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七章 又想让我做苦工?免谈!

第一百零七章 又想让我做苦工?免谈!

        “就是布料啊!”微飏莫名其妙,“再贵重也是布料,明儿我做衣裳使的啊!有适合男装的料子,顺便孝敬陛下一套便装就是了呗。这有什么难上账的?”

        “云锦!蜀锦!妆花缎!都是贵比黄金的料子!”翠缥都快爆发了。

        微飏托腮好奇:“比皇后娘娘赏的还要好?!”

        翠缥噎住。

        石磐噗嗤一声笑出来,起身说:“算了,我去看看,哪儿就至于了,把我们翠缥吓成这样?”

        微飏张了张嘴,还是没阻拦。

        等她二人出去了,微飏忍不住冷了眼神。

        她听着甄三九恭维自己说“那些人口口相传还以为陛下和小娘子好欺哄”,还以为这厮摸到了三分自己的脾性。

        却原来,不外如是。

        一时石磐回来,满面惊讶:“你还真别说,江南道这回看来真不是送贡品,这是来告状的。”

        微飏哼笑了一声,懒懒地翻了个身,打个呵欠。

        见她如此,石磐明白这是不想管的意思,耸了耸肩。

        “明儿出门,我哥哥和徐云客也要跟着,翠微和你两个人,未必能够用。姑姑觉得,再带上石蜜怎样?”

        “她还早着呢。我让千山拨个人来罢了。”石磐觉得,微飏拒绝管江南这档子事儿的这个情况,她还是知会宫里一声为好。

        微飏不置可否,只管歪了头摆弄端方帝后赶着让人送来的一个西域犀角杯看。

        石磐去了。

        微飏也不抬头,叫:“翠微。”

        “小娘子有何吩咐?”翠微迅捷利落。

        微飏歪歪头:“你去一趟我舅舅那里,问他今年川滇巡查使里,是不是有个姓班的。如果有,让舅舅给写一份详细的事迹来。记住啊,我要最详细的,多小的事儿都行。”

        翠微低头答应,多半个字都不问,去了。

        所以,还是自己的人使着顺手啊……

        微飏斜靠在榻上,有些心烦地捏了捏眉心。

        明天去玄都观。她是要给别人接近的机会不假,而且,这个别人,她也有心瞧瞧,究竟都会是什么神鬼面目凑上来。

        可这个查探,她一个人两只眼,只怕是看不过来的。

        石磐还好。

        这位姑姑有些呆性。如今既然已经认了自己为主,多半不会相瞒。

        可从千山手里临时借来的人——

        “我缺人手啊!太缺了!”微飏滑倒在榻上,仰面看天,喃喃自语。

        石蜜巴掌大的一张小脸好奇地出现在她眼前:“小娘子,你这是在练什么功哪?这个姿势,腰力使的好难。”

        “哦这个叫卧鱼儿。”微飏看看自己的样子,顺便在腮边翘个兰花指,肩膀再在榻上垫平些,姿势标标准准。

        石蜜双手撑着榻沿儿仔细观察了一番,原地坐下先盘了个半莲花,然后拧腰,松肩,嘴里“噫噫噫”地叫唤:“真练腰!”

        微飏哈哈大笑,跳起来,拉着她告诉:“双脚分开,肩宽就行,转,转对,再转,坐,再转,两只手一前一后,对!”

        两个人就这样在屋里玩了起来。

        翠缥好容易擦着汗小心翼翼地把微飏从宫里顺回来的东西都上了帐,锁好了库门,藏好钥匙。回来就看见一主一仆嘻嘻哈哈笑着转两圈倒在地上,起身,再转两圈倒下。

        扶额。

        熊孩子。

        “小娘子的衣衫就罢了,年下新衣裳多,您糟蹋了也就是挨上咱们娘子一顿说。

        “可,石蜜,你这一套是今儿才上身的,让田妈妈知道你就这么穿法,我管保你明年所有的衣裳都超不过二十个大钱!”

        翠缥平心静气。

        石蜜怪叫一声,一跃而起。微飏倒在地上咯咯笑得软了腿起不来,哎哟哎哟地又笑又叫。

        小丫头春辰忙过来扶了她起身,帮她拍拍裙裳,仔细看看,又扭脸看看石蜜的裙子,笑着宽慰:

        “都不曾脏。烧着地龙,娘子怕小娘子嗓子疼,特意吩咐了一天擦三遍地。午错才擦过的,干净着呢。”

        石蜜这才松口气。

        “就你会哄她们开心!”翠缥瞪了春辰一眼。

        春辰吐吐舌头:“我去给小娘子打水洗手。”冲着石蜜使眼色。石蜜会意,忙道:“我去洗手。”两个十岁的小丫头脚底抹油瞬间溜了。

        翠缥跺脚恨骂。

        微飏被她们闹了一场,心情反而好了起来。

        翠缥这才上来轻声禀报:“小娘子昨日带回来两柄弯刀、一块和田玉,已经俱各单装。和田玉只装了一个玉色丝缎荷包。弯刀各装了一个檀木盒子。

        “余者一箱玩器摆件共三十七件。一箱什锦布料共十六种,各两匹。小娘子这些东西,可要跟大娘子禀报?”

        这个大娘子指的是林氏。

        微飏笑着点头:“行,算你聪明!我带这些东西回来,还真是打算着就着它们过新年的。

        “跟我娘说一声。我行动就点人的眼,我就不挪了。明儿我跟我娘说,让荀阿嬷过来挑几件给舅舅家送去当我的新年礼物。你仔细着,别让旁人乱瞧。”

        翠缥放下心来,笑着答应了。

        正说着话,石磐回来了。翠缥告退出去。

        “千山派了他师弟和小徒弟。两个都是他最得意的。满口地央告我,让我一定转致小娘子:

        “这两个,一个早年间伤了一只眼。禁军是要模样的,他只能回了家,寻常走走镖,钱又少,也憋闷,正缺个好差事使劲儿。

        “另一个小猴儿,才十三,年纪太小,还进不得卫军。想求索性卖卖脸,求小娘子收留他们,赏口饭吃。”

        石磐边说边皱眉,顿一顿,给微飏出主意:“这一只眼的,说实话,太容易让人记住,小娘子不好带在身边的。搁在外头帮忙看个铺子庄子倒合适。

        “至于那个小的,正好跑去千山那里赖皮要钱。我看着不大好,机灵得过分了。这样的小娃娃不定性,万一惹麻烦呢?小娘子不如细看看再说?”

        微飏呀地一声,哈哈地笑:“瞌睡有人送枕头。我正缺人呢!千山送来的,这还有什么说的?我当然是立马留下!

        “至于怎么用,那都是后话。你赶紧先给了千山准话儿。告诉他:既说了给我,可不带后悔的!”

        她对千山,可比对甄三九信任,也比对石磐更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