是不是没告诉殿下,东宫这个话,是谁说的?”

        桓王讶然。

        带信的人始终低着头:“这……庄郡王的事,自是禀报太子妃……”

        梁擎看了一眼呆若木鸡的桓王,面无表情再看向带信的人:“下次一定把话说清楚,不然你们家殿下会误判。”

        带信的人噗通一声跪倒。

        “陛下可有旨意?”梁擎接着问。

        “是。陛下说:既然这么好玩,让三个孩子在别院多玩几天,玩够了再回去。”带信的人说到这里,顿了一顿。

        梁擎看着他,歪歪头:“还有?”

        “小人出大殿时,护卫大首领千山将军叫住了小人,让跟殿下和石磐姑姑说一声:听说今天桓王殿下到别院闲游,善国公府的崔小娘子大约申时已经出了京城,直奔离此约二里之外的崔家庄子而来。另外,还有几位小娘子也……”

        桓王的眉心紧紧皱起。

        梁擎看戏一般,嘴角微翘:“那倒不是什么大事。”

        “小人临出城门,监门卫的一位将官追了上来,说,千山首领让再跟三小娘子禀一声:

        “微家那边,二小郎君明晚或者后天清早,就得回国子监了。听说妹妹今晚不回家,很不高兴,发了几句牢骚,被二郎君揍了一顿。

        “另外,明儿个若是有人来别院聒噪,多半陛下会宣三小娘子进宫。让三小娘子不必顾忌什么,想怎么着便怎么着。”

        “后头这些话,是千山让你只跟三小娘子说的?”桓王惊奇。

        送信的人再磕一个头,声音有些不稳:“是。之前小人没有都区分开,小人知罪。”

        桓王沉下脸刚要开口,梁擎看着他摇了摇头。

        桓王忍着气令那人退下。

        “京城之事,芥细亦为巨椽。殿下自己没有足够的重视,便怪不得下头这些人轻忽。”梁擎敲一敲桌子,道:

        “譬如殿下身边这些人,有些是带回来的,有些是当初先太子、太子妃留下的,有多少能用的、多少不好用的,底细是从哪一年开始盘查的,这都是大事。”

        桓王默然许久,方有些沉重地点了点头。

        “殿下仍在漠北,这些人就都能用。毕竟,那样的您,对人家的威胁小,他们也乐得有人替他们保境安民,所以说不准还会助您一臂之力。

        “但只要您进京,您就必然是众矢之的。很久以前跟随您的那些人,也就未必没有什么三亲六故冒出来,成了肘腋之患。”

        梁擎悠悠地说着,似乎也陷入了自己的回忆之中去。

        两个人对坐沉思。

        烛花轻爆。

        两个人又同时惊醒。

        看看天色,梁擎对桓王道:“不如把三小娘子叫醒吧,她得听听回话。”

        “嗯,顺便把那两个也叫醒,不然万一半夜三更醒来,只怕就要闹了。”桓王随口说完,却见梁擎翻了个白眼,大步走了出去。

        愣一愣,桓王失笑,回手敲一敲自己的额角,笑骂:“今天这是吃了变傻的药么?怎么净做蠢事、说蠢话?”

        因命人严令不得惊动两位小郡王,只把微家三小娘子叫醒,让她听“国公府传过来的话”。

        一一听了回话,微飏摸摸自己咕咕叫的肚子,仰头先问石磐:“我真的是吃着吃着睡着的?”

        石磐忍不住笑:“是。”

        “小娘子才喝了一碗汤吃了两个小包子而已。”翠微说着都心疼,“不然奴婢去厨下给您煮碗汤饼吧?”

        “凭什么啊?”微飏的眼睛瞪了起来,“我好容易来一趟桓王家,我还不吃点儿好的?一碗汤饼填肚子?!我干嘛要替他省钱?”

        石磐嗤地一声笑了出来:“小娘子所言甚是。我去告诉殿下,小娘子饿了,让他亲自给小娘子安排夜宴。”

        哼!

        这还差不多!

        微飏撇小嘴儿,高高昂着小脑袋,两只小手背在身后,迈着方步去赴宴。旁边跟着拿手帕捂着嘴笑得停不下来的翠微。

        席上自然有特意赶来作陪的桓王,和一脸勉强的梁擎,以及看着好酒好菜没忍住坐下来吃喝的石磐。

        “听说三小娘子还给本王带了下酒的新鲜菜?”桓王见微飏吃得差不多了,忽然想起来:不如再跟这位小娘子多聊聊,兴许还能聊出其他的要紧话呢?

        谁知微飏一口否定:“没有的事儿!那是打算请您捎给陛下的。”

        桓王一愣:“不是两罐么?”

        “谁家送礼送单个的?好事成双啊!两罐都是给陛下的——您今天派人去宫里,竟没顺便送过去么?明儿可别忘了。”微飏吃饱了,一抹嘴,回屋。

        石磐被留在席上,看了梁擎一眼,忍不住低头笑。

        梁擎面无表情,起身告辞。

        看着俩人都走了,石磐方笑着告诉桓王:“你是被梁先生连累了。”

        桓王喝一口酒。没吭声。

        心道:就因为他不吃,所以我就不配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