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八十章 人命大于天

第八十章 人命大于天

        嘉定侯府的门房觉得莫名其妙。

        和国公府虽然跟自家是姻亲,但来往极少。尤其是女眷之间,几乎算得上是互相看不顺眼。两家做亲家两年多了,微家还没有人上过门呢。

        怎么忽喇巴的,冒出来个大少奶奶的堂妹非要立马求见?眼瞧着冬至将至,谁家不递帖子就跑来做客?这不是给当家做事的娘子们添乱么?

        门房很是犹豫了一会儿。

        直到石磐匆匆赶了过来,见他们竟还在拖延,大怒:“叫嘉定侯出来见我!本官乃是宫中五品尚仪,来此为的是公务!尔等这样不知轻重,是嫌命长吗?!”

        吓蒙了的侯府门房这才赶紧一拨去了内院通知微琅,一拨去外书房告知嘉定侯况素。

        微飏叉着腰站在门口生气。

        还是太小了。

        八岁的年纪,除了神仙老乡、前世盟友和见识过自己聪明才智的朋友家人,几乎没人会把她的话当回事。

        唉,年龄是硬伤啊。

        内宅听见是微飏上门,反而更重视些。高夫人立即便命人请进,又叮嘱微琅:“你三妹妹能得陛下青目,聪明必见于细微。她所求你若不明白,只管让人来报我。”

        见婆母这样重视,原本还带着一丝不耐烦三分心不安的微琅也不免提起了心,身子端正地忙命人给自己重新梳妆。

        这边嘉定侯听说是石磐发脾气,只觉好笑:“她吓唬你们的。带着三小娘子去见她长姐也就是了。石磐若觉得不解气,你们就让她骂几句,还不高兴,再带她来见我。”

        家人们略略放了心,只恭敬请了微飏去见微琅。

        看看长姐卧房里也放着账册,几个身着鲜亮的管事媳妇嬷嬷正从院子里出去,微飏便知道,看来嘉定侯府如今的家务事,微琅已经接过了大半。

        有体面就好。

        好说话,能办事。

        彼此见了面,稍做寒暄,微飏直奔主题,只将前事大略交待,快速说道:“大姐姐,我需要去见高尚书,您帮我求高夫人一封手书可好?”

        微琅奇怪地看着她:“此事与妹妹何干?”

        “这是条人命啊!”微飏愕然,“我既然知道了,又怎能不管?”

        “你只是恰逢其会,恰巧知道有这么回事,而已。这个人,与你不仅没交情,而且算得上有仇。

        “她自有父母家人,她亲姑姑乃是当朝太子妃,她的死活,自有大群的人去管。关你什么事?”

        微琅只觉得匪夷所思,摇头劝她:“这样的事,吃力不讨好不说,一个纰漏,还会让人家怨上你。你给我这就回家去,只当不知道。

        “何况这么大的事,隋家一定会求到太子跟前,不论是陛下还是太子,自会知会京兆府和刑部留心。

        “我晚上寻机会,跟婆母说一声,提醒高尚书做事时小心些。高家和侯府,都会领你这个人情,也就是了。”

        “不是!姐姐!隋染再怎样,也是一条鲜活性命……”微飏看着微琅,有些泄气地住了口,想一想,道:“我要见高夫人。”

        “三妹妹!”微琅叹气,还要再劝。

        微飏抬手止住,摇头起身:“大姐姐,我不能在你这里浪费时间,若你想不明白,就请直接带我去见高夫人。若你不想沾这个事,我就通过石磐姑姑去见嘉定侯。”

        “我知道,你只有管得这样宽,才会得陛下喜爱。”微琅的脸色沉了下来,说话也变得生硬:

        “可是,你也要想想,你并不是石头缝儿里蹦出来的。你参与的事情越多,外头树敌也越多。你有陛下护着,旁人呢?你焉知旁人不会被算计、被坑害?

        “你本可以凭着陛下这一点喜爱,温顺低调地寻一门好亲,平平静静过一辈子,为什么非要去管这个闲事、出这个风头?!”

        “如果陛下也不愿意多管闲事,那我早就死了。”微飏淡淡地看着她,“这世上有太多的不平,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闲事,旁人去管就都是出风头。

        “可是姐姐,我正是陛下‘管闲事’的受益者。我尝到了甜头,便要还出去一颗糖。这是做人最起码的底线。”

        微琅被她堵得无法反驳。低下头,叹口气,叫了门外下人:“去问问夫人,我妹妹想给她请个安,可有空?”

        等回音的时候,姐妹两个都沉默着。

        在外头廊下等着的翠微刚把去郭家之后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低声告诉了石磐。

        石磐却深知其中利害,眉头紧皱站了起来:“不行,我得去见嘉定侯。此事未必高夫人说话便好用。”

        翠微迟疑了一下,低声问:“只是不知道小娘子会跟高夫人和高尚书把事情说到什么程度……”

        被她一言提醒,石磐站住了脚。

        这件事,别说桓王那边到底知道多少她并不清楚,就连郭家说了多少,微飏又让千山转告了端方帝多少,打算让高抗做什么,她统统没底。

        还有刚才奉命到西市找到她的人传过来的千山那话:“以后寸步不能离开微小娘子,听话做事,不得走样半分”——

        所以,这是个更严厉了三分的警告吧?

        犹豫片刻,石磐转身进屋,恰好看到两姐妹冷场的样子,索性上前,低声去问微飏:“小娘子,需要我去外书房请嘉定侯过来一起商议吗?”

        微飏几乎是瞬间颔首:“那样最好!请况侯去高夫人那边吧。我这就过去拜见夫人。”

        也就是说,不论高夫人愿意不愿意,微飏都要与之一会了。

        微琅即便再不悦,也只好硬撑起笑容来,站起来,道:“既如此,我这就陪妹妹过去吧。”

        两姐妹沉默地往高夫人院子去,侍女们跟在后头。

        眼看着前头便到地方了,微飏轻轻喟出一口气,立住脚,转头看着微琅,轻声道:“我知道大姐姐是为了我好,为了咱们两家子好,不想沾惹这些麻烦。

        “可是大姐姐,咱们生在这样的人家,是决然无法独善其身的。您只当我,因为听见陛下日常所说,愿意跟东宫,结个善缘吧。”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微琅还能如何?扯一扯嘴角,道:“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