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 东宫夜放花千树

第七十六章 东宫夜放花千树

        隋氏被他一句话说得脸色发白,急忙左右看看,轻轻地颤着声劝:“殿下,须防隔墙有耳……”

        “我省得。”太子拉了她的手,捏一捏,只觉绵软,慢慢把玩,低声道:“母后刚才叫我过去,让我疏远贾相。”

        “贾……”隋氏呐了一个字,便紧紧地闭上了嘴。

        太子只遥遥看着不知何处,轻声抱怨:“父皇如今越来越懒,大事小事都丢给我处置。原本也是好事……

        “可事事看去,哪里不是钱?须要倚重贾某之处,不知凡几。这个人若不是我的人,成了旁人的心腹,那我这个太子做事,岂不是举步维艰?

        “我还没当上太子,他就主动靠了过来。如今我成了太子,他跟着捞些好处,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可他又没过分,这怕什么?

        “这个时候疏远他,丢弃他,那以后还有人敢靠过来吗?老爷子身康体健,今年越发会保养了。我这太子,早着呢……”

        隋氏深深低着头,手渐渐地冰凉。

        觉得手感不对,太子又捏两把,皱眉看向她:“怎么了?我说错了?”

        隋氏忙生硬地挤出个笑容:“自然不是……”

        “你我夫妻敌体,祸福与共,难分彼此。你若有话,一定要告诉我。”太子紧紧地盯着隋氏。

        隋氏迟疑片刻,方轻叹了一声,低声道:“臣妾是小见识。贾相,齐家上是不大行的。您想想他家那个女儿,再想想之前他那族亲在京兆府闹出来的事儿。至少,他在陛下跟前,已经隐隐约约挂了一号。

        “何况,如今陛下宠爱微家三小娘子,谁不知道?那贾家女儿却视若无睹,又撺掇臣妾的侄女儿、又鼓动母后的侄女儿,只要跟那微小娘子过不去。这可不是个有远见的样子。

        “原本这是小孩儿家之间的种种,不该单拎出来说。事关陛下好恶,贾相却并无一言教导自己的女儿。分明听说了永宁伯去郭、微两家道歉,他跟殿下可一个字的交代都没有……”

        隋氏说到这里,不禁摇了摇头,轻轻软软地给了一句评断:“贾相这心思,可不大好说呢。”

        太子的眼睛眯了起来:“你说,永宁伯去道歉了,他却没有动静?”

        隋氏没作声。

        “的确,这些日子,我们天天见面。他可是半个字都没提起此事。”太子的脸色渐渐阴沉。

        过了好一会儿,夫妻两个刚要再说话,一回头,却发现庄王正躲在殿门那里,好奇地看着他们。

        “像什么话?进来!”太子看着儿子,就想起父亲今天对自己春天般温暖的态度,心里高兴,虎着脸,满眼中却都是笑意,招手叫他。

        庄王嘻嘻笑着,蹦蹦跳跳地进来,扑到父母中间,挤着坐住了,拿着写好的大字给父亲看,又问:“阿爹阿娘没吵架吧?”

        “你阿娘这样贤惠,怎会跟我吵架?”太子一副慈父口吻。

        庄王嗯嗯地连连点头:“皇祖父和阿芥姐姐也都这样说!”

        “阿芥姐姐?”太子诧异。

        隋氏含笑:“三小娘子小字阿芥,陛下让驰儿他们就喊阿芥姐姐。想是让孩子们别拘束,好生一起长大的意思。”

        别拘束,一起长大。

        太子听懂了这个暗示,惊讶地看向太子妃。

        隋氏含笑颔首:“陛下很是宝爱三小娘子,一听说去梧桐别院的人多了,立即便派了千山将军飞马去接了三小娘子进宫。”

        “哼。皇祖父打着我和七哥的旗号,其实进了城就把我们俩都赶回了家,只叫了阿芥姐姐去吃好吃的。”庄王多少有些吃醋。

        这样被皇帝捧在手心里的小娘子,姓贾的居然三番两次挑动自己家这边的女眷们去欺负她?!

        太子终于下定了决心:贾某,是得离远些了。

        当夜,太子留宿丽正殿。

        枕上婉转,夫妻俩极为和谐。所以临睡之时,隋氏把自己心头萦绕的最要紧的一件事也尽情告诉了太子:

        “听得说,永宁伯去郭、微两家致歉那天,微家三小娘子也去了郭家看望郭小娘子。那个时辰,郭怀卿也在家。”

        太子猛地坐了起来:“你说,那个微家阿芥,见了郭怀卿?”

        隋氏柔顺答:“是……”

        郭怀卿。计相。贾颖。微三。桓王。

        京兆府。宗正寺。

        原来……!!!

        太子一把搂过太子妃,狠狠地在她脸上嘬了一口:“好媳妇!”翻身跳下床去,拽过衣衫,吩咐:“叫鸣善!”

        鸣善!?

        那不是东宫左卫率?专门给太子做——那些事的那一位?

        隋氏心里狠狠一跳,忙起身,情不自禁出声叮嘱:“殿下!您请一定小心……”

        “放心,我会周全处置的。”太子回头看了她一眼,示意宫人:“伺候太子妃好生歇息。”

        穿戴整齐,大步往外走去。

        内侍宫人快步跟上。

        “天冷,好生照看太子妃。”太子随口吩咐,想想似乎有些潦草了,在大殿门口住了步子,犹豫片刻,又添了几句:

        “良媛不是要自己教养御郎?那就让她好好养孩子。别老是来聒噪太子妃。谁没养过孩子?驰儿难道是自己迎风长大的?!让她好好跟太子妃学学,省些事吧!天天唧唧歪歪的……”

        宫人们听见这个吩咐都怔住了。

        东宫这风向,看来要变啊!

        听着太子一路靴子响,渐至无声。隋氏直瞪瞪地看着屋顶,过了一时,轻声问旁边的宫女:“驰儿怎样?”

        “睡得正香呢。”

        “好。明天早晨宫门一开,你就回家,告诉我哥哥:只要隋家不闯祸,我这里能保一世……平安。”

        第二天一早,宫门才开,几个宫人,数匹快马,飞一样出了东宫。

        端正帝照着大穿衣镜,甄三九一丝不苟地帮他整理冠冕,千山在旁边低声禀报。

        “呵呵!唉!如今啊,阿芥进一趟宫,这风云便要卷舒一回。我是真想看看,这风起云涌,到底会闹出个什么结果。”

        甄三九和千山都低着头屏住呼吸。

        嗯,您老人家是看戏爱好者。这一条谁都知道。

        但是您自己好像不清楚——

        您是那个一兴奋就亲自下场手撕一切的戏精祖宗啊!

        一时,千山忽然咳了一声,轻轻接了一句话:“想必,三小娘子知道了,会很高兴地托着腮听热闹呢。”

        “啊,对!”端方帝哈哈一笑,拍手,眼睛一亮,“让石磐也跟她说一声!这种大戏,她肯定也爱看!”

        甄三九看了千山一眼。

        狗。

        千山垂眉。

        哎。

        喊我啥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