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小说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八章 察相,班某

第一百零八章 察相,班某

        这个表态令石磐意外到诧异。

        上次千山不是刚被面前的三小娘子狠狠敲打了一顿吗?难道小娘子并没有真的对他不满?而是——另一种看重欣赏?!

        石磐觉得自己的脑子是真的不够用。

        ——尤其是面对微飏的时候。

        “姑姑,昨天我听陛下和甄总管说到川滇巡查使班某,那是谁?”微飏端了热茶抓起瓜子,一副打算好了听长故事的架势。

        石磐眼看着春辰等她一回来就摆了满满一桌子东西,还有点儿懵,一听微飏这话,不由噗嗤笑了出来。

        索性自己也在榻上舒服坐好,喝口茶润润嗓子,一本正经:“话说延和十三年——”

        “延和十三年……我记得先太子出事儿是在延和十一年?”微飏想确认一下这个姓班的跟先太子一系有没有关系。

        “对。”石磐的状态瞬间低落。

        微飏忙伸手拍他:“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提这个,您接着说。”

        看她一眼,石磐长吸一口气,娓娓道来:

        “延和十三年,舞弊案后第一科出了头名状元,姓班名信字不疑,太原人氏,时年三十有四。此子学识渊博、正直果决,陛下甚为欣赏,令其在翰林待诏。

        “那年崔贵妃娘娘所出大公主刚刚及笄。某一日去见陛下,恰遇班某,寥寥数语,便倾心于他。

        “可他比公主大二十岁,陛下和贵妃都有些犹豫。

        “然而公主却放了话,非班某不嫁,甚至于闹到绝食。贵妃想了想,亲自考试,回来后竟对班某的学识人品大加赞赏。力劝陛下赐婚。陛下只得答应。

        “所以,这班某,算起来,乃是当朝的驸马。”

        石磐说到这里,叹了口气。

        朝中如今除了长公主,可连个郡主都没有……

        微飏赶紧亲手给她续了杯玫瑰花茶。

        “赐婚的旨意下了,公主极高兴。陛下就这么一个女儿,委屈谁也不肯委屈了她。当年是停了帝陵的修建,先去赶公主府的工程。

        “可是公主府还没修好,婚期尚有三个月,公主就病了。肺痨。发现就已经咳了血。班某当即请旨,立即完婚。”

        “好!有情有义!”微飏拍着炕桌竖起大拇指。

        石磐苦笑一声,摇摇头:“朝中却有人阴阳怪气,说班某是生怕这个皇亲国戚的驸马之位跑了。

        “公主虽然年幼,却极懂事。又兼着对班某用情至深,生怕误了他终身,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肯马上成亲。

        “陛下和贵妃都犹豫。班某再三请旨。公主便狠心说,自己成不成亲都无所谓,得先保命。成了亲就要出府,哪有宫里亲娘照看的好?”

        “你们公主也是个好姑娘。”微飏轻轻叹息。

        “班某无奈,便告诉公主:无论如何,他都等着公主下嫁。可公主那时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治。拖到原定的吉期当日,溘然长逝。”

        说到这里,便是悄悄凑进来站在门口听故事的石蜜和春辰,都双手一把捂住了嘴,面露惊痛。

        微飏沉默了一会儿,轻叹一声,低低问道:“那班某现在,可娶了妻了?”

        “陛下和贵妃都给他张罗过,他不肯。”石磐说到这里,却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笑容:

        “这人因为这件事,很得陛下信重。陛下一向……很热心,甚至骗过他去相亲。他一旦发觉,竟跳墙跑了。

        “因为外头开始传言说班某克妻,后来贵妃也见过班某几次,耳提面命让他赶紧娶妻,回击传言。班某却说,庸脂俗粉实在入不了眼。

        “这下得罪了整个京城,别说小娘子,便是乡亲旧邻、同窗同科、朝中同僚等等,俱都开始传说他孤傲刻薄。

        “我记得公主过世不久,陛下曾放了他外任,在京畿道的一个县里做县令。他做着做着忽然上了瘾,回来述职时,又一时最快得罪了那些人,索性便跟陛下说,要转武职。”

        说到这里,石磐面上真正露出激赏,“陛下虽也准了,还赐了平级的军职,可贵妃一听便不肯了。

        “——自从公主走后,贵妃拿着班某便真当了半子,虽然不过大班某五六岁,说话行事却比母亲还严厉。

        “一听陛下竟要让班某从军,贵妃当即去找陛下吵架。可这二位的架还没吵完,班某便已经拿了符绶,一马直奔西边,成了军中一员。”

        “哇!这就是投笔从戎吧?对吧?”石蜜眼睛亮亮的,满面钦敬。

        石磐和微飏被逗笑了,看她一眼。

        “照姑姑这么说,这位班某竟是文武全才么?”微飏笑了笑。

        她已经猜到她家神仙老乡要给班某什么职位了。

        “何止!?你听我说。

        “他在军中三年,很是尝了些铁血味道。大前年贵妃生了场大病,几乎不治。他听说了,飞马回京探望。贵妃听说,却立时好转,将他大骂了一顿。

        “陛下喜悦,论了军功,让他统领卫军。他又懒散,只嫌京城憋闷,数次请旨要出外。陛下无法,便索性赐他各省巡查。

        “前年他去了两广,去年在黔鄂,今年便去了川滇。他头上顶着十二卫副总管的职衔,调动当地的军队很顺手,所以办起案子来又快又准又狠。

        “陛下常说,班某乃是我朝第一个全才。幸亏了是当朝驸马,又没名利之心,否则,还不定被怎么为难呢。”

        石磐说到这里,终于说完,一口气喝光了被子里的茶,自己又倒了一杯,赞了声“好喝”。

        “若无名利之念,他又何必入仕?在家乡隐居不好吗?”微飏好奇。

        石磐哈哈地笑:“班信极聪明能干,原先在家乡务农,不知道多少人找他的麻烦,都想笼在麾下让他当牛做马。

        “班信便生了气:学成文武艺,卖与帝王家。我要真想怎么着,我用得着托庇于你们这些蠢货?他就来考状元了。”

        微飏几乎要被呛到。

        所以,就是为了躲开家乡的麻烦,就来京城找麻烦了?居然还找了个最大的麻烦?!

        “他一生只爱游山玩水,再多便是养了一院子的飞禽走兽。别的,连个癖好都没有。多少人想拉拢他,或者陷害他,都无从下手。”

        石磐极口称赞。

        微飏的眉尾高高挑起。

        就这种人,察相之位,舍他其谁?!